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存檔

曆史學家在eBay上發現罕見的1909年海難明信片

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去年12月19日,當地曆史學家兼佛羅裏達州棕櫚灘縣博因頓海灘曆史學會主席珍妮特·德弗裏斯在eBay上瀏覽時,發現了一個印有沉船照片的古代明信片她很熟悉。這是挪威巴肯丁號的殘骸Coquimbo1909年1月31日,這艘船在博因頓海灘的暗礁上擱淺。明信片已經寄出,郵戳是1909年8月9日博因頓。背麵的信息是:

Boynton Fl. 8/8/09 -親愛的羅傑。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收到你的來信了,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否還活著。自從上次給你寫信以來,我一直在地獄裏轉來轉去,但現在我回家做木匠了。克萊德

DeVries點擊了“現在購買”按鈕,以10美元的價格獲得了這張明信片,考慮到它是該鎮早期曆史的罕見證明,這已經很便宜了。

Coquimbo這艘船是一艘鐵殼帆船,船頭有兩根方形桅杆,船尾有縱帆船桅杆。當時,它正把裝滿鬆木的船體從密西西比州的格爾夫波特(Gulfport)運往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輪船的霧笛驚醒了海濱博因頓酒店的客人,他們急忙趕到水邊看是怎麼回事。的Coquimbo船停在沙洲上,沒有下沉,但船上有15名船員被困,都是斯堪的納維亞人,包括船長I.克勞森。當地人乘小船渡過運河,建造了一座馬褲浮標救出15個人。

船員們住不起酒店,所以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裏,他們用船帆做帳篷,在海灘上露營,等待試圖把船拖走的蒸汽拖船。拖船花了幾天時間試圖移動Coquimbo但它一動也不動。它注定要呆在原地,直到海浪把船體撕裂。

1909年,佛羅裏達南部還是拓荒者的領地,人口稀少,供應有限。博因頓鎮當時隻有11年曆史,人口不到700人。一艘裝滿長葉鬆木的船,橫梁長達30英尺,對定居者來說,這是一座象征意義上的金礦。居民們收集了被衝到海灘上的木頭,堆成一堆,高達50英尺。木材,連同船上的索具、漁具、儲存物和給養將被銷毀拍賣成交(向下滾動查看通知)1909年3月30日,但監督拍賣的美國馬歇爾允許博因頓居民標記他們所做的堆,並在拍賣會上以便宜的價格購買。

現存的照片不多Coquimbo.DeVries在過去的20年裏一直在積極地尋找沉船的照片,這是她發現的第四艘沉船。它也與建築熱潮有關,這是由於采伐Coquimbo它的貨物使其成為更加罕見的曆史瑰寶。來充實明信片背後的故事,德弗瑞試圖找出寄信的“克萊德”.從她對該地區幾十年的曆史研究中,她知道當時博因頓海灘隻有兩隻克萊德。其中一個是幫助建造酒店的木匠,所以她認為他是可能的候選人。然而,約會沒有成功,所以她轉向了第二個克萊德。

米勒以創造博因頓最持久和最輝煌的路邊景點彩虹熱帶花園而聞名。此外,花園大師設計了著名的精致花園艾迪森·米茲納設計的回廊客棧。

米勒於1885年出生在印第安納州洛根斯波特附近,原名克萊德·奧布萊恩·米勒,1909年定居博因頓之前,他曾在賓夕法尼亞鐵路擔任閘工。

根據人口普查記錄、新聞報道和政府文件,米勒似乎確實經常搬家或旅行(正如他1909年明信片中所描述的那樣)。

明信片的收信人是佛羅裏達州傑克遜維爾的羅傑·c·米德爾考夫。目前還沒有關於他的進一步消息。請注意博因頓海灘曆史學會博客了解更多關於克萊德·米勒的信息。

這張明信片將被添加到DeVries多年來一直在編纂的沉船文件中,以便讓該州承認該遺址。還剩下什麼Coquimbo發現於2013年1月自由潛水員史蒂夫·丹尼森

當他看到它時,他的心怦怦直跳:一艘幽靈船的巨大船頭從沙灘上突出來,仿佛從它的水墳墓裏升起。

從表麵看是黑色的船殼,近看是紅褐色的,上麵長滿了海洋生物。他走下去,抓起弓,摸了摸藤壺下麵冰冷的金屬。

然後,他看到了一根金屬桅杆,然後是另一根桅杆,在距離船頭約200英尺的地方,他可以看到船尾和轉向機構。船體仍然埋在沙子下麵。

它被颶風桑迪的風暴潮暴露了。你可以看到沉船的幻燈片在這裏我在下麵嵌入了視頻。這艘船隻出現了短短三個月。當丹尼森4月回來時,它又完全被沙子覆蓋了。

youtube = [http://youtu.be/-7oo3-YpxGk&w=430]

分享

賽倫塞斯特發現“波迪西亞”墓碑

2015年2月27日,星期五

在賽倫塞斯特的前橋車庫遺址的挖掘工作中,從75個墳墓中挖掘出了大量的羅馬喪葬材料,包括陶器、珠寶和一個非常棒的雞肉.現在科茨沃爾德丘陵考古(CA)有另一個罕見的發現:a刻有死者名字的墓碑那可能會蓋住她的墳墓。羅馬墓碑非常罕見——在英國發現的刻有碑文的墓碑不到300塊,賽倫塞斯特發現了10塊——但這一塊保存得非常完好,石頭頂部的山形牆完好無損,碑文仍然清晰完整。

碑文有五行,上麵寫著:“DM BODICACIA CONIUNX VIXIT ANNO S XXVII。”DM是Dis Manibus的縮寫,字麵意思是“獻給死者的靈魂”,是墓碑上常用的獻詞,所以完整的銘文翻譯成“獻給死者的靈魂,Bodicacia,妻子,活了27歲。”它隻填滿了石頭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有水平線,這表明它將在晚些時候被另一個銘文填滿,也許是在丈夫去世的時候,但那從來沒有發生過。墓碑由科茨沃爾德石灰石製成,裝飾精美,雕刻精美。Bodicacia的丈夫一定很富有,才買得起這麼貴的東西。

科茨沃爾德考古團隊自1月份以來一直在挖掘,作為在橋梁車庫遺址上建造聖詹姆斯廣場財富管理結構的前身。他們一共發現了55個墳墓,當他們發現墓碑時,他們幾乎已經完成了挖掘工作。

“我們遇到的問題是如何在不破壞下麵的墳墓的情況下抬起石頭。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頭骨,身體的其他部分隻被一層薄薄的土壤覆蓋著,”[項目經理克裏夫·貝特曼說]。

“我們決定在墳墓旁邊挖一個洞,然後輕輕地把石頭滾到洞裏的托盤上。然後用起重機把它吊起來,運到一個安全的倉庫。”

科茨沃爾德考古學家有一段抬墓碑的短時間視頻在這裏由於BBC拍攝了這一事件並進行了現場直播,它的文章有兩個視頻,一個是抬石頭的視頻,另一個是在石頭被翻過來露出銘文後對CA考古學家尼爾·霍爾布魯克的采訪。

使這一發現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這塊墓碑竟然保存了下來。首先,當它掉到墳墓頂部時,它仍然完好無損。然後它必須生存下來掠奪墳墓的石頭拾荒者以及用作新建築磚石的建築物。考古學家認為,墓碑在安裝後不久就倒下了,然後被泥土覆蓋,所以後來的搶劫者錯過了它。

然後,它必須戰勝現代發展。在橋車庫於20世紀60年代建成之前,考古學家理查德·裏斯(Richard Reece)對該遺址進行了挖掘,他發現了52個墓穴和一塊刻有字的墓碑(沒有與任何人類遺骸相連)。隨後,人們建造了一座建築,並挖出了一個大而深的區域,足以容納兩個巨大的地下燃料箱,因此,2011年考古學家在新建築開工前對該遺址進行調查時,他們並不指望能找到多少完好無損的東西。相反,他們發現了一片廣闊的墓地,裏麵有完好無損的文物和人類遺骸。墓碑和墓碑下脆弱的人類遺骸幾乎被摧毀。

CA首席執行官尼爾·霍爾布魯克(Neil Holbrook)說,令人驚訝的是,墓碑保存了下來,“當他們在20世紀60年代建造車庫時,他們刮過石頭的頂部,在裏麵放了一根橫梁。如果他們再往下走幾英寸,就會把它摔成碎片。”

這塊石頭可以追溯到公元100-200年。它是在成年人的遺骸上發現的,旁邊是三個非常年幼的孩子的遺骸。這很可能是Bodicacia和她的孩子被埋在家族墳墓裏。如果這確實是Bodicacia的墳墓,這將是在英國發現的唯一一個這樣的墳墓。羅馬墓碑並不常與相關遺骸一起被發現;在龐貝這樣保存條件特殊的地方,你才能找到一個刻有名字的遺跡。

專家們將對墓碑和遺骸進行深入研究,這一過程可能需要兩年左右的時間,希望能回答其中一些問題。在那之後,這塊石頭將在博物館裏有一個永久的家。的Corinium博物館幸運地獲得了在橋車庫挖掘出土的其他寶藏-小公雞在那裏展出現在——所以他們希望能得到Bodicacia的墓碑。

分享

世界上唯一在西伯利亞發現的小毛犀

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兩個獵人發現了保存異常完好的幼長毛犀牛遺骸位於西伯利亞薩哈共和國的阿比斯基地區。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是史前骨骼和化石的豐富來源,但在極少數情況下,人們發現深度凍土層能將更新世動物的屍體保存得如此完好,甚至軟組織都能存活下來。雖然以前發現過野牛和猛獁象(雌性猛獁象兩隻猛獁象寶寶少年猛獁象),這是第二次發現冰凍的長毛犀牛,而不是木乃伊或骨骼,這是第一次發現除了偶爾的骨頭之外的任何狀況的長毛犀牛幼崽。

去年夏天,當獵人亞曆山大·“薩莎”·班德羅夫和西蒙·伊萬諾夫(《西伯利亞時報》在翻譯伊萬諾夫的名字時犯了一個相當不幸的錯誤)在一條流入塞米拉亞克河的小溪上航行時,他們第一次發現了這隻小家夥。他們看見右岸的一個山穀頂上垂著一些頭發。起初,他們以為這是馴鹿的遺骸,但他們無法證實或否認,因為屍體離他們很遠。當他們9月回到現場時,冰已經融化,含有遺骸的凍土部分已經融化,足以斷裂並落在河岸上。雖然露出冰層的一部分屍體已經被野生動物吃掉了(有明顯的齒印),但頭部完好無損,它的兩隻角立即表明它是一頭犀牛。

班德羅夫和伊萬諾夫找到了這頭犀牛,並把它帶回了他們的村莊,在那裏他們把它放在冰川裏保持冰凍。他們知道科學家們想要研究這一非凡的發現,於是聯係了國家科學院猛獁象動物部的負責人阿爾伯特·普羅托波夫雅庫特薩哈共和國科學院.由於在西伯利亞的冬天長途運輸任何東西都具有挑戰性,他們花了近六個月的時間才把屍體運到1800英裏外的雅庫特。

2月25日,科學院舉行了新聞發布會,宣布了這一發現,它抵達雅庫特,並以發現它的獵人之一的名字命名:薩沙。普羅托波波夫強調,他們有一個研究幼毛犀的獨特機會。在此之前,他們甚至沒有機會檢查一頭小毛犀的一顆牙齒,更不用說完整的頭骨和頭部以及幸存的耳朵、眼睛、鼻孔和嘴巴了。還有大量幸存的羊毛和兩條完整的蹄腿。(中間的部分被吃掉了。)

雖然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得到約會結果,但薩沙至少有一萬年了,因為那是長毛犀牛滅絕的時候。科學家們估計,這頭小象在死亡時大約18個月大,可能是由於掉進了一個坑裏。

普羅托波波夫解釋說:“即使是找到一頭小犀牛的頭骨,也確實非常幸運。可能的解釋是犀牛繁殖非常緩慢。母親們很好地保護了小犀牛,所以成功攻擊它們的案例非常罕見,死亡率也非常低。對長毛犀牛的研究比猛獁象少。我們希望犀牛薩沙能給我們很多問題的答案,比如它們是如何生長發育的,它們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中,以及哪種現代動物與它們最接近。”

研究小組將首先從屍體中提取DNA。因為獵人們非常認真地將薩莎冷凍起來,科學家們能夠提取出可測試DNA的幾率比平時更高。他們希望能在幾周內報告第一次測試結果。

分享

赫裏福德大教堂發現疑似比武死者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2009年,赫裏福德大教堂開始了大教堂大麵積修複關閉.作為項目的一部分,包括墓地在內的大教堂周圍區域被挖掘出來。2009年9月至2011年5月期間,人們出土了700多具骨骼,這些骨骼可以追溯到19世紀的諾曼征服時期,它們為近1000年來各行各業的人們的生死提供了寶貴的信息。

其中一具骷髏可能是一個獨特的發現:一具傷痕累累的男子遺骸,強烈表明他在比武中受了致命傷。如果事實確實如此,這具骨架將是我們所知在英國出土的第一具此類骨架。他被發現埋在教堂墓地,離大教堂的東端很近,由於靠近高高的聖壇,這裏是最佳的精神場所。

這具骨架是一名體格健壯的成年男子,身高5英尺10英寸,在他那個時代的男性中,他的身高排名前5%。他在12世紀末13世紀初去世時至少45歲。對他牙齒的穩定同位素分析發現他在諾曼底長大。他被埋在一個部分用石頭砌成的墳墓裏,這是一種半石葬。

他的病史都寫在骨頭上了。他右肩胛骨嚴重骨折,死時已完全愈合,左腿下段嚴重骨折,也已愈合。這是一種扭轉性骨折,可能是騎馬時身體右側受到打擊的結果(也許是肩膀受到了撞擊?)這種扭曲可能發生在,作為對那一擊的反應,身體劇烈地旋轉,而左腳仍然卡在馬鐙裏。

從如此嚴重的挫折中恢複無疑需要很長時間。這表明他在死前參加了多年的比武比賽。骨科醫生沒有發現致命的打擊,但有一些受傷可能與致命的打擊有關。他在兩次不同的情況下至少有九根肋骨骨折。第二次是糟糕的一次,因為肋骨骨折隻顯示出幾個星期的愈合跡象。肋骨上的一擊本身並不致命,但隨之而來的是不久之後奪去了他生命的受傷。

你會問,為什麼這些傷口不是在實戰中造成的呢?好問題。可能是,但骨頭上沒有刀傷或箭傷。目前沒有任何尖銳的創傷,當然他可能被刺傷,被刺穿,被擊中軟組織無數次而骨頭上沒有這些痕跡。

[海德蘭考古的區域經理]安迪·鮑徹說:“顯然,我們永遠無法確定人們是如何受傷的,但在這種情況下,有相當多的證據表明這名男子參與了某種形式的暴力活動,他受傷的位置與參加模擬戰鬥的情況非常吻合。”事實上,他在45歲之後還在這樣做,這表明他一定非常堅強。”

如果他確實死於比武比賽,嚴格來說他是不允許在教堂下葬的。騎術比武和它的參與者都受到了嚴厲的譴責拉特蘭第二議會1139股。

此外,我們完全禁止那些可惡的比武和比武,在這些比武和比武中,騎士們經協議聚在一起,輕率地炫耀他們的體力和膽量,這往往會導致人員死亡和靈魂危險。若他們中有人在這些場合死了,雖然他要求贖罪和聖餐,不可拒絕,但要剝奪他的教會葬禮。

也許就葬在教堂的實體結構之外是用來確保赫裏福德騎士在高祭壇附近得到一個適當的基督教葬禮的漏洞,這適合一個有地位的人,盡管他死於可惡的比武。無論如何,事後請求原諒總比事前請求允許容易,所以教會的禁令在實踐中收效甚微。

諾曼人在征服後將錦標賽作為真正的戰爭遊戲引入英國。在11世紀下半葉,重騎兵開始使用長槍進行隊形衝鋒,這種隊形衝鋒需要大量練習才能在戰鬥中發揮作用。這些早期的比武是模擬戰鬥,不是一個騎兵對另一個艾芬豪式的戰鬥,在廣闊的戰場上進行,數十人,有時數百人手持武器。他們是危險的,有時是致命的,對騎士造成的傷害比實際戰場上的戰鬥還要多。

然而,他們可以贏得獎品——贖金、武器、盔甲和馬匹——而且總是有源源不斷的貴族子弟,他們擅長打仗,但沒有繼承的希望,願意通過戰鬥來獲得財富和地位。獅心王理查在1194年8月22日發布了一份章程,試圖規範比武,隻授權在五個地點舉行比武,並要求參賽者根據他們的頭銜支付高額費用(伯爵需要支付20馬克白銀,男爵需要支付10馬克,有地騎士需要支付4馬克,無地騎士需要支付2馬克),然後才能獲得參加比武的許可證。這在幾個方麵都達到了國王的目的。它給騎士帶來了利益,讓他們留在國內,可以保衛王國,同時又能避免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比武中互相傷害。它還使大量重騎兵的集結受到君主的批準,這一機製在理查死後變得更加重要,隨後國王和貴族之間的衝突導致了著名的《大憲章》。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它讓國王的口袋裏有了一大筆錢。

憲章並不能滿足人們對錦標賽的渴望,因為錦標賽仍然在王權的規則之外舉行。1227年,赫裏福德以南35英裏處威爾士邊境的切普斯托城堡舉行了一場著名的比武。這座城堡(諾曼人稱之為斯特裏吉爾城堡)曾是威廉·馬歇爾(William Marshal)的家,1219年威廉去世後,坎特伯雷大主教斯蒂芬·蘭頓(Stephen Langton)在他的悼詞中稱他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騎士”。他的兒子,也叫威廉,繼承了他父親的彭布羅克伯爵和英格蘭元帥,直到亨利三世。是小威廉在未經國王許可的情況下主持了1227年的比武大會。包括赫裏福德伯爵在內的八位伯爵的騎士參加了比武,其中至少有一位,雷蒙德·德·伯格,他是休伯特·德·伯格的親戚,休伯特·德·伯格是亨利在位期間的攝政王,那年國王剛剛封他為第一任肯特伯爵,被處以重罰感謝他的參與。因此,國王甚至從非法的比武中獲利。

考慮到它靠近赫裏福德,以及大教堂騎士的日期範圍,可以想象他可能參加過那場比賽。就這一點而言,它甚至可能是殺死他的那個人。我懷疑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

分享

在水彩畫的背麵發現了兩幅未知的Cézanne草圖

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未完成的草圖在保羅的水彩畫背麵發現Cézanne被費城巴恩斯基金會收藏這兩幅水彩畫之前曾在收藏畫廊的20號展廳展出,之前已經從畫框裏取出來了,但背後藏在牛皮紙後麵。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那張牛皮紙做的襯底,促使人們發現了隱藏了一個世紀左右的東西。

牛皮紙是高酸性的。隨著時間的推移,酸會從背紙遷移到原始的紙張介質中,使其變暗並變脆。巴恩斯基金會知道五幅Cézanne水彩風景畫需要移除牛皮紙襯底,2014年1月,這五幅畫作為22幅作品的一部分被送到了美國藝術博物館藝術和曆史文物保護中心(CCAHA)也在費城接受治療。


照片©2015巴恩斯基金會。

CCAHA紙張保管員Gwenanne Edwards煞費苦心地將這幅1885-1886年的水彩畫的背麵去掉Chaîne de l 'Etoile山脈與一個microspatula當她看到藍色、綠色的漩渦和一些鉛筆線。一旦背景完全被移除,一幅未完成的用鉛筆畫的樹木草圖就出現了,然後用水彩強調。很難確定這幅畫的主題是什麼,因為草圖很不完整,可能是一條蜿蜒穿過樹木的小路,中間有一個方形的井。右下角有一個鉛筆筆記,一個“X”和一個單詞“非”,後麵似乎有一個問號。這不是藝術家的作品;這可能是一個經銷商關於它是否可銷售的標記。

在第二幅水彩畫的背後,在美國,文物保護人員發現了一幅更詳細的石墨素描,畫的是一座莊園和農舍,背景是一座山。丹尼斯·庫塔尼是Société保羅·塞尚在普羅旺斯,研究了這幅畫確定位置就像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省艾克斯市的伊圖萊山的匹隆·杜·羅伊峰一樣,在第一張水彩畫中被描繪出來。這是Cézanne最喜歡的地點之一,他畫了很多次。


照片©2015巴恩斯基金會。

對於Cézanne來說,在他的速寫本的紙的兩麵和像這樣的更大的單獨的紙上工作是很常見的,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創作了數千幅畫,其中一些是為油畫做準備的,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是一個實驗線條和顏色的地方。巴恩斯基金會保護部高級主管兼首席繪畫保管員芭芭拉·巴克利(Barbara Buckley)說:“這些素描為了解塞尚的藝術過程提供了一扇窗口,這真的是無價的。”

這五幅棕色紙底水彩畫於1921年被百萬富翁化學家和古怪的藝術收藏家阿爾伯特·巴恩斯收購。賣家是裏奧·斯坦作者格特魯德·斯坦在1904年到1914年間,他和妹妹一起建造了一座房子現代主義作品的傑出收藏在巴黎弗勒呂斯街27號的合租公寓裏。裏奧·斯坦(Leo Stein)是Cézanne的特別愛好者,以至於當他們在1914年解散家庭並分開收藏時,裏奧把畢加索的所有作品和馬蒂斯的大部分作品都讓給了格特魯德,但堅持保留Cézanne的10英寸4 3⁄4的小油畫五個蘋果(現為尤金·v·肖夫婦收藏)。

裏奧·斯坦和阿爾伯特·巴恩斯在拍賣時已經是多年的朋友,他們對藝術的共同熱愛把他們聯係在一起。當經濟困難迫使斯坦因出售他的一些藏品時,他請巴恩斯安排在美國出售一些作品。巴恩斯寫信給斯坦因說,他一直無法為這五幅水彩風景畫找到買家,因為他聯係過的人“似乎都認為它們足夠重要,不想擁有它們”。我們不能確定這是事實,還是巴恩斯為了討價還價而隱瞞真相,但最終的結果是巴恩斯以每隻100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這五隻股票。

信件中沒有證據表明斯坦因或巴恩斯知道其中兩個人的背後有素描。考慮到其中一幅素描上可能有經銷商鉛筆的標記,很可能在斯坦因買下它們之前,水彩畫的背麵已經被紙覆蓋了。

從4月10日到5月18日,這些新發現的草圖將在巴恩斯基金會二樓的教室裏以雙麵畫框的形式展出,之後它們將恢複到以前在20號房間的單麵展示。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看到任何不在指定地點的巴恩斯藏品。巴恩斯在基金會的章程中對藝術的管理留下了非常嚴格,非常具體的指示。其中一個規則是所有的作品都必須在正確的位置展示巴恩斯選擇將它們陳列出來,從未移動,從未移走,從未出售,從未出借。即使是為了保護而拆除作品也需要賓夕法尼亞州總檢察長的許可。巴恩斯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安排他的藝術,他覺得這種安排最符合他的杜威式教育原則。基金會是為藝術學生而設的教育機構,而不是為公眾而設的博物館。

自那以後,這些規定受到了基金會董事會的挑戰,尤其是在他打破了阿爾伯特·巴恩斯的遺囑,並轉移了全部藏品從巴恩斯在費城外5英裏的梅裏恩的家,到費城地鐵本傑明·富蘭克林公園大道上的一個新的更大的設施。這部優秀但令人痛苦的2009年紀錄片《偷竊的藝術(可在Netflix的流媒體亞馬遜即時租)掩蓋了所涉及的惡作劇。你可以閱讀巴恩斯基金會對這部紀錄片的反駁在這裏

分享

CT掃描發現佛像內有木乃伊

2015年2月23日,星期一

11或12世紀的冥想佛像,裏麵有一個姿勢完美的木乃伊接受了CT掃描去年9月在荷蘭中部阿默斯福特的米德爾醫療中心進行了實驗。

這座雕像是作為木乃伊展覽在荷蘭東北部阿森的德倫特博物館。這是該聖物盒第一次被允許離開中國,也是唯一一具中國佛教木乃伊被送往西方進行科學研究。

展覽從5月持續到8月,之後佛像被帶到醫療中心,由佛教藝術專家埃裏克·布魯金(Erik Brujin)進行CT掃描。在布魯金的仔細監督下,放射科醫生本·赫格爾曼(Ben Heggelman)用CT掃描儀對雕像進行了背部掃描,並采集了骨組織樣本進行DNA分析。胃腸和肝髒疾病專家雷納德·維爾梅吉登(Raynald Vermeijden)使用內窺鏡從木乃伊的胸腔和腹腔中提取了一種性質不明的物質。

一些新聞報道錯誤地將木乃伊描述為一個令人震驚的發現,但人們知道它一直都在雕像內。我不想這麼說,但這就是為什麼它會被送到德倫特博物館作為木乃伊展覽。研究小組確實有一個令人驚訝的發現:器官曾經居住的腔內塞滿了寫有古代漢字的紙片。

這具木乃伊被認為是中國禪修派或禪宗(在日本被稱為禪宗)的劉泉大師。他死於公元1100年左右,這是雕像日期的來源。德倫特博物館將這尊雕像作為一個自我幹屍化的例子來展出,這是一個折磨人、折磨人、長達數年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佛教僧侶逐漸挨餓、脫水、中毒,以期獲得啟迪,留下一具不腐的屍體。它需要一個幾乎不可思議的自我犧牲程度.在最初的1000天裏,他們隻吃從寺廟周圍采集的堅果和種子。在接下來的1000天裏,他們的飲食被削減到隻有少量的鬆樹樹皮和樹根,直到最後他們開始喝一種由漆樹汁製成的茶。漆就是用這種汁液做的;它對人體有毒。茶會導致體液的釋放,使身體對昆蟲和微生物失去胃口,否則它們會在屍體上大吃一頓。

在沒有脂肪和體液的情況下,他的身體組織中沒有毒素,他會被關在一個房間裏,這個房間隻給他足夠的空間,讓他像蓮花一樣坐著。一根管子讓空氣進入狹窄的空間,和尚會搖鈴讓人們知道他還活著。當鍾不再響時,管子被移走,這個空間又被密封了三年。當1000天結束時,墓穴將被打開,看看屍體是否已經製成木乃伊。如果不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它被埋葬在對做出嚐試的牧師令人難以置信的堅韌和奉獻的應有的尊重中。如果是的話,死者將不再被視為死亡,而是處於永恒的冥想狀態,脫離了輪回。他被升為佛陀,他的木乃伊穿上衣服,裝飾好,放在祭壇上。

如上所述的做法是由日本高野山的Kuukai編纂的,他是佛教真言派的創始人。他被認為是在中國唐地區學習深奧的佛教實踐時學會的。大多數自我木乃伊化的例子都在日本山形縣被發現,但也有實例在中國還有印度。問題是,在這個過程中不需要切除器官。如果佛像中的木乃伊確實是自我幹屍,那麼他的器官一定是在死後被摘除的,我不明白這是如何在三年後完成的。佛像木乃伊的製作過程則不同。

我希望掃描和測試能得到一些關於他是如何死亡和木乃伊化的答案。這項研究的結果將在未來某一天以專著的形式發表。展覽正在展出中匈牙利自然曆史博物館它將一直保留到5月。之後,它將前往盧森堡、德國、瑞士、奧地利和瑞典,並於2018年在威爾士結束。

分享

在波蘭發現了1500年前定居地的物品

2015年2月22日,星期天

考古學家在波蘭東北部的Skomack Wielki村附近進行挖掘出土了大量青銅器、鐵器和陶器在這個地區,這一時期的文物非常罕見,大多數已經發現的文物都是在墓地裏發現的。

其中最有價值的發現是由青銅製成的裝飾品、胸針和搭扣,以及洗漱用品(鉗子)和刀具。在一個地方,考古學家發現了一組保存完整的陶瓷容器。它們在大小、表麵處理(有些經過精心打磨,有些粗糙)、塑料條形式的裝飾、用手指或雕刻製成的裝飾品等方麵各不相同。“整個礦床給人的印象是一組特別挑選的,盡管在這個研究階段,很難說出選擇的目的和放置血管的坑是什麼”-[安娜]博士評論道Bitner-Wróblewska。

盡管該地區在古代晚期和中世紀早期的人口通常與蘇多維亞/約丁根部落有關,但考古學家認為,這個定居點的社區是一個名為Galindians的西波羅的海部落,他們早在公元2世紀就與他們北部、南部、西部和東部的民族建立了聯係,當時希臘-埃及天文學家、數學家、詩人和地理學家Claudius Ptolemy在他的著作中提到了他們Geographia.在帝國晚期的動蕩之後,古老部落的範圍被縮小到一個核心。到6 /7世紀,托勒密的加林迪亞人作為古普魯士的加林迪斯氏族幸存下來。因此,這些文物來自該地區曆史上一個重要的過渡時期。

陶製器皿,仍然裝滿了土,已被移到國家考古博物館在華沙,裏麵的東西將在實驗室條件下進行檢查。該博物館是波蘭-挪威現代考古保護計劃“雅特文考古”的合作夥伴,該計劃旨在探索波羅的海部落(標題中的雅特文)在中世紀早期波蘭warmikovsky - mazurskie地區的shzurpizyy和Skomack Wielki中心的多時期定居點。這是波蘭第一個優先考慮非侵入性調查方法的考古倡議,如航空勘探和地球物理調查,以定位和識別考古遺跡,並確定它們保存得有多好。

該項目始於去年,先是對遺址進行無創分析,然後進行有針對性的挖掘。該計劃將持續到2016年。最終的目標,除了更多地了解古代和中世紀早期亞特瓦鮮為人知的聚落結構之外,是開發一種可用的遺產保護模式,結合考古學,使當地社區更全麵地了解他們豐富的曆史,並以保護為基礎的文化旅遊方法。

分享

荷蘭流氓騷亂,破壞Barcaccia噴泉

2015年2月21日,星期六

鹿特丹足球隊費耶諾德隊的球迷周四在羅馬曆史悠久的中心舉行騷亂,投擲瓶子和照明彈造成了巴卡西亞噴泉的嚴重破壞在西班牙廣場。這座噴泉由著名建築師和雕塑家吉安·洛倫佐·貝爾尼尼的父親彼得羅·貝爾尼尼於1627年至1629年建造九月才重新開放經過了長達10個月的修複。現在,石灰華大理石上有110多個凹槽、劃痕和碎屑,中央盆地邊緣還有幾大塊脫落。

周五早上,公共工程人員在碎玻璃、瓶子和各種垃圾中尋找他們能在水中找到的所有碎片。城市修複人員評估了損壞情況,情況看起來不妙。有8 × 3.5厘米(3 × 1.4英寸)大的碎片。即使較大的碎片可以幹淨地重新連接——對於多孔的石灰華來說,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碎片和劃痕可能會保留下來。專家安娜·瑪麗亞·塞裏奧尼表示,對噴泉的破壞是永久性的。

除了通常的大量酒精和愚蠢的體育比賽之外,還不清楚是什麼讓這些野蠻人這麼做的。他們在廣場上橫衝直撞美麗而曆史悠久的鮮花廣場抗議者向防暴警察投擲瓶子,廣場上到處都是垃圾。在暴亂者和警察的兩天衝突中,10名警察和3名荷蘭球迷受傷。共有28人被拘捕,其中19人已被定罪,被判入獄六個月或罰款五萬元。

這一切都發生了之前費耶諾德和羅馬之間的歐聯杯比賽將在周四下午進行。為了比賽,額外的警察被派往奧林匹克體育場,預計雙方球迷之間可能會爆發暴力衝突,但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兩隊打成1比1平,費耶諾德繼續晉級,6000名荷蘭球迷順利登上飛機回家。

羅馬市長Ignazio Marino怒不可遏。他說,雖然有幾家銀行和組織與他聯係,為修複提供資金支持,但他認為荷蘭或費耶諾德俱樂部應該根據“誰打碎誰買”的原則賠償損失。荷蘭大使館的公開聲明(你可以在他們的Facebook主頁)專注於將有關人士繩之以法。“足球必須是一場沒有暴力空間的派對。意大利當局可以指望荷蘭的全麵合作和承諾,以確保有罪的人受到懲罰。”他們還表示,荷蘭已經展開調查,以確定肇事者。

不過,他們並沒有排除為此買單的可能性。在與荷蘭大使Michiel Den Hond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後,市長告訴媒體,“他們覺得不應該為修複貝爾尼尼噴泉的經濟支出負責”,大使發言人Aart Heering說,市長的評論為時過早,在表示荷蘭不想為損失買單之前,首先必須量化損失,並確定肇事者。

費耶諾德俱樂部總經理Eric Gudde描述了騷亂“完全應受譴責的行為……讓每一個正常思維的荷蘭人都感到恐懼。”在俱樂部的反應中有一點“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的謬誤。暴亂者則不然真正的你看,粉絲,不過是些不喜歡真正的球迷們去羅馬的目的是“不守規矩”。

暴亂者和警察周四在西班牙廣場發生衝突的視頻:

分享

俄亥俄博物館將公元16世紀的星盤歸還德國

2015年2月20日,星期五

德國給予,德國拿走。上個月托萊多藝術博物館(TMA)宣布收購拿破侖兄弟精美的螺旋形吊燈來自漢堡的一個藝術品經銷商。兩天前博物館宣布了自願歸還一件精美的16世紀天文儀器哥達博物館在被出示證據證明該文物是二戰後從博物館被盜後,該博物館在德國展出。

該儀器是一種多用途設備,被稱為星象綱要,由奧格斯堡工匠克裏斯托弗·希斯勒於1567年製作。
Schissler被認為是奧格斯堡最偉大的樂器製造商,他用珍貴的材料為薩克森選帝侯奧古斯特一世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魯道夫二世等人製作了最高質量的樂器。目前已知的由克裏斯托弗·希斯勒製作的樂器隻有大約100件保存了下來。這個特別的是為Kunstkammer魯道夫在布拉格的宮廷魯道夫對機械設備非常著迷,他讓席斯勒和其他頂級儀器製造商接觸宮廷天文學家,讓他們了解最新的研究成果。他在經濟上支持他們,並鼓勵他們開發新的設計和機製。

這台設備是一件非常炫耀的物品,用來展示其主人的財富和科學知識。它由鍍金青銅和琺琅製成,是一個星盤,但它也有各種其他功能。外蓋是一個日晷,內蓋是一幅世界地圖,上麵可以掛一個鉛錘來計算傾斜角度。內部隔間包括一個風玫瑰,一個指南針,一個月曆(一種根據月亮計算時間的裝置),一個萬年曆和一個顯示哪些星座支配哪些日子的黃道帶。沿著它的八角形邊緣刻有“CHRISTOPHORUS SCHISSLER FACIEBAT AUGUSTAE VINDELICORUM - ANNO DOMINI 1567”(Christopher SCHISSLER製作,奧格斯堡- ANNO DOMINI 1567)。

圖片由托萊多藝術博物館提供。

《希斯勒綱要》一直保存在布拉格城堡,直到1620年,巴伐利亞選帝侯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白山戰役(三十年戰爭的早期衝突之一)中戰勝波西米亞國王腓特烈一世後,被他們的軍隊搶走。它被帶到慕尼黑。12年後,慕尼黑再次遭到掠奪,這次是瑞典國王古斯塔夫斯·阿道弗斯(Gustavus Adolphus)入侵巴伐利亞,並於1632年5月占領了慕尼黑。Gustavus Adolphus在那年晚些時候戰死,1639年他的盟友Bernhard of Saxon-Weimar去世後,巴伐利亞的戰利品被幸存者瓜分。《Schissler綱要》被Bernhard的兄弟Ernest I,薩克斯-哥達公爵,收藏在哥達。

19世紀的庫存記錄顯示,這把樂器在弗裏登斯坦城堡哥達公爵的收藏中保存了300年。當宮殿被改建為博物館時,這本綱要與希斯勒設計的更大的星盤一起展出。大部分藏品在二戰期間被轉移,並在戰爭結束後歸還。圖林根在戰爭結束後被美國軍隊占領了幾個月,然後蘇聯接管了。他們把哥達博物館的許多珍寶帶到蘇聯,直到1949年德意誌民主共和國(東德)成立後才歸還。我們知道,《希斯勒綱要》並不在蘇聯歸還博物館的藝術品和手工藝品之列。

因此,在戰爭和寒冷的混亂中,這把樂器輾轉到了紐約的藝術品交易商手中,然後又輾轉到了俄亥俄州的托萊多。托萊多藝術博物館直到2013年5月,哥達博物館館長馬丁·埃伯利(Martin Eberle)博士給他們寫了一封關於星盤的信,才知道它的起伏不定的過去。他提供了大量的文獻和照片證據,證明托萊多的《席斯勒綱要》和哥達博物館的《席斯勒綱要》是同一件作品。在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審查文件後,TMA主任布萊恩·肯尼迪博士給埃伯利博士回信,承認他們的星盤似乎就是從德國博物館被盜的那個。

在那之後,兩家機構進行了一年的談判,計劃歸還這件物品,並將哥達收藏的文物借給托萊多藝術博物館作為交換。他們還沒有決定借出哪些部件,但他們會在適當的時候解決這個問題。與此同時,遣返即將到來,暫定在今年3月或4月。

TMA還了這篇文章,向它致敬。沒有法律要求他們這樣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於禁止和防止非法進口、出口和轉讓文化財產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不適用,關於納粹掠奪物的議定書也不適用。這完全是他們做出的道德選擇,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正確的事情。

與之前的案件不同,這一案件不涉及政府官僚機構,也不涉及等待審判的潛在小偷或經銷商引發的複雜問題。正如肯尼迪所說,這隻是兩個博物館之間達成的一項協議,目的是將一件具有曆史價值的文物歸還給它的合法主人。

“我們已經意識到,博物館的經營方式發生了文化上的轉變,”肯尼迪說。“現在,在博物館如何獲取藏品和透明度方麵,審查要嚴格得多。”

他說,在過去10年裏,TMA已將更加認真地調查每件藏品的所有權曆史作為博物館政策。

“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科學設備,”肯尼迪說。“看到它消失很難過,但它不是我們的。”

分享

《卡利克斯提諾抄本》盜竊犯被判10年

2015年2月19日,星期四

周三,拉省法院Coruña定罪前電工José曼紐爾Fernández Castiñeiras偷了《卡利克斯提諾抄本這是一份珍貴的12世紀手稿,包含了朝聖者前往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聖詹姆斯神龕的第一本旅行指南。由於盜竊抄本,持續盜竊現金和其他物品以及洗錢,Castiñeiras被判處10年監禁(抄本罪3年,盜竊罪5年,洗錢罪2年)和26.8萬歐元(30.4萬美元)的罰款。他的妻子雷麥黛絲·涅托因洗錢被判6個月監禁,並被罰款26.8萬歐元,因為她必須知道丈夫的財富是非法得來的。他的兒子赫蘇斯Fernández涅托被無罪釋放,因為法院認為他是他父親利用的替罪羊,他的父親以兒子的名義購買了兩套公寓,用來洗錢。

法院的結論是,這名電工拿走了院長辦公室和管理人員辦公室的鑰匙,並利用它們進入了大教堂的保險箱,裏麵定期存放大量現金,這些現金來自大教堂博物館和屋頂的門票銷售、教堂財產的租金以及信徒的捐款。Castiñeiras從59個國家盜取的現金總額為240萬歐元(273.5萬美元)。

辯護律師卡門·文托索(Carmen Ventoso)以“整個法庭秩序混亂”為辯護,稱審判是“程序上的關塔那摩”,被告的權利甚至在審判之前就被踐踏了。她聲稱警方在逮捕前一個月就破門入室並安裝了監控設備,警方的官方搜查超出了搜查令的範圍,在2011年7月4日上午12點Castiñeiras承認他偷了法典的第一次采訪中,充斥著錯誤,並被審訊者的強硬策略(“暗含性的”,““爭辯”和“重複”的提問,幾乎是脅迫),大教堂的監控錄像顯示被告將成堆的現金塞進他的口袋,事後被修改,以指控她的客戶。她想要撤銷搜查,並因此收集所有證據。

不出所料,法庭並沒有被這一論點所說服,也沒有被Ventoso對法官José Antonio Vázquez Taín的反複譴責所說服,根據她的說法,Antonio是“不應該做的事情”的一個典型例子。法官也不相信她的下一個辯護——Castiñeiras有強迫症,是個囤積狂——因為他在把自己的不義之財投資於房地產時,以某種方式成功克服了這種強迫症。

上個月在法庭上,他第一次公開談論盜竊案,Castiñeiras承認他“可能”在2004年中風之前從大教堂的保險箱裏偷走了所有的現金(不同的新聞報道稱金額在170萬到240萬歐元之間),但中風後他就不記賬戶了,也不記得自己是否繼續偷了。當裁判官問他是否從教堂偷了其他藝術品或貴重物品時(在他的家中還發現了一些古董),被告回答說他每天早上6點起床,為大教堂努力工作。因為顯然早起和工作讓你有資格把數百萬美元的現金、藝術品、教會文件和其他任何東西塞進你的口袋,這似乎是一種暗示。

這符合不滿員工的犯罪理論。2011年,他被解雇,官方原因是公司重組,但可能是因為他涉嫌盜竊。然而,那不可能是他出軌的原因。他可能是在2011年7月出於憤怒偷了《卡利克斯提諾抄本》,但在那之前的大約十年裏,他一直在定期帶著大量現金逃走。他在供詞中說,他是在反對沒有給他提供長期工作的機構,但他也陰暗地暗示,在他多年的工作中,他可憐的、受了創傷的眼睛目睹了一些大教堂工作人員的缺乏貧窮和貞潔,這促使他進行了十年的盜竊。缺少貞操是同性戀,喘氣,缺少貧窮是工作人員從奉獻袋裏拿出錢,自己去拿最好的銀器、火腿和美酒。

法典現在回到了大教堂。它於2012年7月8日被歸還,四天前,它在Castiñeiras的車庫的一些報紙下麵的垃圾袋裏被發現。當天,它在教堂大樓裏公開展出,之後它被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而大教堂正在研究改善其明顯存在缺陷的安全係統。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5年2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