2020年2月存檔

佐治亞淘金熱硬幣創造新紀錄

2020年2月29日,周六

1830年喬治亞淘金熱時期鑄造的一枚硬幣就有拍賣以48萬美元的創紀錄價格成交。此前的紀錄是在2013年創下的32.9萬美元。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這枚與現代鎳幣大小差不多、價值2.5美元(四分之一的鷹幣)的金幣一直被中西部和西海岸的私人收藏。這位新買家是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私人收藏家,除了一個細節:他或她來自喬治亞州,所以這枚硬幣將在至少50年裏首次回到它的家鄉州。

喬治亞淘金熱始於1828年,當時在喬治亞州北部的達洛內加發現了黃金,當時是切羅基人的領地。到處都有采礦活動,非法入侵切羅基人的土地。1830年通過的《印第安人遷移法案》(Indian Removal Act)規定,密西西比以東的所有印第安人都要被迫遷移到俄克拉荷馬州,這是淘金和大量白人勘探者湧入的直接結果。

這個地區缺乏貨幣。它在很大程度上以物易物的經濟方式運作,銀行將進口到該地區的有限數量的硬幣排除在流通之外,以便他們能用這些硬幣支付進口稅。至少可以這樣說,以物易物的方式從金粉和掘金中獲得物有所值的價值是很有挑戰性的。原料中的雜質使稱重和測定不準確。

當19世紀初美國的第一次淘金熱——卡羅來納淘金熱——開始興起時,美國造幣廠在夏洛特設立了一個聯邦分支機構,將原始黃金加工成金幣,但聯邦政府對喬治亞州金礦的成功反應緩慢。礦工們必須把未經提煉的黃金運到費城唯一的全國性造幣廠進行加工,這是一段漫長而危險的旅程,還要支付高昂的快遞費和保險費。

鄧普頓·裏德是一名銀匠、機械師、發明家、鍾表匠和槍匠,他在當時的喬治亞州首府米利奇維爾生活和工作。他有了創辦造幣廠的想法,將原始的黃金轉換成2.5美元,5美元和10美元的硬幣,匹配的麵額美國造幣廠的金雕。為此,他製造了一個用金粉鑄造硬幣的裝置,大膽地在正麵印上“GEORGIA 1830 gold”和鑄造商的名字“T”。“REID”和“ASSAYER”的倒數。這是自那以後的第一個私人造幣廠以法蓮所述1787年紐約對杜布龍的入侵

裏德的造幣廠於1830年7月在米利奇維爾開業,此後不久遷至蓋恩斯維爾,距離黃金礦區震中約10英裏。他的硬幣很快開始流通,無論是鑄幣工人還是礦工,一切都很順利。直到1830年8月16日,一位自稱“無鑒定者”的匿名作家給佐治亞州信使寫了一封信,聲稱他在聯邦鑄幣廠對裏德的一枚10美元硬幣進行了鑒定,發現它的真實價值為9.38美元。2.5美元和5美元的硬幣也同樣短。他指責裏德獲得了我猜他認為是高利貸的7%的利潤,即使這是真的,這也隻是礦工們把他們的黃金運到費城造幣廠所花費的成本的極低的一部分,同時在轉換的速度和方便方麵提供了巨大的優勢。

裏德憤怒地寫了一篇反駁這些指控的文章發表在1830年9月11日。9月20日,沒有一個“阿賽耶”人反問他,這次他更大膽地指責裏德違反了美國憲法,並提出“美國鑄幣廠,由最正直的人管理,由他們在礦業學方麵的知識選擇,並由他們忠實履行政府部門職責的誓言和契約約束,毫無疑問是錯誤的。”

這位匿名作者從來沒有提供他所謂的造假者實驗的證據,而報紙隻是在沒有調查或評論的情況下來回印刷。事實上,裏德在他的硬幣裏放的金子比聯邦造幣廠在他們的硬幣裏放的金子還多,而且為了確保盡可能高的純度,他從不添加合金。任何純度問題都是原材料固有的,也是裏德對礦工的金進行化驗時所使用的有限技術的結果。

盡管如此,損害還是造成了。公開的鬥爭玷汙了裏德的聲譽,銀行和商店開始拒絕接受他的硬幣。開業三個月後,裏德的薄荷糖就折了。8年後,聯邦政府才在達洛內加開設造幣廠分支。裏德回到了他以前的事業,製造軋棉機,製造和修理軋棉機設備。

在那短短幾個月裏鑄造的數千枚硬幣中,今天幸存下來的2.5美元的裏德硬幣約有25枚,5美元和10美元的硬幣不到10枚。剛剛創下記錄的是唯一的一個例子,其發行在鑄幣條件下,確實是最好的評級鄧普頓裏德硬幣的任何麵值。

分享

史密森尼發布了280萬張免費圖片

2020年2月28日,星期五

史密森尼學會發布了280萬張照片從它的數字收藏中獲得廣泛的公眾使用,這還隻是開始。史密森尼開放獲取計劃取消了對圖像和數據的版權限製,將其龐大的數據庫以零創作共用許可的方式發布到公共領域,這意味著數字文件可以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用於商業目的,而無需獲得許可,甚至無需注明出處。

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蓋蒂博物館(Getty)和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等博物館近年來一直在網上提供其藏品的高分辨率圖像供個人或非營利機構使用,包括史密森尼博物館(Smithsonian),該博物館已經有超過470萬張圖像供個人使用。史密森尼開放獲取計劃通過一個文化機構擴大了數字化的範圍,將其中近300萬張圖片的使用許可擴展到CC0,還有更多。史密森學會擁有的任何數字資產——研究數據、文本、錄音、3D模型等等——都被指定為開放獲取。在持續的基礎上,還將增加更多的圖片,到今年年底,將有超過300萬張圖片指定開放獲取。

史密森尼博物館的19個博物館、9個研究中心、圖書館、檔案館和國家動物園都為這次發射提供了圖像或數據。該計劃的內容涵蓋了藝術、科學、曆史、文化、技術和設計,從美國曆史人物的肖像到恐龍骨骼的3D掃描。

參觀史密森尼開放存取門戶網站搜索高分辨率2D和3D圖像的數字收藏。您還可以通過類似的平台瀏覽學習實驗室K-12教育資源Figshare研究的數據集。史密森學會還發布了用於製作3D內容的開源工具。使用“航行者”號觀看博物館2200個3D模型中的一個,或者創作並發布你自己的3D模型。

開放存取進一步推進了史密森學會自1846年成立以來的使命:“增加和傳播知識”。值得一提的是,史密森學會的創始人、死於1829年的英國化學家和礦物學家詹姆斯·史密森(James Smithson)為該計劃提供了一些藍圖。他的傳記作者希瑟·尤因(Heather Ewing)談到了史密森的觀點,即隻有許多人參與、彙集和共享信息,自然世界才能被理解。史密森在進行實驗時使用了常見的物品,這樣其他人就可以複製他的實驗,因為他試圖了解從蛇毒到古埃及顏料,再到改進的咖啡製作方法。

詹姆斯·史密森說:“隻有通過交流和互助,博物學家才有可能成功地收集他們研究的課題,自然界已經製造了如此多的課題,並散布在世界上如此不同和遙遠的地方。

分享

布列塔尼銘文的謎團依然神秘

2020年2月27日,星期四

布列塔尼海岸巨石上的神秘碑文可能已經被破解了,但它仍然令人困惑。普ougastel- daoulas村的這塊巨石隻有在退潮時才能看到,上麵用大寫字母刻著20行文字。還有兩個日期,1786年和1787年,還有兩幅畫,一艘帆船和一顆聖心。這些日期似乎表明了銘文的年代,但文本本身難以辨認。這些字母大多來自常規的法語字母表,但也有一些是上下顛倒的,在丹麥語和挪威語中似乎也有一些Ø元音。

當地的曆史學家和考古學家被難住了,所以去年普魯加斯特爾的市長多米尼克·卡普(Dominique Cap)就被難住了發起了一場競爭吸引著世界各地的曆史學家、通曉多國語言的人以及密碼學家來破譯碑文。參賽作品將由來自布列塔尼考古部門的學者和專家組成的評審團進行評審,最合理的方案將獲得2000歐元的獎勵。

這場比賽不脛而走。來自法國、美國、羅馬尼亞、西班牙、挪威、俄羅斯、意大利、巴西和泰國等國的翻譯人員發送了數千封電子郵件,最終提交了61份完整的譯文。周一,市政府宣布,評審團選出了兩份獲獎作品:一份來自凱爾特專家、退休英語教師Noël René Toudic,另一份來自當地作家羅傑·法利戈特和藝術家阿蘭·羅貝特。成功的解決方案講述了一個類似的故事,但它們在細節上截然不同。

圖迪奇偏離了銘文是由一個文化水平有限的布列塔尼土著書寫的前提,所以他用語音書寫。這是為了紀念一位名叫Serge Le Bris的士兵,由他的戰友Grégoire Haloteau雕刻。圖迪奇翻譯的關鍵部分是:“塞爾日因缺乏劃船訓練而死,去年他的船被風掀翻了。”年份標明了塞爾日的死亡日期和銘文的日期。

法利戈特和羅貝特提出的解決方案也是為了紀念一位逝去的朋友。這是一部更複雜的悲劇,不是在布列塔尼寫的。

他們的翻譯沒有名字,但說的是一個人在“堅固的海灘附近”“在這場猛烈風暴的中心海上”被“擊中並死亡”。這位雕刻師還談到了他“來到這個國家”並被俘虜的經曆。

“由於英國和法國之間在美國獨立鬥爭方麵的戰爭局勢,海灣外發生了很多海戰,”法利格特解釋說,他寫了50本書,其中包括2016年出版的一部關於布雷斯特的曆史。

“有很多來自威爾士、康沃爾和英格蘭的囚犯。不一定說英語,也說凱爾特語。”

法利戈特認為,這幅版畫可能是一名威爾士囚犯的作品,他說的語言與布雷頓語非常相似,是為了紀念一位同伴。

“他想做點什麼,告訴大家他的朋友就是這樣淹死的,這讓人非常難過。他還對海軍或陸軍感到憤怒,因為他認為他們應該對發生的事情負責。”

兩位獲獎者都不能翻譯完整的銘文,所以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小鎮還想研究Toudic方案中的名字,看看是否有18世紀晚期Serge Le Bris和Grégoire Haloteau的任何記錄。

分享

羅穆盧斯的非墳墓:第三部分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2019年,博尼的“板條箱”引起了帕克考古博物館考古學家帕特裏齊亞·福蒂尼的注意,他正在研究他的世紀之交的挖掘記錄。博尼的描述和他繪製的圖紙,就像一個橫截麵,說明了棺材和圓筒與古裏藏寶箱和其他發現的地層關係,強調了這個簡單的凝灰岩盒子對於位於羅馬政治和宗教生活的中心一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聖地與尼日爾青金石的直線距離隻有幾碼遠,這是它具有象征意義的另一個標誌。福蒂尼還從圖紙上推斷出盒子在一個設計好的結構裏,即地下神殿。

2019年11月,開挖開始。Bartoli樓梯被拆除,揭示了Boni發現的古老樓梯的核心,以及曾經麵對著Curia Julia的門廊的結構元素。在巴托利為保護遺址而建造的磚牆後麵,團隊重新發現了凝灰岩石棺和圓柱形塊體。

它們都是由就地開采的卡比托利托凝灰岩製成的,這是你能找到的最本地的材料,也證明了它們的悠久曆史。隨著羅馬領土的擴張,他們轉向市中心以外更豐富的石材來源,而不是從卡比托利尼和帕拉廷挖出柔軟易碎的凝灰岩。南側和西側大塊的灰色凝灰岩可能是地下穹本身結構的一部分。

至於這座空石棺與羅穆盧斯崇拜之間的聯係,最大的線索來自於一篇失傳的古代文獻,作者是多產的博學多才的馬庫斯·特倫提烏斯·瓦羅(Marcus Terrentius Varro,公元前116-27年),他寫了至少74部600多卷的作品,涉及許多主題,包括拉丁語、哲學、中世紀被稱為九大文學、建築、農業、宗教和曆史。他對執政官的編年史確定了羅馬的成立日期為公元前753年,雖然有很多其他的日期被提出,但瓦羅的是一個被堅持下來的日期。

他唯一保存下來的完整作品是三書農業在書中,為了說明這個人是多麼的天才,他假設存在進入人體並引起疾病的微觀生物。我們隻有他的碎片人類和神聖事物的古物,大部分引用了河馬的奧古斯丁的話上帝之城全名:在上帝之城對抗異教徒,對普遍信仰的反駁410年羅馬的劫掠是羅馬傳統神靈被拋棄的結果。Varro的小段引用文物可以在一些現存的古代文本中找到。在賀拉斯的《Epodi XVI》的一個學者(學術注釋)中,瓦羅說羅穆盧斯被埋葬在羅斯特拉的後麵。這就是石棺的下腔所在的位置。

要把這個發現和具有象征意義的羅穆盧斯之墓聯係起來是不可能的,因為有太多的變量和未知數。這種極其冗長的伸多普斯火山隻是觸及了它們的表麵。盡管如此,這仍然是一個偉大的古代和意義的發現。

挖掘工作將在4月底恢複。考古學家將特別關注墓室西側的地層剖麵。他們還將在教廷下進行調查。巴托利注意到教廷有兩個活板門。它們都與地軸相一致,今天通過它們可以看到巨大的凝灰岩塊。這些石塊有可能是地下神殿後牆的一部分。

分享

羅穆盧斯的非墳墓:第二部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

羅馬建國的傳說是從古代編年史家那裏流傳下來的,但現存最早的記載來自於公元前2世紀,在這些事件發生600多年後。這些作者引用了更早的曆史,現在已經遺失,但這並不能確切地幫助確定任何潛在的真理核心。這隻會增加未知的雜音。

例如,希臘曆史學家狄俄尼索斯在公元前1世紀(羅馬文物I.72):

但是,由於關於建城的時間和建城者之間存在著很大的爭議,我認為我也有責任不隻是粗略地敘述這些事情,就好像它們是普遍同意的一樣。因為蓋爾吉斯的塞弗隆,一個非常古老的作家,說特洛伊戰爭後,這座城市是由那些和埃涅阿斯一起逃離特洛伊的人在第二代人建造的,他說羅馬城的創建者是羅默斯,他是殖民地的領袖,也是埃涅阿斯的兒子之一;他補充說,埃涅阿斯有四個兒子,阿斯卡尼烏斯、尤裏昂、羅穆盧斯和雷穆斯。德瑪戈拉斯,阿加西羅斯和其他很多人都同意他的觀點無論是在時代還是殖民地的領袖。但是,《阿爾戈斯女祭司史》和《阿爾戈斯女祭司史》的作者說,埃涅阿斯和奧德修斯一起從摩洛斯人的土地來到意大利,建立了這座城市,他以特洛伊的一個女人Romê的名字命名了這座城市。他說這個女人厭倦了流浪,煽動了其他特洛伊女人,和她們一起放火燒了船。《西格姆的毀滅者》和其他一些人同意他的觀點。但是,哲學家亞裏士多德說,一些亞該亞人從特洛伊返回時,在經過馬裏亞角的時候,遭遇了一場猛烈的風暴,有一段時間被風吹得偏離了航線,在海上漂流了許多地方,最後來到了這個位於第勒尼安海岸邊的奧比卡人的土地,叫做拉蒂尼姆。他們很喜歡看到陸地,就把船拉起來,在那裏過冬,準備在春天開始的時候起航。他們的船在夜間被火燒了,不能離開,他們就被迫住在他們上岸的地方。 This fate, he says, was brought upon them by the captive women they were carrying with them from Troy, who burned the ships, fearing that the Achaeans in returning home would carry them into slavery. Callias who wrote of the deeds of Agathocles, says that Romê, one of the Trojan women who came into Italy with the other Trojans, married Latinus, the king of the Aborigines, by whom she had three son, Romus, Romulus and Telegonus, . . . and having built a city, gave it the name of their mother. Xenagoras, the historian, writes that Odysseus and Circê had three sons, Romus, Anteias and Ardeias, who built three cities and called them after their own names. Dionysius of Chalcis names Romus as the founder of the city, but says that according to some this man was the son of Ascanius, and according to others the son of Emathion. There are others who declare that Rome was built by Romus, the son of Italus and Leucaria, the daughter of Latinus.

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段很長的引語,你可以認為這隻是關於希臘曆史學家的一段話,他甚至沒有包括所有的希臘曆史學家。他接著講述了一些羅馬記載中相互矛盾的故事和日期。(為這些我們永遠不會讀到的書默哀片刻。)

到了羅馬共和國末期,羅穆盧斯的傳說已經深深紮根在羅馬文化中。盡管編年史作家仍然討論各種元素和版本的真實性,他們表示毫無疑問的史實性羅穆盧斯。有幾個重要的邪教網站專門獻給這位創始人:殿木星定子由羅穆盧斯和提多Tatius和平後,野生無花果樹下發現這對雙胞胎被移植到論壇,卑微的木頭和茅草房子羅穆盧斯為自己建造的齶仍然站著並將繼續是一個著名的城市地標至少在公元4世紀,青金石的尼日爾,一個古老的聖地論壇以截斷凝灰岩支柱鐫刻在拉丁共和國後期那麼老,沒有人可以讀它,據說是羅穆盧斯死亡或墳墓的地方,他的養父福斯圖魯斯的地方,或Hostus Hostilius(第三位國王圖魯斯的父親)的地方,他在抗擊薩賓人的戰鬥中英勇犧牲。

羅穆盧斯之死的問題和建國的其他方麵一樣備受爭議。李維而且普魯塔克繼電器的說法,伴隨著強大的雷鳴聲,羅穆盧斯被假定進入天堂,成為神奎裏努斯,羅馬的保護者。他們還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那隻是羅穆盧斯突然失蹤後為了安撫群眾而講的故事,而實際上元老們已經殺死了羅穆盧斯,把他的屍體切成小塊,用他們的長袍折起來走私他的身體,以銷毀他們弑王的證據。

然而,沒有肉體並不是墳墓的障礙。一個紀念碑——一個紀念死者的空墳墓——或者heroon——一個在他表麵上的墳墓上為英雄建造的神龕——不需要遺體,不管這些羅穆盧斯的遺物的真正起源和年代是什麼,它們都被尊崇為神聖的場所。

在自然災害、像公元前390年高盧人的劫案這樣的非自然災害、不斷膨脹的人口、正常的損耗和時尚的變化之間,這座城市的建築從未停滯不前。尼日爾青金石一開始是在袋子裏被損壞後被覆蓋的,可能是蘇拉造成的,然後朱利葉斯·凱撒對廣場的重大調整完全掩蓋了它。帝國時代的大型市場、大教堂和論壇需要深厚的基礎,而羅馬早期的許多考古工作一定是在這些建築項目中被摧毀的。

西羅馬帝國滅亡後,這座城市開始自相殘殺。古老的建築被遺棄,被建造,被故意拆除或被撿拾材料。一層層的建築,洪水的淤泥,災難的碎石在1500年的時間裏堆積起來,使地麵的高度遠遠高於最早的遺跡,形成了下麵的地層迷宮。

考古學家賈科莫·博尼(Giacomo Boni)是第一個試圖破解古羅馬廣場下的文物來自哪個時代這一複雜難題的人。博尼從1898年開始擔任古羅馬廣場的發掘主管,直到1925年去世。博尼的工作不僅僅是字麵意義上的開創性,因為他是第一個對城市的考古核心論壇的地層學進行係統分析的人。他發掘出了羅馬最古老的兩個遺址:一個被他認定為Vulcanal的凝灰岩神殿和尼日爾拉皮斯神殿。

在他1899年的發掘中,結果他在1900年出版博尼注意到,在教廷前的古老樓梯下發現了一個凝灰岩棺材和圓筒。

在離樓梯核心3.6米(11.8英尺)處發現了一個長1.4米(4.6英尺),寬0.7米(2.3英尺),高0.77米(2.5英尺)的長方形凝灰岩棺材或盆,它的前麵矗立著一個直徑0.75米(2.5英尺)的圓柱形凝灰岩樹幹。

凝灰岩盒子裏有鵝卵石、粗罐碎片、坎帕尼亞的陶器碎片、一定數量的小貝殼(海螺殼)和一塊紅色的石膏。

他就說了這麼多。博尼記錄了這一發現,但沒有將其與羅穆盧斯或任何其他古代遺跡聯係起來,而是繼續前進,記錄了他在世界上最具考古密度的地點之一的開創性挖掘中所取得的無數其他發現。

20世紀30年代,考古學家阿方索·巴托利(Alfonso Bartoli)在墨索裏尼(Mussolini)的指示下,拆除了朱莉婭宮(Curia Julia)上的教堂擴建部分,並盡可能地恢複其古代設計。他在它前麵建了一個新的樓梯,就在古樓梯的核心上方。博尼在不起眼的凝灰岩石棺和圓柱體上出土了。

巴托利完全可以像他之前2500年的羅馬建築者那樣輕易地完成並在此過程中摧毀這些遺跡。它們在地下深處,視覺上不起眼,完全不符合墨索裏尼對閃閃發光的漢白玉皇城的幻想,基本上無人知曉。相反,他保持了神社的完整和安全,建造了磚柱來支撐鐵梁和穿孔木板構成的拱腹。

2019年11月,當羅馬國立公園考古發掘隊開始追溯博尼的足跡時,盡管沒有人知道它,但巴爾托利的保護結構是安全的。

分享

羅穆盧斯之墓絕對沒有找到:第一部分

2020年2月24日,周一

上周一,羅馬鬥獸場考古公園主任阿方西納·羅素宣布了這一發現羅馬廣場下的凝灰岩石棺和圓柱形石頭被認為是羅馬傳奇創始人羅穆盧斯神殿的一部分。它的地層學位置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紀,使它成為城市中最古老的古跡之一。

關於這一發現的信息並不多,“石棺”和“羅穆盧斯”的組合在一起引發了關於他的墳墓可能被發現的新聞頭條。《每日野獸》的羅馬考古學家發現羅穆盧斯的證據了嗎?這是我的最愛。你必須讀到文章的一半,它提出的點擊性問題才會得到否定的回答,而這永遠隻能是否定的,即使這篇文章報道了羅素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這不能是他的墳墓。”

但對於像我這樣的書呆子(以及你,這就是你讀這篇文章的原因),那些古老的凝灰岩遺骸的骨頭上有很多營養豐富的肉,而不需要塗上一層含糖的燒烤醬。當然,還有支撐它們的傳統和傳說,以及它們從共和國早期到帝國時期的重要性和聯係,它們是如何在現代被重新發現的,在羅馬最古老的心髒中采用了新的考古實踐,它們是如何在20世紀30年代被掩蓋起來,作為墨索裏尼重建羅馬帝國宏偉計劃的一部分(但在它們很容易被摧毀的情況下被秘密保護),如何利用古老的挖掘記錄和古代資源重新發現它們。

因為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故事,我將以時間順序的方式來分解其中的複雜性,從與曆史相接觸的傳說開始,然後是考古學,包括它的實踐和它所揭示的物質文化。

我們走吧,你和我,回到傳說中的羅馬建國時期。你一定知道這個故事,童貞女瑞亞·西爾維亞和戰神馬爾斯的兩個兒子羅穆盧斯和雷穆斯,被她憤怒的叔叔判處溺死在台伯河。就像這些故事中經常發生的那樣,執行殺嬰任務的人臨走了,洪水泛濫時把嬰兒留在了河岸上。在那裏,一隻正在哺乳的母狼發現了它們,它在一棵野無花果樹的樹蔭下給它們喂奶,直到一個名叫福斯圖勒斯的豬倌碰巧經過,才把它們帶回家當作自己的豬養大。他們長成高大魁梧的小夥子,渴望建立一座新城市。公元前753年(這個傳統的日期在幾百年後才被曆史學家按照執政官的路線追溯到神話時代,並以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年份為指導),羅穆盧斯選擇了帕拉廷山作為他的名字,阿文丁雷穆斯。當萊姆斯跳過去嘲笑他哥哥的新邊界牆時,羅穆盧斯殺了他。在這條血脈相連的疆界內,羅馬城不斷擴張,先是被流放者和來自鄰近社區的各種不受歡迎的人居住,然後是通過背叛和強奸獲得的薩賓婦女,在與周圍部落的戰爭中領土不斷擴大。

正是其中一場戰爭——羅馬各種不受歡迎的人綁架薩賓少女並強迫她們結婚的暴力反應——刺激了後來成為羅馬城的政治、宗教和曆史核心的創造。薩賓人花了一年時間準備這場戰鬥。那時,他們的女兒已經嫁給了綁架者,並與他們生了孩子,他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方被屠殺。當薩賓族婦女衝上戰場,懇求她們的家人和丈夫和解,這樣她們就不會成為寡婦或孤兒時,在帕拉廷的羅馬人和占領卡比托利歐城堡的薩賓族在他們之間的山穀中相遇,放下了武器。他們簽署了和平條約,與羅穆盧斯和薩賓國王提圖斯·塔提烏斯一起成為一個統一的民族的聯合國王。

經過幾個世紀的發展和演變,山穀變成了羅馬廣場,在它的地理位置上體現了神話和曆史之間的模糊界限。curate Assembly是由Romulus創建的,他把他的新城市分為部落(curae),以政治代表的目的,在那裏集會投票,並在comitium舉行公開會議,這是一個露天空間,位於現在的論壇西北角。演講者要在公元前4世紀被稱為“講台”(rostra)的地方向聽眾講話,講台正對著祝詞。第一個元老院(Curia Hostilia)是由國王圖勒斯·荷西利烏斯(公元前673-641年)建造的,位於廣場北側,對麵是玫瑰花壇。

在後來共和國動蕩的日子裏,這座古老的建築被獨裁者盧修斯·科尼利厄斯·蘇拉拆毀了。蘇拉在元老院的位置上建立了一個更大的元老院,以容納人數翻倍的元老院。公元前52年,普布利烏斯·克洛迪烏斯·普爾徹被他的政敵提圖斯·安尼烏斯·米洛的角鬥士隊殺死後,這座教堂被用作他葬禮上的臨時火葬柴堆,被燒毀。蘇拉的兒子浮士德重建了它,但在公元前44年,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把它改成了一座神廟,他在它和羅斯特拉之間建造了新的元老院——朱莉亞宮(Curia Julia)。盡管在多米提安統治下進行了大規模重建,作為教堂已經有1500年的曆史了,但它仍然屹立不倒。

考古學家發現了凝灰岩石棺,它就在朱莉婭宮(Curia Julia)前麵,在消失已久的古代樓梯磚石核心下方12英尺(約合2米)處。

分享

編程注意

2020年2月23日,周日

我有點不舒服,所以今天沒有郵件,但我會寫一篇非常冗長的文章來補償你,我從周一就開始寫了。這是一份關於發現的正常報告,但後來我陷入了瘋狂的研究蟲洞,所以現在它是巨大的,仍未完成。請繼續關注!

分享

土耳其農民發現的失落王國的石碑,吹噓弗裏吉亞的失敗

2020年2月22日,周六

土耳其的農民發現一塊古老的石碑從一個自稱擊敗了強大的弗裏吉亞王國的失落王國。去年夏天,這位農民提醒芝加哥大學東方研究所(OI)的考古學家,他們正在調查Türkmen-Karahöyük的古代遺址,他在去年冬天挖灌溉渠時看到了一塊刻有奇怪銘文的大石頭。考古隊發現這塊石頭還在原處,突出在運河水麵上。他們認出這些文字是盧維安語,一種青銅和鐵器時代在該地區使用的古印歐語係語言。

在科尼亞地區考古調查項目下,奧斯本和芝加哥大學的學生正在繪製該遺址的地圖,這是Türkmen-Karahöyük密集調查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位於一個遍布其他著名古城的地區。僅僅是在遺址的表麵行走,他們就收集了三千年來人類居住的破碎陶器碎片——這是一個富有而有希望的發現——直到農民偶然造訪,他們發現了一塊被稱為石碑的石頭。

奧斯本立刻發現了一個特殊的象形文字標記,它象征著來自一位國王的消息。這位農民幫助用拖拉機把巨大的石碑從灌溉渠中拖出來。從那裏它被送往當地的土耳其博物館,在那裏它被清洗、拍照並準備翻譯。

完整的銘文被OI專家用盧維安文字破譯。它講述了哈塔普國王,穆斯卡王國(又名弗裏吉亞)的征服者,由風暴之神“把國王交給他的陛下。”通過語言學分析,這塊石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世紀晚期,也就是邁達斯國王統治佛裏吉亞的時候。

這當然引起了許多關於當地國王打敗邁達斯的頭條新聞,但這有點含糊其辭。這不是傳說中的點金術之王邁達斯和驢耳朵的名聲。如果真有一位名叫邁達斯的統治者,他是傳說中的真理核心,那麼他生活在公元前8世紀之前。曆史上第一個以這個名字命名的弗裏吉亞統治者(有好幾個)是由古希臘和亞述的記錄者記錄的。根據亞述人的記錄,穆什基(與弗裏吉亞人有關的安納托利亞中部民族)的國王“米塔”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18年至709年,薩爾貢二世統治時期。公元前718年,米塔第一次被提到是與薩爾貢的敵人結盟。亞述打敗了他們,但九年後,當米塔的王國遭到來自黑海的遊牧民族西梅利亞人的攻擊時,他向薩爾貢請求援助。斯特拉博中寫道地理位置I.III.21當西梅利亞人征服邁達斯的首都哥爾迪姆時,國王喝牛血自殺了。

把邁達斯的問題放在一邊,這是最好的,因為真的沒有辦法知道當這個石碑被刻上時他是不是國王,他的名字隻是因為它從一個不相關的傳說中被認出來了,這個石碑在揭示Türkmen-Karahöyük的曆史方麵很重要。

在南邊不到10英裏的地方有一座火山,那裏有著名的象形文字碑文。它指的是哈塔普國王,但沒人知道他是誰,也沒人知道他統治的是哪個王國。

現在我們知道哈塔普統治著Türkmen-Karahöyük,這是小亞細亞最大的城市之一,在它的巔峰時期占地300英畝。它的古老名字仍然不為人知,但OI的名字Türkmen-Karahöyük密集調查項目希望也能回答這個問題。

分享

從HMS中恢複了350件文物厄瑞玻斯

2020年2月21日,星期五

在短短三周內,來自加拿大公園的水下考古學家已經找到了超過350件文物從沉船上HMS厄瑞玻斯,其中一個兩艘船1845年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的遠征以悲劇告終。2019年8月20日至9月12日期間,加拿大公園水下考古隊對沉船進行了93次潛水,在努納武特寒冷的北極水域總共呆了110個小時。

新的裝備使這一季的挖掘工作能夠進行更長時間的潛水。潛水支援駁Qiniqtiryuaq(意思是“尋找丟失的東西或人”)用兩個三噸重的錨停泊在沉船的正上方。駁船上的軟管為潛水員提供空氣,這樣他們就不必攜帶沉重的氧氣罐。其他水管將溫水注入潛水員的潛水衣。有了這兩個關鍵優勢,潛水員每次下水探索沉船的平均時間可以增加一倍。駁船還充當現場實驗室,團隊成員可以立即記錄帶到地麵的每一個物體。

今年的挖掘工作集中在下層甲板左舷的兩個區域,一個是三中尉的軍官艙,另一個是船長的管事室。在這兩個相鄰的區域內,人們發現了裝有櫥櫃的封閉抽屜和櫥櫃的遺跡,在那裏發現了大量的文物。所有在埃裏伯斯號和恐怖號上新發現的文物都由加拿大政府和因紐特人共同擁有。

加拿大公園水下考古隊使用水感應挖泥船、鏟子,有時還使用輕便的手扇,仔細地清除埋藏文物周圍的沉積物,以便繪製地圖、攝影和回收。

船長的乘務員的食品儲藏室裏的文物包括大量的陶瓷餐具和飲料容器,以及其他更私人的物品,如衣服、牙刷的完整刷毛和手風琴的殘跡。

船長的管家是埃德蒙·霍爾,當埃裏伯斯開始這趟不幸的航行時,他還是個23歲的年輕人。他的工作是照料船長的餐桌,所以食品儲藏室是他儲存為船長準備飯菜所需要的東西的地方。考古學家還在儲藏室裏發現了印有霍爾名字的鉛製印章。

在寒冷的海水中發現的一個特別驚人的發現是在下層甲板的一間小屋裏發現的一對肩章。這還有待證實,但考古學家認為它們屬於詹姆斯·沃爾特·費爾霍姆三中尉。除此之外,艙室幾乎是空的,船上的儲存區也是。其他地方仍然擺滿了家具和擺滿了櫃子。

這些文物被從駁船上搬下來,首先運到了喬阿港和劍橋灣,這樣,那些口述曆史是2014年埃裏伯斯最初發現的關鍵線索的因紐特老人就可以看到這些文物。然後,他們被送往渥太華的加拿大公園談話實驗室進行穩定和進一步研究。

分享

3000年前的棺材裏發現了拉的畫像

2020年2月20日,星期四

一個埃及太陽神拉在哈佛閃米特博物館第22代(公元前945-712年)牧師安赫-孔蘇的棺材裏發現的。當修複人員打開蓋子時,他們看到了盒子底部的鷹頭神的圖像,部分被喪葬權期間傾倒在棺材上的黑色樹脂所掩蓋。

這副棺材已經在博物館收藏了118年,所以你可能會認為裏麵的東西不會讓人驚訝,但它曾經裝著的木乃伊在到達博物館時被移走了,自那以後,這副封閉的棺材一直在展示。30年前,它再次被打開,但它的內部要麼沒有記錄,要麼記錄丟失了。

這次沒有發生這種情況的風險。打開棺材是為了將其數字化,這是一項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記錄下了棺材的每一個細節,並創建一個數字模型,讓博物館參觀者、感興趣的公眾和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能夠完全訪問安赫-坤蘇的棺材,而不影響它的展示或保護環境。

盡管這一區域的紋理不均勻,塗上了深色塗層,但Manuelian和他的同事們仍然可以看到黃色、橙色和藍色的畫作,以及在雕像旁邊寫著“偉大的上帝,天堂之主拉-霍拉克蒂”的象形文字。

作為項目的一部分,馬努埃利安召集了一個“全明星陣容”,包括文物保護人員、一名專業攝影師,以及顏料采樣、殘留物和木材分析專家,以收集信息並捕捉棺材材料和裝飾的圖像。同事們從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和同一條街的哈佛藝術博物館(Harvard Art Museums)遠道而來。

從棺材上的象形文字我們知道Ankh-khonsu是古代底比斯(現在的盧克索)卡納克阿蒙拉神廟的看門人。這是他從父親ankh - enamun那裏繼承來的職位。博物館裏另外兩具22世紀王朝的棺材,一具屬於穆特伊伊的彩繪木槨,一具屬於帕迪穆特的紙箱棺材,也被打開、記錄和掃描,但它們的記錄更完整,所以沒有發現意外。

偉大的僥幸曆史切線!

這個棺材是由西奧多·m·戴維斯(Theodore M. Davis, 1838-1915)捐贈給博物館的,他是一個富有的律師、商人和狂熱的埃及迷,一生的最後15年都在埃及過冬,並資助發掘工作。在他資助的帝王穀的挖掘中出土了30座古墓:KV20,圖特摩斯一世的原始墳墓,KV43,圖特摩斯四世法老的墳墓,以及KV55,也就是阿瑪納貯藏庫,包括法老阿肯納吞的遺骸,以及其他值得注意的發現。

戴維斯的前三季發掘工作是由霍華德·卡特(Howard Carter)負責的,他當時是上埃及的文物監察長。盡管他的團隊已經有了許多重要的發現,但戴維斯最想要的是找到一個完整的皇家墓穴。他開始相信,帝王穀已經“耗盡”了任何這樣的寶藏,因為它的墓穴已經被徹底掠奪和回收了數千年。1914年,他放棄了挖掘帝王穀的獨家特許權。你會問,下一個得到它的是誰?那一定是卡納文勳爵。剩下的,就像他們說的,都是曆史了。戴維斯於1915年去世,所以他從未見過他的繼任者和他的前挖掘領導在1922年發現了圖坦卡蒙的古墓,距離戴維斯最後一次挖掘的地方六英尺遠,這是最肮髒的寶藏。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20年2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