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存檔

尼泊爾發現最早的佛教聖地?

2013年11月30日,星期六

考古學家在尼泊爾藍毗尼的瑪雅德維神廟挖掘出了這是一處開放空間周圍的木結構遺跡,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紀這將使它成為已知最早的佛教聖地。

傳說藍毗尼是喬達摩悉多出生的地方。瑪雅黛玉寺是當今佛教徒的四大朝聖地之一(其他三個分別是佛陀在《巴尼毗納經》(Parinibbana Sutta)中提到的佛陀開悟、第一次演講和死亡的地方),至少從公元前3世紀開始,朝聖者就把這座寺廟作為佛陀的出生地來參觀。1996年發現的一塊大石頭是在公元前3世紀安裝的,以標記準確的地點。

佛教傳統記載,佛陀的母親瑪婭·德維女王(Maya Devi)抓住蘭毗尼花園(Lumbini Garden)的一根樹枝生下了他,蘭毗尼花園位於她丈夫和父母王國之間。科寧厄姆和他的同事們假設,最古老的木質神殿中心的開放空間可能容納了一棵樹。後來在木寺廟之上建造的磚寺廟也被安排在沒有屋頂的中央空間周圍。

為了確定木材神殿和之前未知的早期磚結構的年代,使用放射性碳和光刺激發光技術組合測試了木炭碎片和沙粒。地質考古研究已經證實,在寺廟的中心虛空中存在著古老的樹根。

關於佛陀的出生時間存在爭議——曆史學家的理論是在公元前623年到公元前340年之間的任何地方——到目前為止,最早的佛教寺廟考古證據可以追溯到印度阿育王統治時期(公元前269年至公元前232年在位),他皈依了佛教,在他的帝國各地建造了佛塔、寺廟和神社。其中之一是藍毗尼的一座磚砌橫牆寺廟,事實上,考古團隊在其遺址下挖掘,找到了早期的神社。

這是阿育王立的一根雕刻柱子,在藍毗尼消失在叢林中幾個世紀後,它被用來識別它。1896年,德國考古學家阿洛伊斯·安東·福雷爾博士(後來被披露他是一個多產的佛教文物偽造者)發現了一根22英尺高的柱子,上麵刻著“眾神之愛的國王皮雅達西(又名阿育王)加冕20年後,他訪問了這個地方,並在這裏膜拜,因為釋迦人的聖人佛陀出生在這裏。”他有一個石像和一根柱子,因為上帝出生在這裏,蘭毗尼村免稅,隻需要支付八分之一的農產品。”

另一個銘文發現在柱子更高的地方,在14世紀初國王裏普·馬拉(Ripu Malla)打造阿育王後的幾個世紀裏,朝聖者們在那裏留下了他們的印記。在15世紀的某個時候,由於未知的原因,這座寺廟停止了吸引朝聖者,建築坍塌了。19世紀後期對該遺址的重新發現使其重新成為一個重要的朝聖目的地,直到最近才開始挖掘最早的層次。考古學家在寺廟中心建築內挖掘,僧侶和朝聖者在他們周圍祈禱。

說了這麼多,沒有具體的證據證明這座6世紀的神社是獻給佛陀的。樹神殿在南亞的曆史遠早於佛教,也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在佛教的早期,還有其他活躍的宗教,如耆那教、婆羅門教和地方邪教。這仍然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發現,有很大的潛力來闡明一個我們知之甚少的時代。

分享

16世紀,硬幣從林迪斯法恩發現的罐子裏掉出來

星期五,2013年11月29日

2003年6月,建築商理查德·梅森(Richard Mason)正在林迪斯法恩(Lindisfarne)翻修一所房子。林迪斯法恩是一座潮汐島,也被稱為聖島,因為聖艾丹(Saint Aidan)在7世紀建立了修道院,將基督教帶到了英格蘭北部。他看了看裏麵,什麼也沒看到,就把它扔進了他的貨車後麵。他把罐子放在父親的地下室裏,一直沒多想,直到2011年聖誕節,他決定把罐子上的泥和渣子都清理幹淨,再看一眼。在清洗過程中,梅森把罐子倒扣了少量的金幣和銀幣紛紛落下

假期結束後,理查德把罐子和裏麵的東西拿給了他家鄉諾森伯蘭郡羅斯伯裏的一位當地曆史學家,這位曆史學家向大英博物館的專家稱這是一件潛在的寶藏。他們確定該容器是萊茵蘭地區的弗萊亨石器巴特曼壺。它有弗萊臣容器特有的棕色釉,其設計是在1551年至1700年之間製作的。在諾森伯蘭郡最近的驗屍官調查中,裏麵的東西被認為是寶藏。

罐子裏有10枚金幣和7枚銀幣,時間從14世紀30年代到16世紀60年代。它們在英國、法國、意大利、薩克森和勃艮第荷蘭(今天的比利時)鑄造。大多數硬幣是英國的,其中四枚是在大貶值時期(1542-1551)鑄造的,當時亨利八世和愛德華六世用銅等賤金屬取代了鑄造硬幣中的部分貴金屬。即便如此,這三枚貶值金幣中仍有80%以上的精細金屬,這對於貶值鑄幣來說是一個極好的數字。其餘的銀幣和金幣90%以上都是完好的。

其中一枚硬幣特別罕見。這是一枚來自意大利中部城市安科納的scudo,它非常罕見,以至於梅森尋找的意大利錢幣專家隻知道另一個類似但不完全相同的例子。它有美第奇的徽章和教皇克萊門特七世的名字,又名朱利奧·德·美第奇。安科納在1532年之前一直是一個寡頭共和國,後來成為教皇國的一部分,克萊門特於1534年去世,所以這枚硬幣肯定是在這兩年的窗口期內鑄造的。

scudo是這組錢幣中最有價值的,由於它的稀缺性,也是最難評估的。1548年在薩克森州安納伯格鑄造的一枚塞勒銀幣是在英格蘭發現的另一件不尋常的物品。在16世紀,這17枚硬幣的總價值約為6英鎊,略高於當時普通工人年收入(10英鎊)的一半,略低於一位紳士生活所需(40英鎊)的七分之一。

寶藏估值委員會目前正在研究這些硬幣,以評估它們的公平市場價值。一旦他們做出決定(計劃在12月5日宣布),他們就會漢考克的大北方博物館紐卡斯爾的一家拍賣行希望籌集到資金,並獲得這些寶藏進行永久展出。發現者和土地所有者將平分所得,發現者將得到更珍貴的東西,盡管是無形的:這些寶藏將以他的家族命名。

在展出時,大英博物館將把這些藏品稱為“梅森窖藏”。梅森先生說:“這件事可以告訴孫輩們。”

“我很榮幸能將家族的名字歸功於這樣一個發現。我的父親已經70多歲了,他仍然和我一起在建築工地工作,每周工作六天。

“他是當地曆史協會的誌願者,他的名字被收錄在大英博物館意義重大。

理查德發現寶藏時,梅森夫婦正在翻修的房子建於1962年,但在它下麵埋藏著一座14世紀建築的遺跡。根據最近的硬幣的日期和它們的整體狀況,專家們認為這些寶藏可能在1562年左右被埋葬。巧合的是,同一時期的另一枚硬幣也被埋在同一地點。那是50枚銀幣,1562年的最新一枚,是在一個巴特曼壺裏發現的。1962年,建築商艾倫·肖特在安裝排水管時發現了這個寶藏,理查德·梅森在排水管下挖掘。大北方博物館也有肖特發現的寶藏。

這巧合對你來說還不夠詭異嗎?這是另一個:

盡管這在當時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發現,但40年後,梅森發現自己恰好和肖特在一起,這就更有趣了。

“我們都在做同一棟建築,”他說。“我們都坐在那裏吃三明治,然後開始談論我們在工作中發現的各種事情。

“我說我在聖島的一個遺址挖出了一個裝滿硬幣的罐子,這個遺址現在在博物館裏,他說他40年前在幾乎相同的地方挖出了一個類似的罐子。這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小世界。”

分享

Ara Pacis屋頂泄漏到奧古斯都紀念碑

2013年11月28日,星期四

玻璃屋頂覆蓋Ara Pacis Augustae(奧古斯都和平祭壇)是大理石紀念碑上的漏水建於公元前9年,用來慶祝奧古斯都在西班牙和高盧的軍事勝利。意大利的暴雨導致撒丁島發生嚴重洪災,受災最嚴重的地區甚至有人員死亡。2006年建造的新屋頂無法承受壓力,在11月19日周二晚上淹沒了圍欄。夜班的工作人員沒有注意到,直到第二天早上,水才開始積聚。博物館當天閉館,保護人員可以用防水油布覆蓋聖壇,用拖把吸走地板上的水。它於21日周四重新開放。

用來保護奧古斯都勝利象征的圍牆從一開始就是爭論的焦點。這座通風的玻璃建築建於2006年,由著名的美國建築師理查德·邁耶設計,他是洛杉磯蓋蒂中心和亞特蘭大高等博物館的設計師。它的現代主義設計備受爭議,因為許多人認為它與曆史中心的古典主義和法西斯新古典主義建築不一致。在2000年首次提出設計方案時,擔任中左翼的羅馬市長弗朗西斯科·魯泰利(Francesco Rutelli)強烈支持邁耶的設想,認為在古老的巴洛克式市中心也有空間建造現代主義建築。


新博物館的支持者指出,由建築師維托裏奧·貝利奧·莫爾普戈(Vittorio Ballio Morpurgo)於1938年建造的舊屋頂狀況糟糕,需要立即進行幹預,以防止一年前才完全挖掘出來的聖壇暴露在自然環境中。一些人認為,當時有關這個法西斯時代的圈地的糟糕狀況的報道可能被誇大了,因為魯泰利非常渴望在羅馬擁有一件世界級的現代主義作品。這裏具有強烈的諷刺意味,因為莫爾普戈的建築持續了68年,沒有人需要用防水布覆蓋Ara Pacis,以保護它免受傾盆大雨的侵襲。博物館建成後,中右翼市長詹尼·阿勒曼諾(2008年當選)威脅說要拆了這一切,這顯然是一個空洞的威脅,從未奏效。

Meier的一名助手飛往羅馬調查屋頂漏水的原因。他的評估是泄漏是由於沒有進行必要的維護造成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也是一個設計缺陷,因為使用了7年的屋頂不應該需要大量的維護來防水。

與此完全無關的是,用戶們,感恩節快樂!我要感謝我家屋頂的30年保修期。

分享

《海灣詩篇》的售價為1416.5萬美元

2013年11月27日,星期三

《海灣詩篇》是後來在美國印刷的第一本書籍今晚在蘇富比拍賣會上以1416.5萬美元成交.這是一項新的印刷書籍世界紀錄,超過了詹姆斯·奧杜邦(James Audubon)的1150萬美元美國鳥類2010年售出。即便如此,這個天文數字還是低於預期。預售估價為1500萬至3000萬美元。

這次拍賣引起了很大的興奮,因為《海灣詩篇》僅存11本,其中隻有6本還保留著扉頁。1640年,這本書在一台從倫敦引進的印刷機上印刷了1700冊,由契約鎖匠斯蒂芬·戴耶(Stephen Daye)在波士頓操作。考慮到當時馬薩諸塞灣殖民地的總人口約為1.5萬或2萬,估計隻有3500個家庭居住在那裏,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之所以出版了這麼多詩篇,是因為全體會眾唱詩篇(而不是專門的唱詩班)是清教徒崇拜的重要組成部分,殖民地的牧師對英國國教和分離主義清教徒使用的詩篇不滿意。他們認為前者充滿了插補和添加了原始希伯來語中沒有的廢話;他們覺得後者很難唱。因此,一組由30名“虔誠而博學”的牧師組成的小組被要求用讚美詩來創作一本新的更真實的詩篇。

這本書立即受到歡迎,後來的版本一直印刷到18世紀。因為這本書是一本要盡早經常使用的書,所以那1700本原版已經磨損得很厲害了。到19世紀中期,它已經非常罕見,受到了褻瀆神靈的無良收藏家的追捧。到20世紀中期,《海灣詩篇》(Bay Psalm Books)已經非常罕見,1947年一本的售價創下了15.1萬美元的紀錄。這是今晚之前最後一次公開拍賣。

這本書是由耶魯大學校友財團的珍本書商亞伯拉罕·羅森巴赫購買的,目前保存在耶魯大學圖書館。其他八份幸存的副本也為圖書館所有,包括國會圖書館和牛津大學圖書館。最後兩個實際上在波士頓公共圖書館,但它們屬於波士頓的老南方教堂(1669年)。今年早些時候,他們決定出售這本書因為他們有另一個更原始的副本,他們需要錢來資助他們廣泛的事工。他們顯然有一個非常積極的態度,並沒有表現出對它沒有獲得3000萬美元的數字感到失望。

老南教堂的高級牧師兼首席執行官南希·泰勒說:“老南教堂有數百萬個理由在感恩節感恩。我們讓美國重新認識了這本神奇的書和它非凡的故事。而且,我們把它變成了我們各部門的動力——從無家可歸問題到住房問題,從預防青年暴力到老年人護理,從糧食不安全到公共教育。我們很高興。”

在匿名私人收藏家沒完沒了的嘮叨中,我們難得地休息了一下,實際上我們知道了買家是誰,而且消息也非常好。這本書被私募股權億萬富翁、曆史迷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買下。他是一位老派慈善家,花了數千萬美元為公眾保存曆史。去年他捐贈750萬美元修複華盛頓紀念碑被地震破壞在2011年。在以2130萬美元購買了唯一一份私人擁有的《大憲章》副本後,他把它借給了國家檔案館,然後交給了他們花了1350萬美元給它做了一個新的定製展示櫃

他對《海灣詩篇》的計劃同樣具有公民意識。他將把這本書借給全國各地的圖書館(當即將出售這本書的消息傳出時,人們對它的興趣是如此之大它前往費城、芝加哥、聖路易斯、克利夫蘭、休斯頓、舊金山和德克薩斯州無論它走到哪裏,都會吸引大量的人),然後選擇一家圖書館將它長期租借。

分享

憤怒的獵鬼者將勒博豪宅夷為平地

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位於路易斯安那州聖伯納教區阿拉比的勒博種植園豪宅,被燒為平地11月22日周五淩晨,一群被挫敗的捉鬼者160年來,這座房子經受住了戰爭、火災和颶風的考驗,是該地區僅有的兩座仍屹立不倒的種植園房屋之一。現在,它隻剩下四個煙囪,在陰燃的廢墟中仍然筆直,沒有燒焦,還有內部磚牆的一部分。這是無法恢複的。

這座豪宅建於1854年左右,由來自新奧爾良的富商弗朗西奧斯·巴泰勒米·勒博(Francios Barthelemy LeBeau)建造,作為俯瞰密西西比河的優雅周末度假勝地。這是一座奢華的希臘複興式豪宅,有一個中央圓頂,16個房間,占地超過1萬平方英尺。內部的門洞有13英尺高。盡管勒博為了避免對室內樓梯征稅,把所有的中央樓梯都建在了室外,但他不惜重金購置了一些裝飾設施,比如黑色埃及大理石壁爐架、裝飾性石膏、進口的歐洲全牆地毯,以及鑲金邊的9英尺(約合9米)鏡子。這是密西西比河下遊最華麗的種植園。

勒博在房子完工幾個月後去世,年僅48歲。他把財產留給了他的兒子路易斯,他和他的母親克裏斯汀·希爾瓦妮決定全職住在這座豪宅裏,把它變成一個工作的種植園。這塊土地曾被用來種植柏樹、水稻和靛藍等各種作物,但土壤過於貧瘠,無法種植高強度的作物。相反,他們種了橘子,養了牛,然後賣給當地市場和屠宰場。

直到1905年,它被賣給了一家房地產公司,並被改建為弗裏斯科維爾酒店(Friscoville Hotel)。這不僅僅是一個過夜的好地方。它集旅館、酒吧和賭場於一體,是弗裏斯科維爾路(Friscoville Road)沿線幾家賭場中最豪華的一家。新奧爾良在奧爾良教區的城市範圍內禁止賭博,阿拉比曾經是奧爾良教區的一部分,但在19世紀80年代被並入聖伯納德教區,是利用被驅逐的賭博交通的理想地點。你可以乘新奧爾良的有軌電車去那裏。

在禁酒令時期,這是一個熱鬧的地方,一個地下酒吧和賭場,經常被警察突擊搜查。炮塔安裝在前門旁邊的壁櫥裏,盡管沒有使用過的記錄。1928年,在州長休伊·朗的命令下,這座豪宅和弗裏斯科維爾的其他賭場遭到突擊搜查,225人被捕。

到了20世紀30年代,它又被用作私人住宅。它幾經轉手,直到1967年被房地產企業家約瑟夫·梅魯(Joseph Mereux)買下。那時候房子已經破爛不堪了。梅羅在原址上安置了管理員,並在1986年的一場大火燒毀了圓頂和內部後對其進行了修複,但豪宅的整體狀況仍在下降。1992年梅羅去世後,他將財產遺贈給了梅羅基金會,該基金會一直管理著這筆財產。保護的呼聲促使基金會在2003年穩定了這所房子,這個項目無疑在卡特裏娜颶風襲擊聖伯納德教區時挽救了這所房子的生命。

暴風雨過後,房子的狀況很糟糕,窗戶破碎,屋頂上有洞。這座豪宅已經成為破壞者和尋求刺激者的熱門景點,他們早就聽說過這座老房子經常被虐待的奴隸、穿白衣的女人或圓頂上的神秘燈光鬧鬼的故事,風暴造成的破壞使它成為搶掠者的目標,他們剝奪了它內部許多珍貴的特色。

不過,隻要它還在,就有複興的希望。梅羅基金會因未能妥善維護這處曆史建築而廣受批評(還有許多其他爭議),據說正在考慮幾項修複計劃。這些希望在周五破滅了。

據警長辦公室負責刑事執法的約翰·多蘭上校(Col. John Doran)說,這兩名年齡在17歲至31歲之間的男子周四深夜到達了這所房子,很可能是通過圍欄上的一個缺口進入的,這個缺口是多年來其他好奇的闖入者挖出來的。

“他們一直在尋找鬼魂,試圖召喚靈魂,在地板上敲打,”多蘭說。[…]

多蘭說,這些人似乎因為沒有鬼魂出現而感到沮喪。警方認為,在酒精和大麻的籠罩下,其中一人決定將這裏夷為平地。

七名男子因縱火、入室盜竊、刑事破壞和非法侵入而被捕。來自德克薩斯州沃斯堡的天才達斯滕·達文波特(dussten Davenport)開始堆木頭來懲罰房子不夠鬼氣,他是這群人中年齡最大的,今年31歲。

分享

“馬耳他獵鷹”的售價為408.5萬美元

2013年11月25日,星期一

馬耳他之鷹今日,在寶龍拍賣行(Bonhams)紐約拍賣會上,該拍品以350萬美元(包括買方傭金在內的408.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這是與特納經典電影有線頻道的傑出電影書呆子一起策劃的電影紀念品銷售的一部分,這是我DVR所有高密度瓶頸的來源。這隻特殊的獵鷹是亨弗萊·鮑嘉(Humphrey Bogart)在達希爾·哈米特(Dashiell Hammett)飾演的私家偵探山姆·斯佩德(Sam Spade)的經典電影中兩個幸存的主要道具之一。

當我第一個寫關於這筆交易的文章關於標誌性的“黑鳥”,我錯誤地認為這是藝術家弗雷德·塞克斯頓(Fred Sexton)在拍攝過程中損壞的第一個主道具之後製作的第二個主道具。事實上,今天賣出去的就是被損壞的那輛。它有一條彎曲的尾巴,這是在片場發生的一場史詩般的事件中發生的。

其中一份Taplinger的備忘錄(Robert S. Taplinger是華納兄弟公司的宣傳總監)提到了在拍攝大結局時發生的一件重大事件:女演員李·帕特裏克(飾演Spade的秘書艾菲,把獵鷹送到他公寓的女人)在把小金人交給鮑嘉時掉了下來。鮑嘉把帕特裏克推到離墜落的獵鷹遠的地方,但在這樣做的時候,他自己的腳受到了獵鷹重量的衝擊,導致他的兩個腳趾甲受傷。據報道,這隻獵鷹的右尾羽在墜落時受損,在電影結尾山姆把這隻鳥帶出公寓時,可以看到損傷

正如斯佩德所描述的,構成夢想的材料是此次拍賣的明星,但還有許多其他精彩的作品。瀏覽目錄找出你最喜歡的。我敢打賭你不會被1940年別克輝騰卡薩布蘭卡就是這樣在電影中不朽的最後一幕中突出出現。這就是雷諾載著瑞克、伊爾莎和維克多去機場的車。瑞克和伊爾莎最後一次“看著你”的對話發生在車旁。它出人意料地以38萬美元的價格成交,低於45萬美元的最低估價。

至於便宜的東西,我被一個哈波·馬克思的肖像是庚斯博羅的穿藍衣服的男孩由約翰·德克爾於20世紀30年代創作。它以9500美元的價格售出。瑪麗·皮克福德繡有路易威登名字的箱子這對側麵印有瑪麗·皮克福德(Mary Pickford)姓名首字母的複古威登(Vuiton)來說是很便宜的,而威登的手表則被單獨地放在黃銅鎖上。對於高級時裝來說,那是一個更加微妙的時代。

它所代表的不僅僅是更古老的經典。印第的編織皮鞭《奪寶奇兵》花了八千美元買的。一罐新!美味的Soylent Green它表麵上是“從世界各地海洋中收集的高能浮遊生物的神奇食物”,但我感覺他們可能遺漏了一種關鍵成分,售價為1800美元。它附贈一個Soylent綠色餅幹,實際上是一塊塗了漆的巴爾杉木。電影魔法,大家好。

從前編碼默片的性感時代開始蛇頭飾和金字塔耳環由Theda Bara佩戴1917年福克斯版的克利奧帕特拉成交價為2.8萬美元。我想知道她令人印象深刻的risqué蛇胸罩是否保存了下來。這讓人想起麗婭公主著名的金色比基尼絕地歸來在美國,隻有Theda的醫保覆蓋範圍要小得多。

我最喜歡1929年的非博吉牌克拉拉·鮑的裸體肖像由匈牙利藝術家格紮·肯德繪製。這幅肖像畫是由一位更著名的匈牙利人貝拉·盧戈西(Bela Lugosi)委托創作的,當時他還在舞台劇表演。

1929年,盧戈西在美國巡演,並出演了這部劇吸血鬼環球影業(Universal)很快將選擇將其改編成電影。無聲電影明星克拉拉·鮑(Clara Bow)是洛杉磯一場演出的觀眾之一。有聲電影最近開始在好萊塢流行起來,鮑很擔心她濃重的布魯克林口音能否吸引觀眾。鮑在報紙上看到盧戈西不懂英語,隻會發音,於是他決定更多地了解這位匈牙利演員。弓的傳記作者大衛·斯坦恩描述了他們的會麵:“克拉拉坐在那裏,看著德古拉目瞪口呆,當最後的幕布落下時,她徑直走向盧戈西的更衣室。“你怎麼知道你的台詞?”她立刻問他。盧戈西仍然不會說英語,他用手勢表示他是從其他演員那裏學到的線索。話不多說,克拉拉邀請他回家。”

克拉拉·鮑很勇敢。我愛她。對了,對現代人來說,她的口音基本不存在。這是她1932年的照片叫她野蠻人

youtube = [http://youtu.be/AHzWqUS0d0E&w=430]

這幅畫以2.4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分享

危地馬拉北部發現的第一幅瑪雅壁畫

2013年11月24日,周日

來自西班牙瓦倫西亞大學和危地馬拉聖卡洛斯大學的一組考古學家已經發現了發現了已知的第一幅瑪雅壁畫這是在危地馬拉北部與伯利茲邊境附近的拉布蘭卡考古遺址附近,一幅畫在濕石膏上的壁畫。所有現存的瑪雅壁畫都是用幹漆技術創作的。這些壁畫可以追溯到公元8世紀,古典晚期時期,當時它們被畫在基隆什宮6號房間的牆壁上。這個房間在古代是封閉的,留下了壁畫的特殊狀態,而宮殿裏其他房間的壁畫已經褪色,幾乎為零。

“這是一項非凡的發現,因為它提供了曆史信息,也因為它的繪畫技術,從藝術的角度來看,它們是不同尋常的。[這一發現]有三個方麵:曆史、繪畫技巧和藝術卓越;[考古項目的科學主任]克裏斯蒂娜·比達爾說:“這些人物、顏色的可塑性很強,而且保存狀態良好,這對於熱帶環境下的遺址來說非常好。”

瑪雅人使用天然顏料來創造他們壁畫的絢麗色彩。最有名的是瑪雅藍色如今,科學家們仍在研究這種顏料,他們熱衷於了解它的成分(主要是靛藍和一種名為帕利哥絲礦的白色粘土礦物)是如何結合在一起,創造出如此豐富而持久的顏料的。新發現的壁畫包括一些瑪雅藍色元素。主色調是一種紅色,是將碾碎的氧化鐵與水混合而成的。白色背景由白石灰製成,黑色和灰色由木炭製成,黃色由礦物針鐵礦製成。

壁畫中描繪了成年男子、婦女和兒童,其中許多人都標有自己的名字。確定每個人物的名字、日期和任何曆史數據是團隊的首要任務。這些畫展示了不同類型和階層的人們向某位顯赫人物獻上祭品。考古學家認為這是一個被描繪的曆史事件,而不是神話場景。

基隆什宮殿位於拉布蘭卡考古區西南僅10英裏處,是一塊私人土地。這使得基本上不可能進行監管。該遺址經常遭到搶劫,這使得保護和保存這些發現成為一項挑戰。因此,它短期內不會對遊客開放。

現在,我去檢查我曾經寫過的每一篇瑪雅壁畫帖子,看看是否草率地使用了“壁畫”這個詞。我知道它的意思是濕畫,但在我不斷尋找各種詞彙的過程中,我確信我用它來描述我現在知道的完全是幹畫的作品。facepalm指:

分享

在Can Sadurní洞穴中發現了6400年的遺骸

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

巴塞羅那大學的考古學家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巴塞羅那西南12英裏的Begues挖掘Can Sadurní洞穴,發現了四具骨架,他們死於64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中期早期。以前在這個洞穴裏也發現過同一時期的人類墓葬,但保存得不太好。這四具屍體——一具死亡時50歲左右的成年男性,一具青少年,一具三到四歲的兒童,還有一具五到六歲的兒童——甚至都沒有被埋葬。它們是沿著洞穴的北壁放置的,放置後不久就被輕微的滑坡所覆蓋。他們的屍體還沒有腐爛,所以當山體滑坡來襲時,他們仍在原地,被遮蓋起來有助於保護他們。

所有四具屍體都沿著北牆排成一排,彼此相距約三英尺。他們以胎兒的姿勢蜷曲著身體,身體的右側朝向牆壁。他們的膝蓋彎曲並被拉到胸前,他們的手臂彎曲在兩腿和頭之間。這個姿勢強烈地表明他們被包裹著或綁著,否則他們的身體就會從這種極端的胎兒姿勢中放鬆下來。對成人骨骼的初步檢查發現了嚴重的脊柱骨關節炎和骨腫瘤的證據。

在成年男子身邊發現了陪葬品,但在年輕人身邊沒有。考古學家在他的膝蓋上放了一個有兩個把手的容器,在他的左臂下靠近肘部的地方發現了一個拋光的骨吊墜。在他旁邊,還發現了一頭小牛的肱骨和兩隻山羊的遺骸,以及一場大火的遺骸。

根據它的特征,它似乎隻源自一個特定的事件,可能隻持續了幾個小時,但強大到足以形成一個灰層。雖然人們認為它屬於以前的墓葬,但其他活動已經在洞穴中確定了與墓葬同時代的其他燃燒結構。這表明燃燒結構和埋葬儀式之間存在聯係。確切地說,它們可能對應於在洞穴內處置死者的前一天為守夜而點燃的火。

考古學家們對發現保存如此完好的遺骸感到興奮,因為他們可能會對這個洞穴中持續了數百年的新石器時代的儀式埋葬有新的認識。屍體被埋在一層,然後在第一層被沉積物覆蓋後被埋在第二層,如此持續了兩個多世紀。最上層的屍體被一場強烈的滑坡衝散了,把屍體弄得亂七八糟,散落在洞穴裏。

新石器時代Can Sadurní社區的特殊死亡儀式已經證明了自己具有重要的曆史意義。1999年,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塊含有草酸鹽和大麥植物岩的陶器碎片。這意味著啤酒在完整的時候是裝在陶罐裏的,而且它的年代久遠,是歐洲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古老的啤酒。(這也完美地說明了考古學家對收集每一件小碎片的專注是如何獲得巨大回報的。)它可能是某人最喜歡的啤酒杯的一部分,也可能是葬禮儀式的一部分。

去年,發現了擬人的泥人就在今年發現的屍體上方幾英寸的地方。它來自大約6500年前的同一時期,這使它成為伊比利亞半島發現的最古老的陶器。

分享

“決鬥恐龍”化石賣不出去

2013年11月22日,星期五

兩隻大型恐龍的化石凝固在一種戰鬥姿態中賣不出去在寶龍拍賣行的拍賣會上這無疑會讓科學界歡欣鼓舞這是令人沮喪的這個獨特的標本被賣給了出價最高的人,而不是賣給了博物館或學術機構。賣家是2006年發現化石的蒙大拿州農場的主人,他們曾把化石賣給博物館,但要價過高(他們向史密森尼學會要價1500萬美元),所以他們轉向公開市場。預售估價為700萬至900萬美元,但人們原本預計,這幅作品將超過這些數字,打破化石拍賣的現有紀錄(1997年,霸王龍蘇(T-Rex Sue)被拍賣給紐約博物館芝加哥菲爾德博物館836萬美元)。

但最終,拍賣價格止步於550萬英鎊,這甚至不足以滿足未披露的底價。我相信史密森學會現在正小心翼翼地在它的扇子後麵隱藏著一絲得意,尤其是因為下一步是與博物館進行私下談判,你猜對了。

“故事還沒有結束,”洛杉磯寶龍拍賣行(Bonhams)自然曆史部門的聯合谘詢總監托馬斯·林德格倫(Thomas Lindgren)說。他組織了今天在紐約舉行的自然曆史拍賣,吸引了大批潛在買家、好奇的旁觀者和記者。

林德格倫在拍賣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在幕後,在今天拍賣之前,我已經讓博物館提到,他們很難這麼快籌到資金,但如果這塊地賣不出去——這當然發生了——他們希望我們立即進行談判。”“我非常有信心,我們將為這些恐龍找到一個科學的家。”

如果不是價格高得離譜,我相信這些恐龍已經有了一個科學的家。顯然,林德格倫有一些擔憂,當然,在拍賣前的宣傳熱潮中沒有說出來,那就是這個罕見的草食動物(三角龍的親戚)的發現Chasmosaurine ceratopsian)和食肉動物(隻有兩個例子之一矮暴龍lancensis一旦被發現)鎖在一起,就會落入私人收藏的黑洞,消失在科學的視野中。

林德格倫說,他一直在指導將這些化石作為公共收藏的機構和捐助者出售,並補充說,他對這些化石可能“消失在一個不願提供它們的私人手中”的想法並不感到興奮。

然而,當賣家希望賺到1500萬美元時,你能做的指導就這麼多了,所以它的價格遠未接近他們所希望的價格,希望這能成為他們在博物館或學校做點什麼所需要的糾正。

分享

Priscilla Catacombs重新開放,穀歌地圖

2013年11月21日,星期四

羅馬的普麗西拉地下墓穴是一個8英裏長的墓穴網絡,有好幾層,都是從軟火山凝灰岩中挖出來的,從公元2世紀到公元5世紀,這裏曾用於基督教的葬禮,在經過五年的保護後重新開放.修複人員使用激光技術清理了壁畫,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早期基督教肖像集合,包括已知最早的聖母和聖嬰的描繪,可以追溯到公元230年左右,在一個被稱為麵紗女人的小房間裏,一個三世紀晚期的描繪,一個女人張開雙臂,穿著梵蒂岡的衣服意大利語網站稱之為“豐富的禮拜法衣”(英文版本稱之為“一件華麗的紫色衣服”),一些人認為這是早期基督教中女性神職人員的證據。在新命名為拉撒路的小房間裏,激光揭示了一幅四世紀的壁畫,描繪的是基督複活了仍然裹著裹屍布的拉撒路。這件作品已經被幾個世紀的塵垢遮蔽了。

Priscilla地下墓穴被認為是以公元91年羅馬執政官Manius Acilius Glabrio(未來的皇帝圖拉真是他的聯合執政官)的妻子命名的,他被Domitian以無神論(即他拒絕崇拜羅馬神,因為他是基督徒)處決。她把他埋葬在曾經的采石場,並把財產捐贈給教堂,這樣其他人就可以葬在那裏。它被稱為“地下墓穴的女王”,因為藝術作品,因為很多烈士和教皇被埋葬在那裏。教皇聖馬塞利努斯(296-304)、聖馬塞勒斯一世(308-309)、聖西爾維斯特一世(314-335)、利比烏斯(352-366)、聖西裏修斯(384-399)、聖塞萊斯廷一世(422-432)和維吉裏烏斯(537-555)被安葬在普裏西拉的地下墓穴,還有以下殉道者:菲利克斯和菲利普兄弟,可能被戴克裏先殺害,他們的母親費利西蒂和其他五個兄弟(亞曆山大,馬夏爾,維塔萊,西拉努斯和Januarius),聖菲洛梅娜,聖普登斯和他的女兒聖普拉克斯。他的另一個女兒Saint Pudentiana被葬在她父親的旁邊,但沒有關於她是否殉道的幸存記錄。

與早期教會的重要人物有著如此豐富的聯係,這使得普裏西拉地下墓穴成為了搶劫者的目標。這就是為什麼它被遺忘了近一千年,因為,像當時的許多其他地下墓穴一樣,它的入口在六世紀被故意封鎖和隱藏,以在羅馬經常遭到洗劫的時期保護它。這是16世紀第一批被重新發現的地下墓穴之一,然後當地的搶劫者開始偷墓碑、石棺、凝灰岩塊和被認為是烈士的遺骸。

值得慶幸的是,他們留下了牆壁的油漆,8英裏長的迷宮很難完全去除所有的內容,所以當考古學家在19世紀後期開始挖掘該遺址時,他們發現了大約750個陪葬藝術的大理石碎片。這些石棺碎片和隨葬銘文已經在聖西爾韋斯特羅教堂的一個空間裏保存了一個多世紀,聖西爾韋斯特羅教堂是1907年在一座四世紀教堂的基礎上建造的新教堂。除了保護地下墓穴本身,該項目還建設了一個創新的新博物館來收藏這些藏品。它們需要修複,需要在合適的環境中展示,所以在仍然開放的考古遺址上建造了一座博物館。

他們用透明玻璃板、金屬格柵或皇家石灰華製成的人行道覆蓋了古老教堂的地基,教堂裏仍然有許多墓葬。透明的麵板覆蓋了有重要考古遺跡的區域,因此博物館的遊客可以向下看,看到廢墟。柵格為遺骸提供氣流,以確保濕度水平不會上升,從而鼓勵破壞性植被和微生物的生長。它們還為將來考古材料的維護提供了方便,因為它們可以很容易地移除。選擇石灰華是因為它的耐用性,因為它在美學上與周圍環境保持一致。它的不透明掩蓋了電纜和其他現代建築的難看基礎。

普莉希拉博物館現在有了自己的網站這其實很好,值得注意,因為很多考古遺址都有非常糟糕的網站,如果他們有任何網站的話。這本書隻有意大利語,但即使你必須使用在線翻譯,也值得一看。這些視頻沒有英文字幕,但我仍然認為你應該看看它們,如果隻是為了了解博物館是如何組成的。非常壯觀。

這段視頻涵蓋了博物館建設從早期被拒絕的概念到最終執行的過程。看著它,你會看到這個空間從一個覆蓋著堅實地板的陳列室變成一個無地板的考古遺址,再變成一個漂亮的、多層的、非侵入性的一間博物館。

youtube = [http://youtu.be/42hHJdHSPO0&w=430]

這篇文章描述了地板的結構,三種不同的麵板,它們的用途,為什麼選擇這些材料:

youtube = [http://youtu.be/k6hJpkynU-A&w=430]

這種組合地板看起來很棒吧?我認為這很棒。

下麵的視頻展示了750個碎片的修複過程。我快速翻譯一下要點:三位修複人員在這些碎片上工作了兩年半。在20世紀初,人們用鐵鉤和灰漿把大理石固定在教堂的牆上。它們需要清除地下數百年積累的氧化鐵、水泥材料和凝結物。水泥比古代大理石要硬得多,用微鑽在不損壞大理石的情況下去除水泥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他們不得不使用最小的比特來做這項工作。一旦清理幹淨,碎片就會用一種特殊的膠水粘在一起。最令人驚訝的是發現了原始彩色油漆的痕跡。人物的輪廓用紅色標出。這種水果是覆盆子(我更願意叫它覆盆子或紫色,而不是亮粉色,但我不在那裏,修複師就是這麼說的。) There’s so little left because “restorers” in the past scrubbed the marble raw with wire brushes (like the British Museum did to the Elgin marbles in the 19th century). In fact, the one feature all these fragments have in common is that their surfaces are thoroughly scratched.

youtube = [http://youtu.be/W1LtEV8XOKk&w=430]

最後,如果你想更詳細地了解普裏西拉地下墓穴,但現在又不能去羅馬,你可以在穀歌地圖上遊覽!整個八英裏還沒有被掃描,但你可以按照你親自去那裏的路線走。據穀歌意大利網站的Giorgia Abeltino說,他們不得不建造專門的攝像頭和儀器來進行地下街景拍攝,這是值得的。我去過不少地下墓穴,確實如此黑暗,你們。虛擬之旅的照明和細節超出了我最狂野的預期。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3年11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