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存檔

看第一部《弗蘭肯斯坦》恢複

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

今年是瑪麗·雪萊這部開創性傑作出版200周年《弗蘭肯斯坦》;或者叫《現代普羅米修斯》.對於國會圖書館這個重要的周年紀念來說,這是一個恰當的慶祝活動恢複了第一部電影的製作《弗蘭肯斯坦》並上傳到網上供我們在萬聖節欣賞。

第一部電影改編的《弗蘭肯斯坦》1910年由愛迪生製造公司生產。它的導演是詹姆斯·塞爾·道利,他曾是埃德溫·s·波特的學徒,1903年的先驅導演火車大劫案,以及來自愛迪生股票公司的演員——奧古斯都·菲利普斯飾演維克多·弗蘭肯斯坦,查爾斯·奧格爾飾演怪物,瑪麗·富勒飾演維克多的fiancée伊麗莎白。與他的導師波特不同,道利采取了靜態的方法,拍攝舞台上的廣角鏡頭,就像觀眾在觀看戲劇一樣。

愛迪生稱這部電影是對小說的“自由改編”,這可不是開玩笑。在不到14分鍾的時間裏,這個故事避開了雪萊故事中經典的恐怖元素。這個生物不是一個外科學生的作品,他沒有隨意使用墓地的材料。他是由一種煉金術實驗創造出來的,一個女巫把各種原料倒入一個大鍋裏,鍋裏產生了一個堅硬的紅玉變成了燃燒的骨架,變成了一頭愛因斯坦頭發的怪人。

這是一個深思熟慮的選擇,是對日益流行的媒體所謂不道德的日益擔憂的結果。愛迪生渴望讓他最會下金蛋的那隻鵝繼續下那些利潤豐厚的蛋,於是在1909年成立了第一個審查委員會,向那些道德上的罵聲低頭。《弗蘭肯斯坦》是新思潮下的拳頭生產。愛迪生公司1910年3月的目錄強調,這部電影作為賣點是多麼的平庸。

“對於那些熟悉謝莉夫人(原文如此)故事的人來說,很明顯,我們小心地忽略了任何可能會讓任何一部分觀眾感到震驚的事情。在製作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愛迪生公司小心翼翼地試圖消除所有實際的令人反感的情況,並將其努力集中在這個奇怪的故事中發現的神秘和心理問題上。因此,無論影片與原著故事有什麼不同,它都純粹是為了消除電影觀眾可能會感到惡心的東西。”

因此,瑪麗謝爾提出了複雜的問題E他提出了科學的邊界、為人父母的責任、狂妄自大的危險等問題,但這些問題被一個普通的道德故事所取代,在這個故事中,一個人內心的邪惡會向外表現出來。

盡管自19世紀20年代以來,這個故事在無數次改編中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正是這些戲劇讓這部小說成為了暢銷書),但《吸血鬼日記》的第一部電影《弗蘭肯斯坦》沒有一個票房成功。影評人對它的評價是正麵的,但觀眾沒有回應。通常在發行幾個月後,這些照片被收回,膠片被回收。

其中一幅幸存了下來,以一種奇怪的迂回方式落入了威斯康星州收藏家阿洛伊斯·德特拉夫(Alois Detlaff)之手。這張罕見的35毫米的照片屬於他妻子的祖母瑪麗·富蘭克林,她有一個表演瓊斯的人,經常在電影短片中表演,包括《弗蘭肯斯坦》.她把她的收藏留給了兒子。他把它留給了兒子,兒子又把它賣給了一位收藏家,這位收藏家又把它賣給了另一位收藏家,後者在20世紀50年代又把它賣給了德特拉夫。

他知道這部電影在他的收藏中,並曾私下放映過,但它的印本狀況不佳,所以他把它藏了起來,直到美國電影協會(American film Institute)宣布它是1980年丟失的10部最重要的電影之一後,他才公開了它的存在。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這部電影一直處於公共領域,網上有很多副本。這些都很糟糕,從dvd上撕下來,刻下了德特拉夫未修複的照片。國會圖書館找到了影片的源頭,對影片進行了還原,並從原版中還原了缺失的元素。

圖書館在2014年購買了Dettlaff Collection,雖然裏麵有很多我們很高興添加到我們的館藏中的書籍,但我們特別感興趣《弗蘭肯斯坦》他開玩笑說,也許它會放在從威斯康辛州運來的金絲床上。雖然它是一個相當普通的罐子,但我們沒花很長時間就把它帶進了我們的膠片保存實驗室,在光化學保存之前進行2K掃描。從2K掃描我們做了數字修複。這部電影的片頭字幕和第一個片名都不見了,但幸運的是,新澤西州東奧蘭奇的愛迪生曆史遺址有一份片頭字幕的副本,我們可以把它找出來;使用其他標題的樣式重新創建了標題間。我們請著名默片作曲家兼伴奏唐納德·索辛(Donald Sosin)為我們譜曲。

閑話少說,不管他是惡作劇還是請客,這是屏幕上的第一個《弗蘭肯斯坦》

分享

石中之球第二部分:長城的召喚

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我們的計劃是回到阿庇亞安提卡,在卡拉菲拉山穀的生態公園散步,看看那裏各種各樣的骨灰龕和瓢蟲,也許還會去一兩個地下墓穴。周日的穆拉博物館(Museo delle Mura)真是太棒了,以至於我穿過阿壁亞門(Appian Gate)後並沒有沿著古道走多遠。因此,周二我早早地出發了,基本上走的是同一條路。有人發現了一頭犀牛,味道不錯。然而,我沒有走聖塞巴斯蒂安諾大道(Via di San Sebastiano),因為它直接通往大門和博物館,為了多樣化,我決定走拉丁門大道(Via di Porta Latina),它向左分叉,去一個不同的、小得多的門,離大門很近。這條路很漂亮,兩邊都是用圍牆圍起來的大別墅,當汽車在這條小小的鵝卵石街道上疾馳時,我不止一次地抱著這些牆。

看到大門,我停下來閱讀關於奧利奧的聖喬瓦尼小教堂的信息麵板,這是一座文藝複興時期的建築(最初的設計來自布拉曼特,現在的屋頂由博羅米尼設計),建在一座五世紀教堂的舊址上,表麵上標記著福音派約翰被多米提安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人用大桶油煮成殉教者的地方。嗯,幾乎殉道。約翰被流放到拔摩,在那裏他寫了《啟示錄》

這裏也出現了一個障礙,一個旅遊團不願離開,這樣我就可以拍一張拉丁門的照片。耐心,我聽說是一種美德,雖然我從個人經驗中不知道,但最終得到了回報。證明:

穿過大門後,我看到了奧勒良長城沿著阿庇亞門的相反方向從山上延伸下來的景象。它用石頭和磚砌成的警報器向我召喚,30英尺高,半英裏長。我必須聽從它的召喚。從拉丁門(Porta Latina)到Metronia門(Porta Metronia)的整段牆是一個公園,是居民區周邊的一片寧靜的綠色空間。狗比人多。

這是一次如此美妙的散步,如果不是黑暗的力量阻止了我,我本可以繼續走到下一個門——聖喬瓦尼門。這裏的黑暗力量來自地鐵C號線的建設,它高高的腳手架被緊緊包裹著,就像一個反present一樣,擋住了牆的視線,也擋住了通往牆下街道的通道。盡管如此,我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朝著那個方向前進,即使不在牆邊,甚至看不到它,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真正的牆邊行走。我轉過身,繼續向阿皮亞門前進,繼續我原來的路線。

於是我來到了卡拉菲拉山穀,開始了對那裏考古遺址的探索。隻有一個問題。大多數值得注意的地點都在公園的盡頭。請注意,我喜歡一個生態保護區,如果我沒有一個非常具體的簡介,我會很高興花一天的時間徒步遊覽整個保護區。但是,我還是到達了農場,得到了朱諾代表的祝福,然後就往回走了。

你看,是牆的緣故。它的呼籲是不能拒絕的。麵對著阿皮亞門,我向左轉走了。和走。然後又走了幾步。我來到了阿爾迪蒂納門和科倫坡,這條大道在我小時候經常帶我們回家/進城。我繼續。和去。在某個地方,我找到了一些樓梯,爬了上去。他們把我帶到一條公路上(更現代),它沿著牆的內部。 It was from the internal wall perimeter that I saw the gate. It was the Porta San Paolo.

當我走過時,蓋烏斯·賽斯提烏斯的金字塔迎接了我。大理石包層,斑駁的灰色和白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在我小的時候,我從沒想過這個被雜草覆蓋的黑色金字塔會是這個樣子。這是最好的修複之一我見過。不過,對貓的描寫有點少。它們曾經在金字塔的底部定居,但那裏沒有貓。值得感謝的是,Cimitero Accatolico公墓,這個非天主教墓地,最著名的是約翰·濟慈(John Keats,一個名字寫在水裏的人)的最後安息之地,和我回憶的一樣重。

有了這麼一大片奧勒良長城,我對炮彈的探索又有了新的動力。它會是我的。哦,是的,它會是我的。請繼續關注第三部分,在這裏,忠實的敘述者的旅程將迎來爆炸性的(實際上是未爆炸的)結局。

分享

尋找石頭裏的球:第一部分

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

我並沒有開始一段英雄之旅,伴隨著冒險的召喚,超自然力量的考驗,深淵-絕望-失敗,克服一切困難來獲得回報,但這就是最終發生的事情。這是探索的最後一部分,我將帶著寶藏回來造福人類。所以,你們。

故事要從1870年9月20日說起,當時成立不到十年的意大利王國的軍隊,在波塔皮亞攻破了古奧勒利安城牆,從教皇庇護九世的死死的魔爪下將羅馬奪了過來,使之成為一個真正統一的意大利的首都。柏林牆倒塌的日期和時間被載入史書,更多的是傳說而非事實。軍隊確實“圍攻”了這座城市,但這場圍攻相當於對著城牆發射了三個小時的大炮。

如果你認為幾小時的炮火就能擊毀一堵1600年曆史、布滿窟窿、坑坑窪窪、城牆搖搖欲倒、百花齊放的城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教皇的抵抗是象征性的。他知道一切都結束了;他隻是不想在沒有反擊的情況下倒下。在炮擊皮亞港3個小時後,72名士兵——53名意大利人和19名教皇——犧牲,王國軍隊勝利地沿著皮亞港進入,在這重要的一天之後,今天被命名為XX塞坦布雷街。

如今,皮亞門的奧勒利安長城是一條交通混亂的道路,現代版的古代領事道路上,來來往往的汽車、摩托車和公共汽車,遊客和公眾都有。意大利高街(Corso d’italia)布滿了車道、分隔線和地下通道,沿著牆外穿過前薩拉利亞門(Porta Salaria, 1921年拆除),一直延伸到平恰納門(Porta Pinciana)。

在皮亞門和平恰納之間的某個地方,奧勒良城牆的高塔上嵌著一顆在9月20日圍攻期間發射的炮彈。因為我已經決定要盡可能多地遊覽古城牆,所以我想,如果能在其中的一段路上加上一張270年代城牆上1870年的炮彈的照片,那就太棒了。我從孩提時代就知道,波勒塞美術館就在城市北部的Pinciana大門的對麵,它巨大的公園在別墅下麵延伸,幾乎一直延伸到波波洛門,這個門與以卡拉瓦喬畫作聞名的聖瑪麗亞波波洛教堂相鄰。從波波羅門到平西亞納門,奧勒良長城一直延伸到山上,至今仍屹立不倒。它被稱為Muro Torto(歪歪斜斜的牆,得名於一條向東的狗腿),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對它有著明顯的迷戀,每當我們開車經過它的時候,我都會盯著這個若隱若顯的建築。我更期待著在它的腳下行走,體驗那種若隱若現的感覺。

這就是我冒險的召喚。苦難始於一條“人行道”,這條人行道隻能由超自然的邪惡力量設計。有時它的寬度足有兩英尺。有時它不是。不止一次,這是一條畫在柏油路上的線,真的迫使我的背靠在牆上,當汽車飛快地從我身邊駛過時,我的手緊緊地抓著黏糊糊的磚石垃圾,它們像激光一樣發出“長椅!””聲音。當有足夠的人行道可以將危險從幾乎肯定是致命的降低到“危險的威爾·羅賓遜”的揮舞時,新的敵人以雜草的形式出現了。堤岸和城牆兩側長滿了植物,以至於我擔心自己會錯過隱藏在野生植物瀑布中的炮彈。

但阻礙我的是道路施工,這似乎終結了我的探索。我還沒到山頂,人行道和右車道就因為一些緊急的基礎設施改造項目被封鎖了。在羅馬,我做了任何一個羅馬人都會做的事,簡單地躲在膠帶下麵,繼續我不那麼愉快的生活。我被一個超自然的幽靈趕了出來,在這座城市裏,人們隻低聲談論,但從未見過:一個真正的工人在工作。

現在我在大街上,高速行駛的車輛和它們震耳欲聾的喇叭會把我當成目標。我又一次不得不雙腳向外張開,腳跟並攏,走在那決定生死的幾英寸溝槽裏。如果炮彈在這段時間內出現,我是不可能看到它的。

終於到了山頂,但還沒到皮亞門,城牆就消失了。我最後一眼看到它的地方,是在我頭頂上一個鬱鬱蔥蔥的私人公園。我不得不承認失敗。被粉碎了,失去了炮彈,我失去了希望,不得不尋找一個新的理由繼續下去。我步履沉重地走下通往斯帕尼亞地鐵站的台階,前往位於圖拉真論壇(Trajan’s Forum)的瓦倫蒂尼宮(Palazzo Valentini)下的貴族宅邸,我在那裏訂了一個旅遊團。

這是一場史詩般的旅行,也將成為香頌之門的主題,但它無法抹去我丟失的炮彈的記憶。隻有奧勒良長城本身才能讓死去的人重新燃起希望,讓我最終實現自己的追求。

分享

在黑海發現的最古老的完整沉船

2018年10月28日,周日

你忠實的敘述者花了兩天時間尋找另一件文物的照片,這個漫長的故事和令人眩暈的結論很快就會被(過分)詳細地講述,但我需要一段時間來整理這些照片,所以當我在海洋上空飛行時,我想我會讓黑海海洋考古項目得到一些關注。它的研究人員已經發現已知最古老的完整沉船這是一種希臘設計的商船,以前隻出現在希臘花瓶的側麵。

它是在黑暗寒冷的黑海海麵下一英裏多一點的地方被發現的,由於缺氧和吞食樹木的生物,它保存得非常詳細。這艘船有75英尺長,舒適地躺在海底,配有桅杆、舵和劃艇凳。

黑海海洋考古項目(MAP)的首席研究員喬恩·亞當斯(Jon Adams)教授說:“一艘從古典世界完好無損地幸存下來的船躺在超過2公裏的水中,這是我從未相信過的事情。”該團隊發現了這一發現。“這將改變我們對古代造船和航海的理解。“[…]

據報道,該團隊表示,他們打算把這艘船留在發現它的地方,但補充說,南安普頓大學對一小塊碎片進行了碳年代測定,並聲稱結果“證實(它)是人類已知的最古老的完整沉船”。研究小組表示,這些數據將於本周晚些時候在倫敦威康收藏館舉行的黑海地圖會議上公布。

有這麼多完好無損的地方,這艘船可以被鑒定為和上麵描述的同一類型塞壬的花瓶在大英博物館。塞壬花瓶被認為是在伊特魯裏亞的沃奇墓地發現的,但卻是在阿提卡製造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80-470年,和這艘船在同一時期。它描繪了奧德修斯被綁在桅杆上,以抵禦包圍他的海妖的歌聲。左舷可見六支槳。

從失事船隻的照片上我看不出它有多少槳,但在我看來,現存有七八個劃槳凳,大小與花瓶上想象的船隻非常相似。奧德修斯的槳手們坐在這些長凳上的畫麵真是令人驚歎。

分享

離開

2018年10月27日,周六

《羅馬田園牧歌2:犀牛得手》正式結束了,幾個小時後我就可以穿越大西洋了。還有更多的內容要發布,所以羅馬的報道將在我回來後繼續。現在我必須以最深沉的歎息來結束。一個星期永遠不夠。

分享

從你的辦公室看這個怎麼樣?

2018年10月26日,周五

在曆史中心向南走,你會在一個四邊形拱門前遇到一頭犀牛,在蒙大納拉大道上的坎皮泰利廣場(Piazza Campitelli)有一座可愛的宮殿。我第一次路過它是在去阿皮亞門的德拉穆拉博物館(Museo della Mura)的時候。那天是星期天,門是關著的,所以它的位置很合適。我幾乎沒有注意到它,因為它顯然是新的(嗯,對羅馬來說是新的)。

當我沿著那條小路返回時,我經過了犀牛,門是敞開的,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庭院,裏麵有一個噴泉和一些漂亮的古代大理石作品。這是值得注意的。我就像在羅馬敞開的大門裏一樣,匆匆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我看到了這個:

這就是市文化廳的工作人員每天早上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辦公室時看到的景象。門是敞開的,像我這樣的人可以隨意進去,因為有一個小的信息亭,裏麵有一堆關於城市讚助的文化活動的小冊子,哦,對了,還有三個重要的古代遺址和一個很酷的文藝複興建築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色。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

庭院的景色從Capitoline的山坡延伸到Velabrum山穀。即使在Cloaca排幹沼澤之前,這裏也一直是一個繁忙的地區,因為在這裏,伊索拉台伯利納河將台伯河分成兩部分,為商業港口提供了一個方便的渡口。在這條河上建造的第一座橋——羅托橋(Ponte Rotto)的遺跡仍然矗立在島的前方。

一旦沼澤幹涸,這片區域就布滿了廟宇和紀念性建築。馬塞勒斯劇院建於公元前13或11年8月,以紀念他深愛的侄子,他年輕時死於可疑的情況(利維亞毒死了他嗎?)它最初有三層,第一層由多立克柱支撐,第二層由愛奧尼亞柱支撐,第三層由科林斯壁柱裝飾。它坐在15000。

公元前431年,執事格涅烏斯·尤利烏斯·曼托為了感謝一場瘟疫的結束,在這裏建造了阿波羅神廟。它是這座城市裏第一座也是幾個世紀以來唯一的阿波羅神廟。今天仍然可以看到的遺跡是在奧古斯都時期重建的,為了容納馬塞勒斯劇院,進行了多次拆除。

聽說劇院和許多其他古羅馬建築一樣,被當地統治者改造成了堡壘,你一定不會感到驚訝。文藝複興時期,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這座要塞的建築升級為宮殿,由巴爾達薩雷·佩魯齊(Baldassarre Peruzzi)為貴族薩維利家族(Savelli family)設計,後者後來歸奧爾西尼(Orsini)所有。

20世紀30年代,法西斯分子渴望建立一個宏偉的古代卡普芒迪(Caput Mundi)景觀,這導致該地區許多中世紀和文藝複興時期的建築被拆除。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阿波羅神廟的柱子被納入後來的建築,在原來的位置重建,並在1940年4月21日,羅馬的生日那天升起。其他的遺骸被從上麵建築的束縛中釋放出來。

所以你從院子裏看到的是羅馬曆史的一個顯著的橫截麵。左邊中間的塔是Torre dei Pierleoni,這是一座中世紀的防禦塔,曾經與馬塞勒斯劇院的所有堡壘聯係在一起。在它後麵的一個街區左右,經過那棵樹,是科斯麥丁的聖瑪麗亞教堂的門麵,它因“Bocca della Verita”而聞名。右邊是馬塞勒斯劇場,它原來有三層古代建築,文藝複興時期的建築隻剩下兩層了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宮殿現在占據了三樓。它們所在的圓柱和山丘是阿波羅神廟的所在地。左邊前景靠柵欄的那塊是貝羅納神廟的基座,它最初建於公元前296年,是為了慶祝戰勝伊特魯利亞人,後來在奧古斯都(Augustus,公元前5-15年)的統治下重建。這座瓦片屋頂的建築俯瞰著阿波羅神廟(Temple of Apollo),它是Albergo della Catena,至少從16世紀開始一直活躍著,直到1931年被羅馬市政府買下。

分享

隨機拱犀牛

2018年10月25日,周四

在馬塞勒斯劇場對麵的博阿瑞姆廣場,離科斯麥丁的聖瑪麗亞大約一個街區,瘋狂的人在那裏見過《羅馬假日》為了拍一張自己把手伸進古老井蓋裏的照片,人們經常排隊好幾個小時,而其中一顆寶石就藏在那裏,它太大了,叫它隱藏起來很奇怪。然而,它確實如此,至少在如今鮮為人知的意義上是這樣。

它是羅馬唯一現存的四邊形拱門。“Quadrifons”的字麵意思是“四麵”,這就是拱門的設計:四個橋架支撐著一個跨拱頂,就像你在槌球比賽中設置中央的雙門柱一樣。這讓它看起來像一個兩邊各有一扇門的立方體。這四張臉為它贏得了雅努斯之拱門的稱號,在羅馬的肖像學中,這個神有時被描繪成四翼神,所以有四張臉而不是兩張。拱門不是獻給他的。在拉丁語中,門的意思是“ianua”,這個詞來源於神,很可能是這個名字的參考。

沒有關於它在古代通過雅努斯拱門的記錄。曆史學家認為它可能是“康斯坦丁尼古堡”,被列為該地區維拉布隆的古跡之一Notitia urbi Romae在這種情況下,它會被獻給君士坦丁或他的一個兒子君士坦丁二世,康斯坦斯或康斯坦提烏斯二世。

拱門建於公元4世紀下半葉的Velabrum山穀,連接羅馬廣場和Boarium(牛市場)。該地區曾經是台伯河的沼澤,由於修建了馬克西馬下水道,該地區的水被抽幹,拱門橫跨在通往大下水道的大下水道上。它是由混凝土建造的,表麵是取自早期結構的大理石。塔的大理石覆層有兩排,每邊有三個壁龕。現在空了,它們原本是用來裝雕像的。如今,唯一剩下的雕像裝飾是每個拱頂石上都有一個不同的女神:東塔上是羅馬女神,北塔上是密涅瓦女神,剩下的兩個可能是朱諾和穀神星女神(身份不明)。

在中世紀,雞蛋花家族占領了它,他們把大門填滿,把它當作堡壘。這些改動在1827年至1830年得到修正,拱門又變成了拱門。隻是有一個小問題。修複者誤以為拱頂上的閣樓是雞蛋花的附屬物,於是把整個東西都拆了下來。它是原來的,是古老拱門的一部分,現在已經永遠消失了。

通過大門的打開,你可以看到聖喬治·貝拉布羅教堂就在它的後麵。1993年,一枚汽車炸彈在教堂前爆炸,之後教堂拱門被圍了起來,遊客被鎖在外麵。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Velabrum的其他建築都得到了修複,唯獨拱門沒有受到影響,在羅馬交通的不斷衝擊下變得發黑。它被列入世界古跡基金2014年世界古跡觀察,在私人讚助商的資助下,世界遺產管理基金會和競技場監管機構得以開始對拱門進行深入研究和修複。

2017年5月,在wmf組織的觀察日上,參觀者被邀請參觀正在進行的工作。這段視頻展示了修複過程中一些引人入勝但並不令人滿意的片段。

距離“守望日”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的時間,2018年10月24日上午9點,雅努斯拱門仍然被圍起來。大門上的一個標誌警告說,由於正在進行的修複工作,遊客不能進入。看不見有什麼工作。沒有工人。沒有腳手架。然而,有一頭犀牛。

羅馬,女士們先生們。

分享

在昌昌發現的Chimú雕像

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因為曆史迷不可能隻在羅馬生活(開玩笑,我們完全可以,但我喜歡這個故事中的照片,所以我在我的羅馬田園牧歌中加入了一些前西班牙秘魯的東西),我離題去講述在秘魯北部的古老奇木文化遺址昌昌的一個巧妙的發現。考古學家發掘出20的木製雕像這可以追溯到800年前。它們是目前在昌昌發現的最古老的雕塑。

這些雕像高27.5英寸,由黑木製成。他們戴著米色黏土麵具,與黑暗的木頭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們就像來自秘魯的《無臉》千與千尋)。它們的背上都有一個圓形物體,可能代表盾牌。20個神像中,19個完好無損,一個被白蟻吃掉了。

神像被放置在兩排相對的壁龕中,占據著Utzh An(大奇木宮)的儀式走廊。牆壁上裝飾著超過100英尺長的高浮雕,主要是讓人聯想到棋盤的正方形線條。還有波浪圖案和“月亮動物”的圖像,一個像龍一樣的四腳動物伴隨著月亮的符號,這是秘魯圖像學中最古老的反複出現的人物之一,首次出現在早期的莫希文化中。這條走廊是今年6月發現的,裏麵填滿了泥土。它被挖掘了幾個月。這些雕像於今年9月首次被發現。

Chimú從公元850年左右開始統治秘魯北部沿海地區,直到1470年被印加人征服。昌昌是他們的帝國奇摩的首都,也是前哥倫布時代南美洲最大的城市。在其鼎盛時期,“昌昌”的人口估計在4萬到6萬之間。它沒有過度建設——現代城市特魯希略就在它西北2.5英裏的地方——這個考古遺址證明了昌昌是一個多麼偉大的城市中心。在這座挖掘出來的城市的八平方英裏內,土磚建築比美洲任何其他城市都多,隻有宏偉的伊朗巴姆阿契美尼德城堡比它大。(然而,巴姆可能已經失去了這個稱號,因為2003年的一場地震將巴姆夷為平地。它幾乎全部重建,但有些結構無法恢複。)

這段偉大的視頻展示了昌昌的挖掘過程,包括如何費力地移走雕像周圍的泥土,以露出完整的雕像。

分享

隨機街彈珠

2018年10月23日,星期二

今天早上大家都在關注羅馬這座交通便利的博物館,而且不用買票。在聖尤斯塔奇吃完早餐咖啡後,順便說一下,這是一種上帝賜予的神奇神奇的咖啡,然後去看一些小東西在大街小巷中centro小夥.首先是一塊大理石,上麵好像有一道傷口。據傳說,這道刀痕是查理曼大帝的騎士羅蘭(Roland)、法國民族史詩《香頌·德·geste》(chanson de geste)中的英雄留下的羅蘭之歌.這就是為什麼這條不起眼的小巷被稱為羅蘭之劍之巷(Vicolo della Spada d’orlando)的原因。

事實上,這個大家夥還有兩個傳奇人物,不僅是羅蘭,還有他信賴的寶劍杜倫達爾。杜倫達爾是世界上最鋒利的劍,堅不可摧,因為它充滿了四件聖物的力量:聖彼得的一顆牙齒、聖巴茲爾的一些血、聖母瑪利亞的一塊長袍和聖丹尼斯的一根頭發。查理曼直接從一位天使那裏得到了它,並把它交給了他忠誠的軍閥羅蘭。

羅蘭當時正在西班牙北部的龍塞斯瓦勒斯與一場穆斯林伏擊作戰,他憑借高超的作戰技巧和他那把堅不可摧、最鋒利的利劍屠殺了數千人。盡管如此,法蘭克人還是寡不敵眾,當羅蘭意識到自己即將被占領時,他試圖摧毀杜倫達爾,以避免法蘭克人獲得如此強大的武器。他在一根堅硬的大理石柱上用力一擊。劍沒有斷。它隻是剪掉了這一列。羅蘭將死在隆塞斯瓦列斯,因為他吹起了奧列芬特號,向查理曼的軍隊呼喚他們為他報仇。他吹得太猛了,太陽穴都炸開了,腦袋都迸出來了。不知怎的,這塊有切口的大理石來到了一條羅馬小巷。這個瑣碎的細節並沒有記錄在這個傳說的迭代中。

第二個版本從畫麵中去掉了一大塊神秘的柱子運輸,而是簡單地宣稱羅蘭這次在羅馬。他遭到了攻擊,為了抵禦攻擊者,他向四麵八方大力砍殺他的許多敵人,無意中砍斷了附近的一根柱子。

現在,在那條小街上可能有一整根柱子是合理的,因為在那裏發現了曾經屬於瑪蒂亞神廟的城牆遺跡,這是哈德良在公元119年建造的寺廟,是為了獻給他的嶽母,圖拉真的侄女薩洛尼亞·瑪蒂亞。那座廟宇幾乎已不複存在,但在卡布裏尼察廣場小巷盡頭的一座宮殿裏有幾根柱子。羅蘭恰巧路過,卻被敵人圍攻,用他那把無敵的劍刺進石頭裏,這可能不太合理,但更令人敬畏。

典型的羅馬趣聞:有三個工人在小巷的入口處閑蕩。他們一邊抽煙一邊聊天。我向他們道了聲早安,然後走到他們中間,側身走進維科羅舞。其中一個告訴我沒有入口。我說我已經進去了,真的,隻是想看一眼羅蘭那玩意兒。他說:“嗯。既然你在那兒,還是過去吧。”同意,先生!

折騰了這麼久之後,這是奧蘭多威士忌的標記,一個是我發現它的時候在上麵放了一小瓶(空的)孟買藍寶石杜鬆子酒,另一個是我扔掉它的時候,垃圾已經被清除了。

這趟隨機小巷之旅的第二站是Via del Pie ' di Marmo,即大理石腳之路。我寫過那大理石腳7年多以前當它得到了一個閃亮的新足療時,它從我童年記憶中黏糊糊的黑色變成了一個幹淨的白色。當時的新聞報道說,它周圍有一個新的圍欄,確實是這樣,一個簡單的黑鐵方形帶。它不像七年前那麼亮白了,但坦率地說,我認為它的外觀更適合居住。我很高興它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因為在這樣一個古老的城市裏,工作總是需要做的,不可阻擋的雪崩。

分享

這一次,牆壁蘇醒了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我們在哪裏?正確的。奧勒良城牆在阿庇亞安提卡的起點以南。今天,它被稱為聖塞巴斯蒂安門(Porta San Sebastiano),以戴克裏先(Diocletian)殉國的基督教士兵的遺體埋葬在阿皮亞河下遊幾英裏處以他名字命名的長方形教堂裏。但它最初的名字是奧勒良(Aurelian)在公元275年左右建造的,原因很明顯,博物館的標簽和地圖上都用奧勒良的名字來稱呼它。

在你到達巨大的大門之前,有一個小得多的、相當破舊的羅馬拱門,叫做德魯斯拱門,它有兩個帶雉堞的塔樓,使它看起來像一個故事書中的中世紀城堡。它與你友善的鄰居博主沒有關係,也可能與任何其他讓家族姓氏蒙羞(或蒙羞)的德魯西人沒有關係。它是卡拉卡拉在三世紀早期增加的馬西婭水的一部分,用來滿足他的新澡堂的巨大需求。然而,它在支線建設之前就存在了。它現在隻剩下一個單一的拱門——它曾經是三個拱門——頂部有一些混凝土和磚,可能是卡拉卡拉時代的建築。

你可以從圖片中看到,當你走近塞巴斯蒂亞諾大道(Via Sebastiano)時,拱門出現了(順便說一句,周日不交通,所以行人和自行車可以很好地分散開來)。點擊放大圖片,因為拱門在高聳的大門背景下幾乎消失了。這是從博物館第一展廳的窗口看到的:

從繆拉博物館的第一間畫廊的窗戶可以看到德魯斯的拱門。

順便說一句,第一家畫廊大理石地板上鑲嵌的黑白馬賽克(見昨天的圖片)並不古老。大理石地板也不是。它們是在1942-1943年安裝的,當時阿皮亞門被法西斯黨秘書埃托雷·穆蒂用作辦公室。毫無疑問,沒有任何標簽聲稱這種修改。

事實上,整個博物館的信息展板非常少。第一個房間確實有一個漂亮的觸摸屏,上麵有照片和牆壁的解釋(所有這些),還有從早期的塞維亞到奧勒利亞的大門,霍諾留斯的修改,以及後來由許多教皇拆除/重建的大門。該報告內容全麵,有意大利語和英語兩種文本。我希望他們能以書籍或DVD的形式出售版本,但他們什麼也不賣。沒有禮品店。這讓我變成了一個悲傷的熊貓,特別是因為我真的想要一個這個模型的折疊版本:

更多關於牆走的細節。通往雙子塔上下的樓梯比你想象的要多,而且它們的高度相當高。信息牌上沒有一個提到這些步驟,所以它們可以追溯到奧勒利安、霍諾留或後來的修改,或者是混合的。我提到他們是因為他們很明顯使用了可回收的建築材料,這種做法從古代一直到20世紀都是如此,當時法律通過了禁止食人的文化遺產。

這裏有一個箭頭縫,因為我覺得箭頭縫很酷,而這個在古城牆深處,所以特別酷。直到1848年,阿皮亞門的艏窗才被修改,它們被做成了更矩形的形狀,以適應現代火炮,正如你在這張圖中看到的。一隻鴿子從其中一隻鴿子身上狠狠地瞟了我一眼,本可以拍出非常棒的照片,但在我捕捉到它之前,這隻小家夥就飛走了。

沿著牆走路線的第三座塔很漂亮,有兩個原因:它保留了原來的配置霍諾裏烏斯(Honorius,公元401-402年)的改造,並因為一個隱士被認為在中世紀生活在那裏。在那個時期,聖母瑪利亞和孩子的壁畫被畫在外麵。它最近被修複了,看起來仍然很糟糕,考慮到它暴露在自然環境中幾個世紀和原始作品的預算,這並不意外。

我在昨天那篇模糊的文章中提到兩座巨大的側翼塔樓的內部設計很酷。它們充滿了陽光,不像牆上的塔,西塔保留了一係列迷人的塗鴉,嵌入在新的(有點)灰泥牆上。我猜這些是來自大門的外麵,那裏的大理石上還雕刻著許多中世紀的銘文,但沒有鑲板來解釋它們。


就是這樣。這是我參觀穆拉博物館的完整記錄。顯然,我強烈推薦它,因為阿庇亞安提卡從它的腳下開始,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遠足的方式,沿著羅馬最繁忙的古代道路,墓穴和許多其他重要的埋葬地點。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8年10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