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存檔

博物館在eBay上發現納粹密碼機的一部分

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上周在布萊切利公園的國家計算機博物館發現了一台Lorenz SZ42密碼機的電傳打印機在eBay上作為“電報機”出售。博物館誌願者親自去紹森德參觀。他們在一間棚屋的地板上發現了它的原裝箱子,確認這是一台洛倫茲電傳打印機,並以“立即購買”的價格付給賣家9.5英鎊(14美元)。它將被展出他從挪威武裝部隊博物館借來一台Lorenz SZ42密碼機,講述了英國人如何破解Lorenz密碼的完整故事。

洛倫茲SZ42密碼機被用來將德國最高司令部的絕密信息傳送給德國占領國的陸軍司令部。操作員在與洛倫茲密碼機相連的電傳打印機的鍵盤上以純文本形式輸入信息,然後由洛倫茲密碼機將信息轉換成密碼。從1942年到戰爭結束,它被廣泛使用,它有12個輪子,每個輪子上有不同數量的攝像頭,它生成的代碼被認為是不可破解的。

美國國家計算機博物館(the National Museum of Computing)董事會主席安迪•克拉克(Andy Clark)表示,洛倫茲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因為“它比著名的便攜式謎機(Enigma)大得多”。

“每個人都知道英格瑪,但洛倫茲機是用於戰略通信的,”克拉克說。

“它比英格瑪機複雜得多,戰爭結束後,同類型的機器仍在使用。”

1941年6月,第一台試驗性Lorenz SZ40開始發送數據,六個月後,英國人破譯了密碼,納粹對此毫不知情。1942年1月,密碼學家比爾·塔特(Bill Tutte)完成了一項了不起的逆向工程壯舉,破解了這個密碼。Tutte和他在布萊切利公園的團隊在從未見過這種機器的情況下就想出了它的設計和功能。1941年8月30日,一條從雅典發送到維也納的信息出現了操作失誤,這給了密碼學家布萊切利一個難得的機會來破譯純文本和密鑰流。

1945年,布萊切利的分析師們看到了第一台洛倫茲密碼機。到那時,他們已經截獲和讀取極其重要的戰術信息長達四年之久。正因為如此,盟軍才得以證實德國人已經相信了他們在加萊的諾曼底登陸計劃。打破洛倫茲也在建造巨像——第一台可編程計算機——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郵局工程師湯米·弗勞爾斯(Tommy Flowers)發明了巨像(Colossus),可以在數小時內計算洛倫茲編碼機12個輪子的位置,而不是數周。

Lorenz SZ42加密機極為罕見。戰爭期間隻建造了200座,現存的隻有4座。另一方麵,洛倫茲電傳打印機是標準產品,生產了大量的商用型號。軍用電傳打印機比商用型號要少見得多。布萊切利的員工起初以為這是一台標準的商用電傳打印機。當他們把它帶回博物館進行清洗和保存時,才意識到它是一件更為罕見的軍用物品,上麵有戰時的序列號、納粹十字的口音,還有一把用於武裝黨衛軍徽章的特殊鑰匙。

代碼機沒有馬達了。博物館希望那裏有一台洛倫茲馬達在別人的小屋裏這樣他們就能把整個裝置恢複到正常工作狀態。如果你在閣樓上看到一個看起來像馬達的東西,它裝在光滑的黑色膠囊狀外殼裏,兩邊有軸,是由柏林滕珀爾霍夫的洛倫茲公司製造的聯係國家計算機博物館

分享

彼得堡國家戰場被洗劫一空

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

就在陣亡將士紀念日到來之際,國家公園管理局宣布發現大量的搶劫聖彼得堡國家戰場在維吉尼亞州。遊騎兵發現了大量尋寶人挖的坑,他們想偷走內戰時期的文物。他們可能使用金屬探測器來發現小的、容易拆卸和攜帶的物體,如製服紐扣、扣環和子彈。

這些挖掘坑是公園工作人員上周發現的。該地區現在已經作為犯罪現場被封鎖,而公園的其他地方仍然對遊客開放,他們不像搶劫者,對數千名在彼得堡圍困中傷亡的聯邦和聯盟軍隊表示敬意。

由於公園坐落在城市中,羅傑斯說,“可能有人看到了我們需要知道的東西。公眾可以通過撥打任何提示或其他信息來提供幫助。免費電話號碼是888-653-0009打電話的人可以留言。”

彼得堡國家戰場上的搶劫行為是聯邦犯罪,受1979年《考古資源保護法》的保護。違規者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20,000美元或監禁兩年,或兩者兼而有之。

不幸的是,要找回任何被掠奪的文物都很困難。那些可能被發現的東西幾乎不可能被專門追溯到彼得堡戰場,而不是整個南北戰爭時期。

彼得堡是最終結束內戰的戰役的發生地,就像戰爭本身一樣,這場戰爭花費的時間比任何人預期的都長,傷亡人數也比任何人預期的都多。美國曆史上最長的一次圍攻始於1864年6月,當時尤利西斯·s·格蘭特將軍停止了對南方聯盟將軍羅伯特·e·李保衛裏士滿的軍隊長達六周的失敗正麵攻擊,並撤回彼得堡。彼德堡是當時弗吉尼亞州的第二大城市,是通往裏士滿的鐵路樞紐和重要的補給線。

由於北方聯軍將領缺乏協調,不能立即發揮來之不易的優勢,所以北方聯軍未能占領彼得堡,於是他們開始長驅直入,挖出了從裏士滿郊區到彼得堡郊區長達30英裏的戰壕。隨後的圍攻持續了9個半月,並見證了聯邦軍隊和邦聯軍隊之間的十多次主要交戰。士兵們不斷挖出越來越多的戰壕,長時間的不作為穿插著幾乎沒有達到戰術目標的戰鬥,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價,彼得堡預示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特點。

1865年4月2日的第三次彼得堡戰役是圍城的最後一次戰役。北方軍的勝利迫使李將軍撤離彼得堡和裏士滿。裏士滿於4月3日投降。由於疲憊、疾病、饑餓和遺棄,李的北弗吉尼亞軍隊負傷,又戰鬥了一周,直到1865年4月9日在阿波馬托克斯法院之戰中戰敗,羅伯特·李向尤利西斯·s·格蘭特投降。這導致了其餘幸存的聯盟軍投降,美國內戰結束。

分享

藏在床下盒子裏的古老金花環

2016年5月29日,周日

6月9日,多爾切斯特公爵拍賣行將拍賣一枚古老的金桃金娘花花環在薩默塞特的床下的盒子裏保存了多年.杜克的估價人蓋伊·施文奇去了別墅,檢查了這位老人的一些物品。當店主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破了的舊紙板箱,在皺巴巴的報紙裏翻出一個希臘風格的金花環時,他大吃一驚。這是一個純金的環與金色的桃金娘葉子和花朵連接,模糊了環,從正麵看,給它一個天然的桃金娘花環的外觀。做工非常精細,葉子上有精細的紋路,還有花藥、花絲等細節。

它的風格表明它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紀或3世紀,但它的確切年代無法確定。

“眾所周知,要確定這種類型的金花環的年代非常困難。從風格上看,它屬於一組可追溯到希臘化時期的稀有花環,其形式可能表明它是在希臘北部製造的,”蓋伊·施文奇說。

“它寬8英寸,重約100克。這是純金手工製作的,應該是金匠錘出來的。

“對於2300年前的東西來說,這個花環保存得非常好。這是非常罕見的文物,它們不常出現。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人。”

我從沒見過一個古希臘風格的金花環在圓形馬戲團的末端有這樣的圓環。現在的主人不願透露姓名,他從祖父那裏繼承了這件作品。他什麼都不知道。文章中引用了他的話說,他的祖父在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到處旅行,包括在希臘西北部邊境附近,但是杜克的拍賣目錄說是賣家的祖父在20世紀30年代買下的。

這一切都有點陰暗,尤其是根據文章的說法,花環裏還嵌著一些泥土。泥土表明是最近發掘出來的,而不是60、70甚至80年前合法購買的東西。金花環價格昂貴,體積小,便於攜帶,這使得它們非常受搶劫者的歡迎。2006年蓋蒂博物館必須歸還一張這是他們在1993年從一個“瑞士私人收藏”,也就是一幫希臘走私犯那裏購買到希臘的。2012年人販子被當場抓獲試圖在希臘出售一個被掠奪的金花環。另一方麵,在錘打過的金箔上有很多角落和裂縫,可以讓泥土長期躺在裏麵。如果它從來沒有被專業清理過,它埋葬的地方的一些土壤可能停留了幾十年。

幾乎可以肯定,它是作為一種葬禮祭品被故意埋葬的。古希臘和羅馬用花、草、葉、枝編成的花環作為勝利、榮譽和主權的象征,戴在奧林匹克運動員、戰場上的將軍,甚至奧維德和維吉爾這樣的文學巨人的頭上。例如,花圈也象征著永生或神化,經常出現在被神化的皇帝頭上的葬禮紀念碑上。

桃金娘、月桂、棕櫚、橡樹、橄欖、葡萄藤和常春藤是流行的花環圖案。桃金娘與女神阿佛洛狄忒聯係在一起,象征著愛和不朽。在婚禮上,獲勝的運動員和新加入埃盧西尼神秘世界的人都戴上了桃金娘花圈。在羅馬,電暈卵被授予參議院認為值得為一場沒有流血的勝利而鼓掌(距離勝利僅一步之遙的儀式)的軍事指揮官。

在希臘時代,黃金版的花圈被放在墳墓裏,作為祭奠尊貴的死者的祭品,或獻給聖所裏的神。它們太脆弱了,不能在生活中當王冠或王冠使用。它們在馬其頓統治者的墳墓中最為人所知——在維爾吉納的皇家墓穴中發現了一個金桃金圈,據信屬於馬其頓腓力二世的第五任妻子梅達——但希臘風格的金花環在遙遠的地方也有發現意大利南部而且的達達尼爾海峽

有關薩默塞特花環的文章稱,它的售價可能高達10萬英鎊(14.6萬美元),但杜克大學的文章要謹慎得多。預售估價為1萬至2萬英鎊(約合1.46萬至2.9萬美元)。

分享

優質啤酒之父重生

2016年5月28日,周六

人類至少從公元前6000年就開始在美索不達米亞釀造啤酒——一項研究表明幾天前發表的露出一有五千年曆史的啤酒配方來自中國陝西省發現的陶器中的殘留物——但數千年來,發酵的化學過程一直是神秘的。啤酒的成分千差萬別,即使隻剩下最基本的成分,比如1516年巴伐利亞州頒布的啤酒純度法《純淨法》(Reinheitsgebot)規定啤酒隻能用水、啤酒花和麥芽釀製而成,情況仍然可能變得非常糟糕。同一種啤酒的一些酒桶可能會變質。這種壞啤酒或“啤酒病”使這種飲料無法飲用,或隻能以腸道不適為巨大代價才能飲用。

直到19世紀末,人們才找到了治療啤酒病的方法。真菌學家埃米爾·克裏斯蒂安·漢森博士,除了是人類意誌的真正典範之外,他幾乎對你喝下的每一口啤酒的健康都負有直接責任。漢森於1842年出生在丹麥的裏貝,父親是一名勤勞的洗衣女工,父親是一名酗酒的外籍退伍軍人,他露宿街頭,成為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為了養家糊口,漢森從小就做各種各樣的工作,從演戲到粉刷房子。當他找到一份當家教的穩定工作後,他終於能夠負擔他的正規教育了。他29歲高中畢業,進入哥本哈根大學學習動物學,並對真菌特別感興趣。

(隨機的曆史插曲:當Hansen還是哥本哈根大學的學生時,他是動物學教授Japetus Steenstrup的助理。斯廷斯特魯普也是大學附屬的皇家自然曆史博物館的館長,他在1850年從查爾斯·達爾文的個人收藏中借給他一些現代藤壺和化石標本,以幫助達爾文進行他的研究《物種起源.四年後,達爾文向斯廷斯特魯普表達了他的感激之情,他贈送了77塊藤壺化石,其中55塊是在儲藏室發現並展出在自然曆史博物館展出。1876年,哈森與人合著了達爾文的第一本丹麥語譯本小獵犬號的航行.)

1877年,埃米爾·漢森(Emil Hansen)在哥本哈根的嘉士伯啤酒公司(Carlsberg Brewery)找到了一份研究“啤酒中的微生物”的工作。嘉士伯實驗室成立於1875年,是啤酒廠創始人雅各布·克裏斯蒂安·雅各布森(Jacob Christian Jacobsen)的創意,其使命是推動生物化學和啤酒廠科學的知識。僅僅兩年後,漢森就成為了實驗室的負責人。1883年,他在研究酵母時取得了重大突破。他意識到劣質啤酒並不像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所說的那樣,僅僅是由細菌汙染引起的,野生酵母菌株也會造成汙染。他分離出一個有益酵母的單細胞,並將其培養成一個純淨的酵母培養物,他稱之為“Unterhefe Nr. I”(底發酵酵母no. 1。1)作為發酵過程中唯一的酵母源,確保了引起啤酒病的微生物不會在窖藏中發生。

嘉士伯啤酒酵母。1號於1883年11月投產。雅各布森是一個博愛、思想進步的人,他不僅致力於利用科學來生產優質的啤酒,而且還致力於支持改善人類整體狀況的科學努力。雅各布森本可以輕易地在他的實驗室中分離出“幹淨的酵母”申請專利,但他卻把純化的酵母培養物傳播得很遠很遠,向競爭對手伸出手,免費提供活的酵母標本。嘉士伯由此結束了拉格啤酒的啤酒病問題,拉格啤酒開始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啤酒,如今占了全球啤酒銷量的90%。今天生產的大多數啤酒都使用由漢森分離並由雅各布森分發的同種菌株。

三年前,在哥本哈根嘉士伯實驗室(Carlsberg Laboratory)外的一個被遺忘的地窖裏,人們發現了三瓶19世紀晚期的啤酒,它們仍然帶有軟木塞,保存狀況非常好。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打開一個瓶塞,喝了一口。顯然,它仍然很好,盡管它嚐起來不再像雪利酒或波特酒那樣像貯藏啤酒。嘉士伯實驗室的科學家們隨後從瓶子中提取樣本,試圖分離出最初的活釀酒酵母,這種酵母徹底改變了全世界的啤酒生產。沒人認為他們會成功,但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經過一年的研究,他們成功了,這多虧了瓶底厚厚的一層沉澱,這是19世紀晚期窖藏啤酒的特征。

憑借原始Unterhefe Nr. I啤酒文化的活力,嘉士伯的釀酒師們開始了一項具有挑戰性的任務,重新創造出第一款質量穩定的拉格啤酒。雖然這家釀酒廠擁有出色的檔案,甚至還有一座博物館,但1883年的窖藏啤酒並沒有確切的配方。他們所要做的就是記錄水、麥芽和啤酒花的比例,因為當時的釀酒師沒有寫下詳細的配方。當時啤酒廠隻生產一種啤酒,而釀酒師們每天要生產多批次的啤酒。他們對這個食譜了如指掌,所以沒有把它寫下來。

不過,這個比例是一個可靠的起點,而且他們對原料的來源和使用的設備確實了解很多。他們獲得了地麵麥芽麥芽(地麵麥芽是1883年使用的係統)。他們確保了從哥本哈根地下白堊層抽取的井水,就像1883年嘉士伯(Carlsberg)釀酒廠供應的68英尺深的井水一樣。他們使用的是“Gammel Dansk”大麥,這是J.C. Jacobsen認為質量足夠高的第一種國產大麥,而不是進口的蘇格蘭和英國品種。與1883年釀造的啤酒一樣,重新釀造的啤酒沒有經過過濾或巴氏消毒,也沒有添加明膠來清除朦朧的沉澱物。

因為完美主義是這個遊戲的名字,釀酒師從Holmegaard玻璃廠(建於1825年的丹麥最古老的玻璃廠)請來了吹玻璃的皮爾·尼爾森(Peer Nielsen)。Holmegaard自19世紀50年代就開始生產嘉士伯瓶。尼爾森谘詢了嘉士伯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和玻璃收藏家,以確定在1883年使用的是哪種瓶子。他發現機器成型的玻璃瓶在19世紀90年代才開始生產,所以他使用木製模具,像他的職業祖先那樣用嘴吹綠色的玻璃瓶。

5月18日,媒體、精釀啤酒生產商、鑒賞家和評論家都應邀出席重新釀造的第一次品嚐被稱為優質啤酒之父。

嘉士伯啤酒曆史專家Bjarke Bundgaard在桶被打開後告訴Live Science:“我鬆了一口氣。”“我們非常害怕有害的微生物進入桶中。但基本上,這款啤酒滿足了我的預期:口感豐富,麥芽醇厚,殘糖含量更高。我覺得它很真實,所以我很滿意。”

這款啤酒的顏色較深,比我們現在熟悉的綠色瓶裝的嘉士伯比爾森啤酒更甜,氣泡更少,酒精含量為5.7%(略低於5.8%的目標)。邦加德說,曆史悠久的窖藏啤酒不如現在的精釀啤酒有味道,因為“這是一種日常啤酒,是人們午餐甚至早餐喝的啤酒。”

這種重新釀造的啤酒隻生產了大約30瓶,目前還沒有零售生產的計劃,但嘉士伯將在世界各地舉辦啤酒品嚐活動。在這裏輸入您的姓名和電子郵件如果你附近有這樣的人,我們會通知你的。

分享

尼安德特人在17.5萬年前建造了石筍圈

2016年5月27日,周五

位於法國西南部的Bruniquel洞穴的入口在史前時期坍塌,從更新世開始就被封閉,直到1990年當地的洞穴學家確定挖出了一條通道。在距離洞口336米(1102英尺)的洞穴內,他們發現了兩個由完整和破碎的石筍組成的圓形結構。考古學家仔細記錄了這個遺址,但無法確定它的年代。在附近發現的一塊燃燒過的動物骨骼上,加速器質譜放射性碳測年法得出的年代比47600年前更早,這將碳14測年法的外部極限——5萬年的範圍推後了。這一日期提出了一種有趣的可能性,即石筍圈是由尼安德特人建造的,他們是40萬至4萬年前歐洲唯一的民族,當時解剖學上的現代人類遷入並迅速占領了歐洲。

隨著首席考古學家F. Rouzaud在1999年過早去世,對該遺址的考古探索突然終止,而進入洞穴的難度使得其他考古學家無法繼續他的工作。2013年,比利時皇家自然科學研究所(Royal Belgian Institute of Natural Sciences)的古氣候學家索菲·弗海登(Sophie Verheyden)——一位在該地區擁有一處度假屋的洞穴學家——組織了一個專家團隊,對環形石柱結構進行了研究。

Verheyden的團隊發現了兩個圓形結構,較大的6.7 × 4.5米(22 × 15英尺),較小的2.2 × 2.1米(7.2 × 6.9英尺)。在大圓圈的中心是兩堆石筍,外麵還有兩個堆積結構。總共有大約400塊石筍被用於這些結構,不到整體的5%。其中一半來自石筍的中間部分。大圓上所用的石柱平均長度為34.4厘米(13.5英寸);小圓裏的那些平均長度為29.5厘米(11.6英寸)。

環形的幾何形狀太有規律了,不可能是隨機自然破碎的產物,而相對有規律的石筍尺寸,大圓中較大,小圓中較小,進一步證明這是有意建造的。它們可能是洞熊巢穴的可能性由於結構的大小和內部組織而被排除了。考古學家還在洞穴底部的石筍上發現了一些痕跡,在所有六個建築上都發現了火的痕跡,其中57塊是紅色的,66塊是黑色的。

石筍樣品和覆蓋結構的方解石再生的鈾係測年結果為175,200 - 177,10萬年。所有樣品的日期都在這個範圍內。因此,石筍結構是最古老的人類建築之一,尼安德特人是當時歐洲唯一的人類。

現存的最早的解剖學現代人類建築的證據——由猛獁象骨頭或親愛的鹿角製成的倒塌的圓形結構——可以追溯到大約2萬年前。早期尼安德特人建築的跡象僅限於一些柱子洞和殘存的幹石牆,但它們不能確定是尼安德特人建造的,也不能確定其年代。因此,布魯尼奧塞爾洞穴的偉大考古禮物是石筍圈的複雜性和生存,以及可重複的、可靠的直接年代測定。

這一重大發現重新定義了我們對尼安德特人文化和能力的理解。發表在自然,你可以點擊此處閱讀全文(pdf)

Bruniquel構造的歸屬是早期尼安德特人,這在兩個方麵是前所未有的。首先,它揭示了一種前現代人類對深層喀斯特空間的占用(包括照明)。其次,它涉及到以前從未報道過的複雜建築,由數百個部分校準的破碎石筍(洞穴)組成,這些石筍似乎被故意移動並放置在當前的位置,同時存在幾個故意加熱的區域。因此,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負責建造這些建築的尼安德特人具有一定程度的社會組織,比之前認為的這個原始物種更為複雜。

視頻中有一組照片和該網站的3D動畫立交橋在這一頁上.唉,因為該死的自動播放,我不能嵌入它,但它非常值得一看。

分享

祭壇布可能是伊麗莎白一世現存的唯一長袍

2016年5月26日,周四

說到伊麗莎白女王一世,曆史皇家宮殿(HRP)的館長們認為,赫裏福德郡(Herefordshire)巴克頓(Bacton)聖費斯教堂(St Faith’s Church)的祭壇布可能是這是唯一一件現存的女王禮服.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這塊十字形的布料曾經屬於女王本人,但有非常確鑿的間接證據。

祭壇布屬於這個鄉村小教堂已經有幾個世紀了。這塊刺繡華麗的布,長期以來被傳言與童貞女王有關,在1909年不再用作祭壇布,被放在一個玻璃陳列櫃裏。教堂從布蘭奇·佩裏(Blanche Perry)那裏收到了它,她是一位威爾士貴族的女兒,出生在巴克頓,後來成為女王最忠誠、最長久的侍女之一。她的姑姑特洛伊夫人被亨利八世任命為他的孩子愛德華王子和伊麗莎白公主的女主人,布蘭奇被帶到宮廷,在伊麗莎白身邊侍奉了57年,最終從1565年到1590年去世,她一直擔任伊麗莎白女王最尊貴的樞密院首席貴婦和女王陛下的珠寶保管員。

墓誌銘她在聖費斯教堂為自己的葬禮紀念碑寫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她一生對公主和後來的伊麗莎白女王的奉獻,“她的搖籃看著我搖晃,她的仆人當她加冕時,直到死亡,我的門敲了....一個宮廷女仆,而不是任何男人的妻子,發誓永遠與伊麗莎白女王的臥室少女女王一個女仆結束了我的生命"在她計劃退休的時候(1576-1577年),她委托建造了這座紀念碑,但她從未退休。在她死前,她一直是首席紳士,之後女王在威斯敏斯特的聖瑪格麗特大教堂隆重安葬了她。隻有她的心回到了聖費斯教堂,她的心和一塊美麗的織物。

去年,皇家曆史宮殿的專家要求對這種紡織品進行檢查。他們認為這是16世紀晚期伊麗莎白時代的裙板,不是普通的裙板,而是皇室的裙板。它是用銀線編織而成的奶油色絲綢,用彩絲、金線、銀線刺繡而成。上麵繡著花朵——耬鬥菜、水仙花、玫瑰、金銀花、橡樹葉、橡子、槲寄生——還有動物——鳥、蜻蜓、蝴蝶、毛毛蟲、青蛙、魚、狗、雄鹿、鬆鼠。還有由小人劃著的微型船。這是最高水準的專業刺繡。

暴飲暴食法明確規定,這種奢華的服裝隻留給直係王室成員。一件長袍的價格相當於勞工一年的收入。策展人認為這是女王送給布蘭奇·帕裏的禮物,一件稀有珍貴的禮物,象征著女王的崇高敬意、愛和友誼。伊麗莎白女王並不經常送人她的禮服,她的皇室衣櫃裏沒有任何衣服保存下來,隻有配飾。這部分是已知的唯一一塊可能來自伊麗莎白長袍的布料。它之所以能保存下來,是因為它受到了人們的尊敬,很快就變成了祭壇,在接下來的四個世紀裏,它受到了極其精心的對待。

HRP的館長已經把它從架子上拿下來冷凍起來,以殺死任何可能啃咬它脆弱纖維的生物。文物保護人員現在將對它進行分析,並提出一個可以長期保存它的行動方案。在漢普頓宮的實驗室裏保存下來之後,HRP希望它能公開展出。然而,聖費斯拍賣行仍然是無可爭議的所有者,所以他們必須決定它的長期展出地點。一種可能性是,將為教堂製作一個複製品,而原作將被保存在曆史皇家宮殿的安全和理想的保護條件中。

分享

幫助拯救德雷克艦隊伊麗莎白一世畫像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藝術基金和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館已經啟動購買標誌性的伊麗莎白女王一世無敵艦隊畫像的活動才會被公開拍賣。藝術基金(Art Fund)和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館(Royal Museums Greenwich)的年度采購預算分別為100萬英鎊(146.1萬美元)和40萬英鎊(58.4萬美元),但這隻是冰山一角。他們還需要籌集860萬英鎊(1256.4萬美元),才能以1000萬英鎊的要價獲得這幅畫,否則它將被賣給出價最高的人。

這幅油畫創作於1590年左右,是為了紀念英國海軍在1588年擊敗強大的西班牙無敵艦隊而繪製的,現已成為伊麗莎白女王的標誌性形象。它出現在教科書中,並激發了無數電影和電視對童貞女王的描繪。一些學者認為它是英國文藝複興的明確代表。beplay体育是什么公司

伊麗莎白女王站在一個地球儀上,用她優雅的右手覆蓋了北美——當然,西班牙占據了南美洲的大部分。她的肩膀旁邊是一頂王冠,代表著她對一個新的全球帝國的統治,她的衣服、頭發和珠寶都用珍珠裝飾,這是童貞和大海的象征。她的長袍上繡著太陽,象征著力量和啟迪。在她的身後是西班牙無敵艦隊戰敗的兩個場景:左邊前景中的英國船隻駛向更大的西班牙艦隊,在船上西班牙船隻被稱為“新教風”的船隻衝擊到愛爾蘭或蘇格蘭的岩石海岸,上帝自己的呼吸在英格蘭和新教的一邊。

這幅肖像在當時的水平方向上是不同尋常的,並立即受到歡迎,激發了多個版本的靈感。這是這幅肖像畫現存的三個版本之一。其中之一是在國家肖像畫廊.它的兩邊被裝飾成一幅垂直的肖像畫,背景中的英國和西班牙船隻,也就是賦予它意義的部分,被塗成了黑色。文物修複人員在20世紀70年代發現了這層油漆,並將其拆除。另一個版本是沃本修道院謝天謝地,它還完好無損。

這位藝術家不為人知。此前,國家肖像畫廊和沃本修道院的版本被認為是女王的高級畫家喬治·高爾的作品,但國家美術館現在認為這三幅肖像畫是由不同的人繪製的,並將版本的作者改為英國畫派的一位不知名的藝術家。

這幅肖像畫目前仍在私人手中的唯一版本曾經屬於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Sir Francis Drake),而且很可能是由他委托創作的,這使得它成為這三幅畫中最重要的一個版本,因為它與所描繪的事件中的一位英雄有密切的聯係。從那以後,它就一直在他家。它目前位於白金漢郡的Shardeloes,是Tyrwhitt-Drake家族的莊園。這兩幅肖像畫已準備出售,如果此次活動成功,這幅肖像畫將在425年後首次歸屬於公共機構。

格林尼治皇家博物館將是這幅標誌性畫作的完美收藏地,它擁有精美的16和17世紀藏品、海洋環境和世界聞名的保護專業知識。如果我們的活動成功,這幅畫像將懸掛在新裝修的女王府,也就是伊麗莎白一世出生的格林威治宮原址上。目前正在計劃一個全國性的節目,以爭取盡可能多的觀眾。這幅畫的狀況很脆弱,現在將它納入公眾所有將確保它的長期未來、保護和展示。

它迫切需要這種保護專業知識。它對無敵艦隊的勝利的背景場景也在某個地方被覆蓋了,整個作品因為缺失的油漆斑點而泛黃。半個世紀以來,在通風的豪華莊園裏也沒有給它帶來任何好處。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館的設施可以確保適當的氣候控製環境,這是保護油畫和橡木板的理想選擇。

所有的捐款都是一英鎊兌換一英鎊,所以無論你捐出什麼,實際上價值都是兩倍。點擊此處捐贈

youtube = [https://youtu.be/Jk7jkW6WAxo&w=430]

分享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馬克藏了70多年珠寶

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奧斯維辛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發現了一個人的珍藏藏在一個杯子的假底下麵70多年了。這個杯子是博物館收藏的12000多件搪瓷廚具中的一件,這些餐具包括鍋、碗、水壺、杯子,是人們被驅逐出境時隨身攜帶的日常用品,他們絕望地希望能過上某種正常生活。納粹官員鼓勵這種信念。

“德國人不斷對被驅逐出境、準備滅絕的猶太人撒謊。他們被告知在不同地點的重新安置、工作和生活。他們允許受害者攜帶少量行李。通過這種方式,德國人有信心在行李中——包括衣服和生活所需的物品——他們會找到被驅逐家庭最後的貴重物品,”奧斯威辛-比克瑙國家博物館館長Piotr m.a.博士Cywiński說。

“隱藏的有價值的物品——反複提到的賬戶的幸存者,和撕裂的原因,仔細搜索倉庫的衣服和行李箱搶劫物品——所謂的“加拿大”——證明了一方麵的認識受害者的搶劫性質被驅逐出境,但另一方麵它表明猶太家庭不斷有一線希望,這些物品將被要求為他們的存在”強調董事Cywiń滑雪。

這個杯子的主人打敗了這個卑鄙的陰謀,他做了一個假杯子底部,把貴重物品藏在裏麵:一個女人的鑲有寶石的金戒指和一條金項鏈,用帆布卷起來包裹著。兩枚銀幣上都印有騎士頭部的標誌,右邊是數字3,這是1921年到1931年間波蘭常用的象征,代表583金,這意味著含金量為千分之583,也就是14克拉以下的一根頭發。雖然這枚戒指的核心寶石不見了,但一些較小的寶石還留在戒指的底座上。

在對展出的搪瓷廚具進行日常維護時,發現了這個隱藏的寶藏。策展人注意到,曾經看起來像是杯子底部的東西實際上被拉了起來,露出了一個秘密的隔間。在金屬逐漸降解之前,它已經安全地保存了70多年,假底被抬起,並與杯子分離。博物館工作人員用x光掃描了杯子,想看看假底藏了什麼。然後,x射線熒光證實了銅、金和銀的存在。直到那時,管理員才小心翼翼地把底部移開,檢查這些珍貴的物品。

透過鐵鏽你可以辨認出假底上的品牌名稱和顏色。邊緣很粗糙,至少有一部分是由於腐蝕造成的,但我認為杯子的主人從一種廢棄的罐子裏切了一個圓圈,然後很熟練地把它裝進了杯子裏,騙過了納粹,他們帶著一群人來拆別人的東西,尋找貴重物品,從1947年到2016年,奧斯維辛博物館的工作人員。

就像從奧斯維辛找回的成千上萬件物品一樣,沒有任何可識別的標記,可以幫助曆史學家將這些珠寶隱藏在納粹和其他人手中長達70年之久的天才或人歸功於誰。這些杯子和珠寶將被保存在博物館裏,以一種方式反映出絕望但充滿希望的人們是如何巧妙地使用它們的,他們沉默但雄辯地見證了猶太人被驅逐到滅絕集中營的經曆。

分享

數千種曆史悠久的化妝品、衛生用品被數字化

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美國國家曆史博物館的醫學和科學部收藏了9萬件文物,其中有2200多件曆史悠久的化妝品、衛生和個人護理產品。它們中的大多數從未展出過,除了博物館館長,人們甚至不知道它們的存在。多虧了科顏氏的一筆撥款這家成立於1851年的護膚品公司多年來向史密森尼捐贈了100多件自己過去的產品,這些收藏現已數字化

在科顏氏公司的支持下,美國國家曆史博物館計劃通過化妝品和個人護理藏品數字化項目將這些藏品擴展到網絡上。一位博物館專家將在網上對這些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物品進行識別、拍照並提供描述信息。該項目將允許博物館的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產品的收藏在線上,用於世界各地的教育和研究。

這些物品的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包括護膚霜、肥皂、香水、剃須刀和牙粉等各種物品。產品和日期的範圍提供了一個迷人的視角,這些年來,美容標準和個人護理方法發生了多麼巨大的變化。瀏覽這個係列,你可以在藥品和化妝品、毒藥和香水之間遊走,這是危險的。1938年,美國國會通過了《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賦予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對化妝品行業一定程度的監管權,承認了藥品和化妝品之間不可分割的聯係。

由於買來的肥皂和紙盒不夠用,補助金很快就沒有了。這些都是一次性物品,保護人員沒有多少辦法來防止它們剝落成灰。還有不可避免的化學反應,比如牙膏和舊牙膏管之間的化學反應。

如果你在研究某樣東西,對某一種產品有特別的興趣,你可以通過關鍵字。我從尋找砷和鉛這樣的毒物中獲得了樂趣,這些毒物自古以來一直是護膚品的主要成分。我也很開心地挑選了一些更普通的舊時代關鍵詞,比如“tonic”,然後瀏覽了隨後出現的所有騙人的和不可能的說法。如果你隻是想四處看看,點擊頁麵右側列中列出的一個類別。我喜歡點擊每個類別,然後向下滾動到篩選選項,點擊日期,從最老的到最新的瀏覽整個類別。

你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他們製作了用泥炭蘚做的月經墊?顯然,它們最初是在戰爭期間發明的,用於外科手術敷料,後來作為消費品獲得了新生。這讓我想起了美妙的酒桶在歐登塞發現的14世紀的糞便在那裏發現了成群的苔蘚,因為它們被用作衛生紙。該死的好廁紙。

這個收藏充滿了像這樣的很酷的隨機發現。數字化項目將繼續跟上新采購的步伐。

分享

在劍橋學院下發現了巨大的中世紀墓地

2016年5月22日,周日

考古學家在劍橋大學聖約翰學院的古老神學院下挖掘時,發現了英國最大的中世紀墓地之一。2010年至2012年,該學院維多利亞時期的建築在翻修時發現了第一具遺骸。這一發現一直處於保密狀態,直到2015年,劍橋大學宣布考古學家已經出土了400具完整的遺骸,再加上近1000人的碎片。屍體被埋葬在中世紀聖約翰福音醫院的墓地裏,聖約翰醫院與該學院同名。它在13至15世紀期間被使用,是英國發現的最大的中世紀醫院墓地之一。

曆史學家早在20世紀中期就知道聖約翰學院下麵可能有一座墓地,但他們不知道它有這麼大。該醫院於1195年由社區建立,目的是照顧窮人。它在初期是一個小機構,但發展成為一個大機構,不僅關心窮人,還關心其他居民和劍橋大學的學者。雖然醫院得到了教會的支持,但是墓園是一種世俗的機構,其簡單的埋葬方式反映了這種地位。很少有衣服或墓葬物品的證據。已經發現了一些文物,但從它們的位置來看,還不清楚它們是否與屍體一起被埋葬。絕大多數的葬禮都沒有棺材,很多甚至沒有裹屍布,可能是因為醫院裏的大多數病人都很窮。

完整的骨骼被發現整齊地成排埋在地下,但他們隻是最後一群埋在這些地塊裏的人。考古學家在該遺址發現了6個“墓地世代”,這意味著該空間發生了6次徹底的轉變。較舊的遺體會被帶到骸房,或者把骨頭移走,為新屍體騰出空間埋在新空出來的地方。盡管發生了人員流動,考古學家還在墓地裏發現了礫石小徑、一口井和一些開花植物的種子。這表明墓地是由社區管理的,墓地不像一個墓地,更像一個公園,人們可以在那裏表達他們的敬意和哀悼他們的死者。這在醫院的窮人墓地裏是不常見的。

中世紀慈善醫院墓地的另一個不同尋常之處是沒有年輕婦女和嬰兒。在可辨認的遺骸中,有一半是女性,其中大多數年齡在25歲至45歲之間。考慮到當時母親和嬰兒的高死亡率,你應該會看到更多的是前者,至少部分是後者。曆史研究解釋了這種不平衡。1250年,該醫院頒布了一項法令,禁止照顧孕婦。它的焦點是“貧窮的學者和其他不幸的人”,隻要這些不幸的人沒有承載未來的不幸。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為福音聖約翰醫院在黑死病(1348-1350)期間一直在積極使用,但考古學家沒有發現這方麵的證據。沒有任何骨頭上有鼠疫的跡象,也沒有最常用來快速處理傳染性死者的萬人坑。盡管如此,聖約翰的死將有助於學者們研究黑死病對劍橋的影響。該大學的麥克唐納考古研究所剛剛收到120萬英鎊的撥款來研究鼠疫是如何影響這座城市的。

一位發言人說:“這個合作項目由約翰·羅布教授擔任PI,合作者是托馬斯·基維希爾德博士、皮爾斯·米切爾博士和克雷格·塞斯福德先生,研究了流行病等重大健康事件的曆史影響。”

“它將結合多種方法(考古學、曆史學、骨考古學、人類和病原體aDNA的同位素和遺傳學研究)來研究中世紀劍橋人。

它將使用最近從聖約翰醫院挖掘出的城市窮人的大量樣本,輔以其他中世紀社會背景和其他曆史時期的比較樣本。

通過比較1348- 1350年黑死病流行前後的各種社會和生物指標樣本,這項新研究旨在揭示黑死病如何改變了歐洲的人類福祉、活動、流動性健康和遺傳構成。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6年5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