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存檔

價值120萬英鎊的斯特拉迪瓦裏小提琴三年後被發現

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2010年11月29日,韓國小提琴家金瑉鎮(Min-Jin Kym)和她的大提琴家男友在倫敦尤斯頓車站的Pret A Manger吃點心時,一把斯特拉迪瓦裏小提琴被盜被英國交通警察找到了嗎(BTP)。這把小提琴是克雷莫納大師安東尼奧·斯特拉迪瓦裏在1698年製作的,估價120萬英鎊(182萬美元)。它裝在一個黑色的手提箱裏,裏麵還裝著兩個珍貴的弓,一個是價值6.2萬英鎊(9.4萬美元)的佩卡特弓,另一個是價值5000多英鎊(7600美元)的巴讚學校弓。金把箱子放在地板上,邊吃邊放了幾分鍾,等她反應過來,箱子就不見了。

她立即打電話報警。英國交通警察查看了車站的閉路電視錄像,確認小偷是一名成年男子,他坐在Kym旁邊,當時Kym正在吃2.95英鎊(4.5美元)的三明治並打電話。兩個青少年分散了工作人員的注意力,這樣小偷就可以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拿走箱子,然後他們三個迅速離開了Pret a Manger。

金瑉鎮(34歲)2000年花75萬英鎊(114萬美元)買了這把小提琴,那是她畢生的積蓄。斯特拉迪瓦裏小提琴在她十幾歲的時候被租借給她,從那時起她就一直在演奏(她的國際首秀是在柏林交響樂團,當時她隻有13歲)。她為這把樂器投保了勞埃德卡諾皮烏斯集團(Lloyd 's Canopius Group)的保險,以補償她支付的金額,但在過去十年裏,它的市場價值增加了,最重要的是,它對藝術家來說是無價之寶,是她音樂家身份的一部分,也是音樂世界的寶貴財富,她覺得自己不僅僅是一個所有者,更是它的保管人。保險公司懸賞1.5萬英鎊(2.2萬美元)尋找樂器,當局也公開呼籲公眾提供信息。閉路電視畫麵被公布在BBC節目中警察們

這一集播出四周後警方已經拘留了三名罪犯:出生於都柏林的愛爾蘭旅行者約翰·莫恩(被捕時40歲)是一名職業罪犯,有65次犯罪記錄,其中大部分是盜竊,他使用了40多個別名,分別有26個不同的生日,還有兩名青少年,年齡分別為14歲和16歲,因為他們還沒有成年,所以不能透露姓名。他們誰也不知道他們偷來的是一件多麼稀有的文物。

盜竊案發生後的第二天,莫恩和他的同夥們去了位於托特納姆法院路的一個網站café,在那裏他們搜索了“斯特拉迪瓦裏”和“1698”,這是小提琴的製造年份。坐在他們旁邊的一個人注意到了他們的搜索詞,他們就和他攀談起來。再一次證明了有多少小偷是徹頭徹尾的白癡,他們試圖把小提琴以100英鎊(151美元)的價格在café網上賣給一個隨機的人。他拒絕了,事實上他是這麼告訴他們的,因為他的女兒已經有了一件樂器:一架錄音機。

2011年3月,莫恩被判入獄4年半。他的同夥被還押少管所。據說這三個人都在配合警方尋找小提琴,但毫無效果。小提琴、琴弓和琴盒都不見了。今年2月,一架所謂的斯特拉迪瓦裏小提琴在保加利亞的一次誘捕中被發現.BTP調查過是不是金敏鎮的,但是原來是假的這部電影製作於不到100年前。

BTP從未想過這把小提琴已經離開了英國,所以他們繼續在英國方麵進行調查。上周,在英格蘭中部的一處房產中發現了真品。警方沒有提供任何關於這是如何發生的細節,隻是說這是他們調查了一段時間的結果。這把小提琴似乎狀況良好,隻有輕微的損壞。它被保存在倫敦的一個秘密地點,專家們正在那裏評估它的需求。

由於保險公司是在盜竊後賠付的,現在它是小提琴的技術所有者。不過,他們不想在這件事上太刻薄,他們會努力達成一項協議,這樣Min-Jin Kym就可以把她的寶貝買回來了。

以下是Kym談到失去她的Stadivarius時的極度內疚,以及她對這個好消息的反應:

分享

印加兒童的祭品是喝醉的,在死前高過

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一個國際研究小組研究了1999年在阿根廷安第斯山脈的尤萊拉科火山頂上的冰窖中發現的三具印加木乃伊兒童在被獻祭前經常喝酒和嚼古柯葉長達一年.這些孩子死於大約500年前的一場豐收祭capacocha.他們走到庫斯科,皇帝的寶座,再回來參加儀式,然後被帶到火山頂上,在那裏他們喝一種叫chicha的玉米啤酒,直到他們昏過去。一旦他們失去知覺,牧師們就小心翼翼地把他們放在地下的壁龕裏。他們在那裏凍死了。

安第斯山脈高處寒冷、幹旱、稀薄的空氣(孩子們被發現的山頂海拔6739米,超過22000英尺,是迄今為止發現印加犧牲品的最高海拔)創造了保存完好的自然木乃伊,它們看起來仍然像熟睡的孩子。它們的許多內髒都完好無損;頭骨裏有大腦物質,心髒和肺裏有血液,皮膚和頭發都在原位。

隨後的DNA分析發現,這三人之間沒有血緣關係。他們死前身體狀況也很好——吃得很好,沒有受傷,沒有暴死的跡象,盡管男孩在死亡前後被綁住,衣服上的血可能表明他是因肺水腫窒息而死的,肺水腫是高原反應的潛在致命副作用。最大的女孩被稱為“La Doncella”,意思是“少女”,她死時患有鼻竇炎和肺部感染。年輕的女孩在她死後的一段時間被閃電擊中,因此她被稱為“La Niña del Rayo”(閃電女孩)。

在這位少女的嘴唇周圍發現了古柯葉的斑點,所以考古學家多年前就知道她在死前嚼過古柯葉。考慮到他們在火山的高處長途跋涉,古柯葉對對抗高原反應是有幫助的,甚至是必要的工具。它也是一種虔誠地用於儀式目的的儀式物質。chicha也具有儀式和實際作用:它具有象征意義,是慶祝豐收的產物,它使兒童入睡,使他們死於暴曬。

通過研究木乃伊的頭發——少女的長辮子和年幼孩子的短發——研究人員能夠整理出古柯和酒精消費的時間軸。由於這位少女的頭發比孩子們長得多,她的時間線跨越了她生命的最後21個月。隻有兩具年輕木乃伊的最後九個月的生活才能被規劃出來。研究小組發現,在生命的最後9個月裏,這兩個小家夥以穩定的速度喝酒和嚼古柯。少女在生命的最後一年攝入的古柯數量遠遠超過了之前的九個月,在生命的最後幾周攝入了大量酒精。

在死前大約六個月,有一個儀式,包括儀式上的剪發——在木乃伊身上發現了一些剪發——這與古柯消費的高峰相吻合。

在死前的幾周,古柯的消費量和酒精的消費量又開始急劇上升,可能是在冰少女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從庫斯科被押往火山的過程中,途中的儀式可能涉及大量的古柯和chicha。[…]

[杜蘭大學人類學家約翰]維拉諾指出,這些節日可以解釋為什麼冰少女在她最後的幾周喝了這麼多玉米啤酒,還嚼了很多古柯。

他還說,也有可能是“她有酗酒問題”。也許她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年開始喝啤酒的,隻是覺得它令人愉快或特別舒緩。”

她也會比孩子們更充分地意識到即將到來的東西,所以也許她有更多的理由酗酒。

2007年的一項頭發研究發現,這三個孩子在生命的最後一年吃得比早年更好。他們在很小的時候主要以土豆為生,但他們晚年的飲食是美洲駝肉和玉米,這是印加社會的精英食品。這有力地表明,這三個孩子都是農民,由於他們的身體“完美”,被選中作為祭祀儀式的祭品。一旦他們到了祭司手中,他們就會被養肥,並被灌上酒精和古柯,為他們的儀式角色做準備。被選擇死亡被認為是一種巨大的榮譽,根據印加人的信仰,犧牲的人並沒有死,而是成為天使,從山的高處守護著他們的人民。

孩子們隻是為了最後的儀式才喝醉的說法並不是這項新研究推翻的唯一一個公認的觀點。此前,人們認為“少女”死時15歲,“閃電女孩”6歲,“男孩”7歲。該項目的CT掃描發現,他們都比估計的年齡小兩歲。姑娘13歲,女孩4歲,男孩5歲。考古學家還認為,這兩個年幼的孩子可能來自貴族家庭,因為他們的頭部顯示出蓄意畸形的跡象,但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不可能在生命的最初幾年靠土豆生活。

分享

灰色修士的石棺打開,露出鉛棺

2013年7月29日,星期一

7月23日星期二,萊斯特大學考古隊正在挖掘格雷修士遺址開始打開中世紀石棺的蓋子發現去年9月,在理查三世的挖掘期間曾經是教堂唱詩班的地方。它由石灰石雕刻而成,是萊斯特考古挖掘中發現的第一具完整的中世紀石棺。盒子長2.12米(7英尺),寬的一端放0.6米(2英尺)寬,窄的一端放0.3米(1英尺)寬,深0.3米。沉重的石頭蓋子與棺材不匹配,灰泥在某些地方被損壞,表明它可能是在最初的埋葬之後添加的,然後被移走,或至少被篡改過。

一晚上的雨過後,整個遺址都是坑坑窪窪的水坑,但團隊考慮得很周到,在石棺上搭了一個帳篷,這樣他們就不用蹚到齊腰深的泥裏檢查了。團隊將砂漿封口處全部切開,並在蓋子下麵放上帶子。八個人被招募來抓著帶子,把堅硬的石頭蓋子抬起來,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裏麵是另一個棺材,這是一個5毫米厚的鉛包裹包裹著屍體。我們知道裏麵有具屍體因為鉛棺材的底部被破壞了腳暴露在外。這是進一步的證據表明棺材被挖掘,打開並重新埋葬。

在這兩具棺材上都沒有發現任何可識別的標記,這是一種遺憾,因為一個好用的標簽是確定誰被埋在裏麵的唯一方法。鉛條上焊接著一個粗糙的十字架,這說明鉛條上有宗教意義的人或物(比如聖物)。話又說出來,任何一個被埋在教堂唱詩班最重要位置的兩具昂貴棺材裏的基督徒,都很可能在某個地方有一點交叉肖像。

這個人肯定是很重要的人物。可能的候選人包括彼得·斯旺斯菲爾德(Peter Swynsfeld,公元1272年)、諾丁漢的威廉(William of Nottingham,公元1330年),他們都是英國灰色修士會的領袖,還有一個人在文獻記錄中被描述為“一個叫羊肉的騎士,有時是萊斯特的市長”,研究人員認為他是佩克爾頓的威廉·德·莫頓爵士(公元1356年至1362年)。一個巨大的石灰石棺材製造起來既困難又昂貴。足夠的鉛來製造一個包裹式棺材也是非常昂貴的。

鉛棺材讓我想起古羅馬晚期的“墨西哥卷餅”石棺2009年在伊特魯裏亞人加比的一個墓地發現的。它的鉛重半噸,比萊斯特的棺材要笨重得多,但它們都是財富的主要象征。鉛棺材往往能相對較好地保存遺體,隻要它們沒有被損壞(如灰色修士的)或填滿土(如加比的)。它們對文物保護人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你不能直接打開它們看看裏麵有什麼。鉛的延展性強,易損壞。任何粗暴的處理都會傷害到文物(所以才會出現懸著的腳的情況),因此人就會留在裏麵。

鉛棺材被從石棺中取出,送往萊斯特大學實驗室進行分析,研究人員將試圖找到一種不破壞文物或遺體的方法來檢查裏麵的東西。

Grey Friars的第二次挖掘現在正式結束了。被斬首的僧侶沒有被找到,他們也沒能找到中殿的遺跡。教堂的很大一部分似乎在後來的施工中被完全摧毀了,沒有留下任何地基或其他東西,這使得理查三世的骨架的發現更加不可思議。

分享

卡拉布裏亞發現了更多的大型希臘馬賽克鑲板

2013年7月28日,星期天

去年,在連續25年的挖掘工作的最後一天,在古希臘殖民地考隆(Kaulon)發現了描繪一條20 * 13英尺的巨龍、一條海蛇、一個巨大的玫瑰花環,以及多個來自大型希臘鑲嵌畫的花飾麵板。考隆今天位於雷喬卡拉布裏亞(Reggio Calabria)外的馬瑞納修道院城(Monasterace Marina),這裏是意大利靴子的腳趾。來自意大利和阿根廷的考古學家和學生們在挖掘公元前4世紀的一座大型浴場時,發現了一個長長的水池。在泳池的盡頭,他們發現地板上覆蓋著巨大的海洋主題馬賽克,麵積達25平方米(260平方英尺),而他們隻揭開了其中的三分之二。

現在考古學家發現了更多的馬賽克鑲嵌板在總數上又增加了5平方米(54平方英尺),使它成為在大希臘(大希臘,即希臘在意大利南部的殖民地)發現的最大的希臘風格馬賽克。新的麵板上有另一條龍,一條小海豚和一條大海豚麵對著龍。這個空間因此被稱為“龍和海豚的房間”。它的希臘風格的馬賽克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23年到146年之間,這一時期的城市在遭受錫拉庫紮暴君的粗暴對待後正處於發展中。

傳說考倫城是由克裏特的兒子考隆建立的,克裏特是亞馬遜戰士,是彭西莉亞王後的護士,也是跟隨她到特洛伊的十二個女人之一。潘西亞利亞被阿喀琉斯殺死後,克裏特離開特洛伊準備回家,但一場風暴使她的船偏離了航線。她在卡拉布裏亞登陸,建立了克利特(Cleto)城。她的兒子考隆開始了自己的事業,以母親的名字命名了一個新的城鎮。據說他和他的母親都是在克羅頓城保衛自己的城市的戰鬥中犧牲的。

不管基礎神話中可能存在或不存在什麼真相的核心,公元前8世紀建立後的幾個世紀裏,考倫城都是繁榮和獨立的。它有一個大港口,並在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期間為雅典人提供木材。它還從事石頭、鹽、金、鉛、陶瓷和金屬物品的貿易。隨著所有這些貿易收入的流入,這座城市鑄造了自己的硬幣。

公元前389年,考倫被錫拉庫紮的暴君迪奧尼修斯一世征服,事實上,他在10年前就已經征服了克羅頓,並在考倫淪陷後繼續統治了兩年。他摧毀了這座城市,將所有居民驅逐到錫拉庫紮。考倫由暴君的兒子迪奧尼修斯二世重建。公元前357年,他的叔叔迪翁(柏拉圖的哲學家學生)拜訪了這座城市。迪翁未能將他放蕩殘忍的侄子轉變為開明的專製主義者,反而推翻了他,在錫拉庫紮建立了一個半民主/元老院共和國/虐待程度稍低的暴政。狄翁在公元前354年被他的士兵刺殺,狄翁尼修斯二世在隨後的混亂中重新登上了王位。

(狄奧尼修斯二世也是達摩克利斯之劍故事的主角。達摩克利斯是一個奉承國王的朝臣,他吹噓自己是一個多麼幸運的人,能擁有如此多的權力和財富。迪奧尼修斯讓他坐在王位上,這樣他就可以親自體驗作為國王的好運,然後在他的頭頂上掛了一把用馬毛那麼粗的一根線掛著的尖刀。達摩克利斯因此意識到,所有財富和權力的表象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持續的恐懼。)

考倫在第二次布匿戰爭中與漢尼拔交戰,並在公元前200年左右被羅馬人永久摧毀。當人們重建時,他們向內陸遷移,創建了修道院城的始祖,留下了希臘城市的廢墟。

分享

齊普賽德囤積手表看起來像企業號

2013年7月27日,星期六

在期待即將舉行的齊普賽德窖藏展在倫敦博物館,伯明翰城市大學的研究人員用最新的技術從窖藏中挑選出一部分來研究它們的製作過程.利用激光掃描技術、artCAD(藝術計算機輔助設計)和CAM(計算機輔助製造)軟件,專家們收集了盡可能多的關於珠寶構造的數據,然後用數字技術重新製作了它們。

凱裏博士說:“我們的法醫分析揭示了這一時期工匠們使用的驚人技術,我們擔心這些400年前的工藝現在可能已經失傳了。”

“這是一項令人著迷的調查。我們認為我們自己的時代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術進步的時代,但我們必須把伊麗莎白和雅各布時代視為在某些方麵同樣先進的時代。”

隻是這些技術是什麼並沒有具體說明。

其中一些作品損壞嚴重,研究人員必須先進行數字修複,才能研究它們的工藝。例如,這款由G. Ferlite簽名的鍍金黃銅鑲邊手表,在許多地方都嚴重受損,墜子、表殼和表盤都被腐蝕了。它是用激光掃描的,但結果令人失望,因為像玻璃和拋光黃金這樣的高反射表麵不容易掃描。為了得到完整的圖像,掃描圖像必須通過CAD進行增強和解釋。

這種高度技術性的方法超出了通常的策展職權範圍,因此從大學其他部門請來了專家。Keith Adcock是伯明翰大學珠寶工業創新中心(JIIC)和伯明翰藝術與設計學院(BIAD)的高級CAD/CAM技術專家,他在CAD/CAM中設計了這款手表。

Keith導入了一張表盤的照片,並使用ArtCAM的“圖像浮雕”工具創建了一個模型表麵。這樣就不需要跟蹤導入圖像的每個部分來創建矢量藝術品了。Keith評論道:“ArtCAM對於解釋照片和創建紋理來說是非常棒的。”

然而,由於腐蝕的影響,如表盤右側的日刻度盤,基思需要改變一些自動生成的浮雕。把照片淡出後,基思使用ArtCAM的先進矢量繪圖工具快速描畫出他想要的部分。然後,他使用ArtCAM的“形狀編輯器”重構區域,並將這些區域與掃描數據生成的浮雕相結合。在ArtCAM渲染作品之前,光滑工具被用來軟化表麵光潔度。

一旦數字模型完成,它將被渲染成3D,並在3D打印機上用樹脂打印出來。通過在CAD中創建的專業支持和3D打印,手表樹脂模型看起來像企業與定製的表盤體套件。

齊普賽德窖藏的另一件藏品是一個精致的籠狀吊墜(可能是用作頭飾),上麵裝飾著珍珠,是用青銅而不是樹脂打印出來的。剝去它的珍珠裝飾,露出了複雜的雞蛋形狀的籠子結構。

其實我更喜歡沒有珍珠的衣服。

在我們了解製作這些珠寶的方法之前,我最喜歡的部分是,這些3D模型和複製品將參加倫敦博物館的齊普賽德寶藏展覽,向遊客展示這些珠寶是如何製作的,最重要的是,讓視力受損的人可以隨心所欲地觸摸、觸摸和探索它們。我認為這是一個天才的想法,我希望看到它在未來得到廣泛實施。

分享

18世紀,紐卡斯爾造船廠發現木製鐵路

星期五,2013年7月26日

考古學家正在挖掘位於英格蘭東北部泰恩河畔紐卡斯爾的海王星造船廠的遺址發現了一段25米(82英尺)長的18世紀木製鐵路.這些鐵軌並不是用來運輸火車的——它們直到下個世紀才被發明出來——而是由馬拉的木製馬車,又名chaldron。這是建於18世紀60年代的威靈頓·瓦戈威道(Willington Waggonway)的一部分,用於從當地幾家煤礦運輸煤炭到泰恩河(Tyne)。

從中世紀開始,采煤就成了紐卡斯爾的標誌(“把煤運到紐卡斯爾”這個表達可以追溯到17世紀,意思是一種毫無意義的活動),而運貨馬車網絡對該行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它們使煤礦能夠比傳統道路上的貨車運輸更多的煤炭。一匹馬每次在運貨路上可以運送10到13長噸煤,是同一匹馬在偏離軌道時的四倍。它們就像羅馬的引水渠一樣,從煤礦到碼頭都有一個輕微的下坡,隻要有可能,重力就可以幫助馬車前進。

考古學家們希望能找到羅馬人的遺跡,因為哈德良長城最東端的塞格杜納姆要塞(Segedunum)距離他們不到5英裏,但他們對發現的東西卻一點也不失望。這是一項具有重大曆史意義的發現,不僅因為它對該地區曆史的重要性,還因為鐵路軌距是標準軌距,仍然是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鐵路寬度。這是已知的最早的保存下來的標本,而且保存得非常完好,這又要感謝浸水的環境。

曆史學家現在可以在三維空間中看到一些他們隻能在書本、圖畫和繪畫中研究的東西。

考古學家們發現了一條“主道”重型運貨道裏有兩條木軌,一條木軌鋪在另一條木軌上,以延長係統的使用壽命。從主線的一個環路進入一個曾經是池塘的窪地,為了防止煤車的木輪變幹和破裂,它們會浸在裏麵。[…]

池塘的環線中間有一塊石頭,這是拉車的馬用來保持幹燥的。

取代馬車運輸的蒸汽機車開始使用威靈頓·瓦格納威的軌距,這並非巧合。泰恩河沿岸的煤礦使用了各種各樣的儀表,小到3’10”,大到5’0″。喬治·斯蒂芬森,後來被稱為“鐵路之父”,從很小的時候就在煤礦工作,一開始是撿煤工人,清理煤炭中的石頭和其他碎片,然後逐步晉升。15歲時,他成了一名消防員。17歲時,他成為了一輛固定消防車的工程師。第二年,他上了夜校,第一次學會了閱讀。1802年,當他21歲的時候,他在威靈頓碼頭的一個煤礦做刹車工。

同年,康尼什人理查德·特裏維西克設計了第一台蒸汽機有軌電車機車。這個設計在兩年後實現了,在1804年2月22日,為威爾士潘達倫的鐵廠運送了10噸鐵。它隻走了三趟,七噸重的發動機就撞壞了鑄鐵軌道,所以鐵廠認為它不切實際而放棄了它。特裏維西克在1805年為泰恩賽德的威拉姆煤礦建造了他的第二輛機車。它的重量隻有4.5噸,但它使用的是1748年為馬車建造的5英尺長的木軌。鐵軌又一次無法承載特裏維西克的引擎。

喬治·斯蒂芬森觀看了試驗,盡管火車頭最終失敗了,但他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早年在消防車方麵的經驗和來之不易的教育發展成了工程師生涯。到1813年,他成為了基林頓煤礦的發動機賴特,改進了他們的許多采礦機器,並負責所有的蒸汽機。1814年,斯蒂芬森為Killingworth Waggonway建造了第一輛火車頭,該火車頭於1801年與威靈頓線連接。他使用的是他在這條線上工作多年來最熟悉的量具:威靈頓·瓦戈威(Willington Waggonway)的4英尺8英寸″量具。

斯蒂芬森的機車。在第一次旅行中,它拉著8輛重達30噸、時速4英裏的滿載馬車。從那以後,它就在基林沃思的馬車道上正常運行了。(有趣的是:第一輛火車頭被命名為布呂歇爾以普魯士將軍Gebhard Leberecht von Blücher命名。有人見過嗎年輕的弗蘭肯斯坦知道如何回應)。接下來的幾年裏,他為當地的許多煤礦建造鐵路、機車和固定式蒸汽機。其中一些火車頭使用了幾十年。

1823年,斯蒂芬森被任命為斯托克頓和達靈頓鐵路的總工程師。他從頭到尾設計了整件事——選址、建造軌道、結構、火車,一切都是他設計的。他再次使用了他最熟悉的4 ' 8″口徑。1825年9月27日,第一條用於運輸普通大眾而非工業產品的鐵路開通了。隨後,他又建造了利物浦和曼徹斯特鐵路,這是第一條有時刻表和客運車票的城際客運鐵路。它還在利物浦港和曼徹斯特的紡織廠之間運送原材料和成品。第一次是在1830年9月15日,你猜對了,是在4 ' 8″軌距軌道上。

在19世紀30年代的某個時候,利物浦和曼徹斯特的鐵軌被額外增加了半英寸,以便在高速運行時給法蘭額外的橫向移動空間,並在彎道上減少列車車輪和軌道之間的束縛。由於利物浦的港口是工業運輸的重要樞紐,L&M的鐵路在1846年的《鐵路法規》中建立後,就成為了英國的標準。由於英國的全球帝國和經濟實力,其他國家都采用了同樣的標準。

分享

重建的中國祭壇奉獻在枯木

2013年7月25日,星期四

淘金熱時期的新興城市Deadwood位於今天南達科他州的布萊克山上,吸引了成千上萬來自各個種族的人來到這裏的采礦業和相關行業。到1880年,Deadwood已經是一個完善的城鎮,達科他地區的交通樞紐,居住著近5000人,是該地區最大的城市之一。從19世紀70年代初開始,Deadwood就有中國移民,當時它是印度領土上的一個非法定居點。他們在主街的下端建立了家庭和企業,這裏後來被稱為唐人街,盡管那裏居住著不同種族的人。據說不幸的簡斷斷續續地住在唐人街。

根據1880年的人口普查,死木鎮有116名華人居民,比達科他地區的任何地方都多,但許多當地曆史學家認為,華人人口被人口普查人員嚴重低估了,實際上接近400人。當時的人口主要是二三十歲的年輕男性,傳統的家庭結構被社區紐帶和像中國共濟會這樣的組織所取代。“枯木”一開始被中國人視為在礦山或從礦工身上賺錢的臨時機會。這種情況在19世紀的最後20年發生了變化,直到1900年中國人口中一半是女性。

然而,在1882年《排華法案》通過後,中國居民的總人數開始下降,該法案禁止所有華工、熟練工人和非熟練工人以及所有“受雇於采礦”的華人移民到美國。這對以勞工和礦工為主的Deadwood華人社區產生了強烈的影響。沒有新的工人可以來代替死者,選擇留下來的人也不能再帶家人來。他們中的許多人寧願回到中國,也不願與親人永遠分離,還有一些人搬到了舊金山等擁有大量華人社區的城市。

到1900年,人口普查記錄的Deadwood隻有73名中國居民,而且他們正在迅速老齡化(1880年的平均年齡是30.6歲;1900年為39.4)。遵守他們的文化葬禮傳統一直是很重要的,但也許更重要的是,現在這個小社區正在變老和死亡。在1908年,中國居民在死木摩利亞山公墓第六區建造了一個用於葬禮儀式和祭祖的祭台和火炬台。在接下來的20年裏,這座祭壇一直在使用,但在20世紀30年代,隨著華人社區的垂死掙紮,這座祭壇年久失修。Ching“Teeter”Ong是中國死木人的最後一位祖先,在那裏生活了45年後於1931年離開。在20世紀40年代,焚燒爐和祭壇被摧毀,隻留下了建造它的混凝土平台。

2003年,枯木曆史保護委員會(Deadwood Historic Preservation Commission)挖掘了祭壇的遺址,希望能更多地了解華人社區的殯葬儀式。令人震驚的是,僅僅兩年後,Deadwood唐人街僅存的原始建築之一,曾經是詠團商場的大樓,就被燒毀了被業主吉恩·約翰非法拆除.這引起了《死木》的巨大爭議和不安,他們非常熱衷於保存自己的曆史特色。

永泰(Wing Tsue)的意思是“榮耀的集合”,它是位於緬街566號的一家生意興隆的商店,出售絲綢、茶葉、瓷器等進口奢侈品,以及各種各樣的中國食品和草藥。(見這篇關於金花榮華公司的文章俄勒岡州的一個關於這一時期中國零售的迷人例子。)它是由費李黃他是一個76歲的人,由於他的商場的成功,他成為了一個顯赫而富有的公民。他的兒子洪廣(Hong Quong)生於1884年,是在枯林出生的第一個中國孩子。王菲(Fee Lee Wong)在1919年永久離開了Deadwood,與1902年回到中國廣東的家人團聚。他的一些後裔至今仍住在加州。

隨著枯木的中國曆史被摧毀,枯木曆史保護委員會決定在挖掘出的混凝土地基上重建祭壇和燃燒器。根據內政部長的說法,使用了來自Deadwood曆史保護基金的31,105美元,對原始細節進行了一絲不苟的重建標準的重建的曆史性質。研究人員檢查了挖掘的考古信息和曆史照片,以確定祭壇和燃燒器的確切大小和尺寸。然後用從詠團大廈回收的磚塊重建了該建築。

7月23日,星期二,Deadwood曆史保護委員會,城市領導和Fee Lee Wong的後代在摩利亞山公墓聚會慶祝中國人在Deadwood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在Deadwood曆史保護官員Kevin Kuchenbecker的簡短講話和項目曆史之後,Edith Wong邀請觀眾參加在中國焚燒爐祭壇前的第一次儀式。在揭幕式和點香之後,一群參與者輪流在爐子上點燃1億日元的假紙幣,把它們送給來世的收信人。

“很抱歉,今天Deadwood沒有整隻烤豬了,”王家衛說這話時,壁爐煙囪裏冒出的煙引起了哄堂大笑。

82歲的比阿特麗斯·黃(Beatrice Wong)說,她非常高興地看到,從榮泰大廈中打撈出來的粘土磚被用來重建中式火爐。榮泰大廈曾是她祖父規模並不大的帝國的舊址。這座曆史悠久的主街建築於2005年平安夜被拆除。

“唐人街幾乎從《朽木》的表麵上被抹去了,”她說。“今天,我們在這個城市取代了一段中國曆史。我們非常感謝曆史保護委員會和Deadwood的人民。”

分享

在不起眼的丹麥農場發現的頂級維京珠寶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

在丹麥西蘭島上,一項大規模的考古調查發現了鐵器時代晚期/維京時代定居點的痕跡幾件重要的金屬首飾從那個時代。2007年4月至12月間,來自魯開德博物館在15公頃的Vestervang農場共挖掘了約27,000平方米(290,000平方英尺)。他們發現了18個長屋和21個中等大小的坑屋的遺跡——沒有一個超過65英尺長——它們都不是在同一時間建造的。這不是一個城鎮,而是一個單一的農場,在7世紀末到11世紀初,經過6個階段逐步建成。

在這個農場中出土的珠寶比你在一個中等規模的農場中所能找到的要豪華得多。這裏有鍍金的物件,雕刻複雜的吊墜和胸針,可能是進口的,比如一枚公元850-950年的卡洛林風格的三葉草胸針,以及一枚前維京人胸針,華夫餅質地的金色裝飾和紅色玻璃上的基督教十字架圖案,讓我想起了一些斯塔福德郡窖藏碎片。

這次展覽的亮點是一件直徑2.9英寸的銅合金製品,中心有一個動物形象,脖子上戴著一串串珠鏈子。三個戴著麵具、留著胡子的人被放置在物體周圍,一個在主角的兩側,一個在主角的對麵。蒙麵人中間的四個洞表明有額外的裝飾,可能有兩個像中間那個一樣的動物雕像。專家認為它可能是一條項鏈的一部分。

根據考古學家Ole Thirup Kastholm的說法,他是一篇關於這次挖掘的論文的作者發表在最新一期《丹麥考古學雜誌》上這是一件罕見的藝術品,在維京時代是極其高端的。

他說,動物形象本身似乎是擬人化的,這在維京時代的藝術中並不罕見。Kastholm在給LiveScience的郵件中寫道:“一些擬人化的圖片可能被視為‘薩滿’行為的代表,即‘真實’世界和‘其他’世界之間的調解者。”他不能確定誰會佩戴它,但“肯定是一個與維京時代精英階層有聯係的人。”

基督教的十字架也一定裝飾過有地位的人。它製作於公元500年至750年之間,並不是當地工匠的產品。它十有八九是在歐洲大陸製造的,幾十年或幾個世紀後,通過貿易網絡,或由一位基督徒訪客攜帶,傳到了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南部。

是什麼讓這個整潔但看似不起眼的農場成為如此昂貴稀有珠寶的磁石?Kastholm認為關鍵是農場離Lejre很近,距離隻有6英裏貝奧武夫赫羅夫·克拉基國王的傳奇是傳說中第一個統治丹麥王朝Skjöldung或Scylding家族的皇家所在地。

20世紀60年代,韋斯特旺地區有大規模的住宅開發,但開發之前的地圖顯示,該地區附近有兩個村莊的名字中有“卡爾比”(Karleby),這可能意味著該地區是給列傑統治者的隨從的。

卡斯托姆在期刊文章中寫道:“古老的斯堪的納維亞術語karl,與古英語ceorl相對應,指的是國王的職業戰士衛隊成員hirð。”

在韋斯特旺發現的豐富珠寶、該遺址靠近利耶爾(Lejre)以及附近兩個名為“卡爾比”(Karleby)的村莊共同揭示了韋斯特旺的生活可能是什麼樣的。

Kastholm寫道:“韋斯特旺定居點似乎很可能是一個由Lejre的上級控製的農場,並傳給幾代的保留者,即hirð的一個卡爾。”“這可以解釋流浪發現的不尋常特征,與有些普通的定居痕跡形成鮮明對比。”

分享

密室,14世紀的廁所在鼓堡發現

2013年7月23日,星期二

在距離蘇格蘭阿伯丁10英裏的地方,修複13世紀末至14世紀初鼓樓的文物保護人員發現城堡平麵圖上沒有記載的兩間密室.其中一間是花園衛生間,馬桶的石製坐墊依然完好無損。另一間是兩間房,兩間房由一道門相連。

這些房間在裏麵是看不見的,因為在19世紀40年代中世紀城堡建造圖書館時,它們已經被牆封住了。然而,從外麵可以看到窗戶,所以保護團隊知道外牆和維多利亞圖書館之間有什麼東西。也可能隻是碎石堆在舊通道裏,但既然大家都想知道城牆後麵藏著什麼,喬納森·克拉克博士FAS遺產打開三扇窗戶,讓他可以從外麵往裏看。

僅靠手電筒的照明,盥洗室和一眼就能認出的廁所首先映入他的眼簾。然後他看到了入口的門洞,早就被木條封住了,灰泥從木條裏灑了出來。有兩扇沒有封死的窗戶正對著這個廁所。從第三扇窗戶望進去的是第二間相當大的房間。克拉克博士拍下了房間的照片,盡他所能記錄下它們,而我不得不花點時間慢慢地拍下這些技巧,因為我試圖用數碼相機從一堵巨大的中世紀牆的窗戶縫裏穿過,拍出的照片都是一副醉醺醺的樣子。見鬼,我見過正式拍賣的照片模糊,邊框也很差。我的推測是喬納森·克拉克博士有一隻仿生手臂。

在最初的興奮中,人們普遍猜測這可能是亞曆山大·歐文(Alexander Irvine)的秘密房間,他是德拉姆的第17代領主,也是詹姆斯二世黨人,在卡洛登戰役(1746年4月16日)中為邦妮王子查理而戰後,他的妹妹瑪麗把他藏在這裏。傳說當喬治二世的兒子坎伯蘭公爵威廉王子的效忠軍隊洗劫城堡時,她把他藏在城堡裏。難道這就是亞曆山大躲避英國兵的房間嗎?

不,不可能。這些密室在18世紀還沒被藏起來。他們隻是城堡的一部分。周五,文物保護人員通過窗戶發射了一個遠程攝像機,發現一個大房間實際上還有一個毗鄰的第二個房間。他們無法探索它,所以他們隻能看到通道,但這個雙室的位置強烈表明,它是一個更步行的用途,作為屠宰和食品室。它在較低大廳的盡頭,對著朝北的牆。這將是建築中最冷的地方,在這裏沒有什麼生活空間,但有一個食物準備和保存區是非常有意義的。

由於文物保護人員沒有其他方法來探索這些房間,我們不知道裏麵是否還有任何文物。這個空間太暗,不適合眼球檢查,也太大,他們的相機無法徹底探索。周二,當地電視台的一個攝製組STV新聞用一個專門的延伸攝像頭穿過窗戶來觀察雙室。這段視頻還沒有播出,所以請關注網站。

盡管這些不是哥特式浪漫意義上的秘密城堡房間,但找到鼓堡早期的花園更衣室、屠宰場和食品室是令人興奮的。德拉姆城堡是蘇格蘭最古老的城堡,可能是由建築師兼阿伯丁的教務長理查德·希米塔留斯(Richard the Mason)在1280年左右根據亞曆山大三世的命令建造的。它緊挨著皇家德拉姆森林蘇格蘭國王世世代代都在這裏狩獵,所以它可能是一處堅固的狩獵小屋。1323年,羅伯特·布魯斯將德拉姆男爵及其城堡贈給了他的朋友、鄰居、軍械手兼秘書威廉·德·歐文,以表彰他20年的貢獻。

幾個世紀以來,鼓堡一直是家族歐文.17世紀,這座城堡又增加了一座公館。老塔被整合到新建築中,似乎在雅各賓王朝的豪宅建成後被占用了一段時間,但文獻證據表明,到18世紀,這座城堡不再經常使用。這座塔由維多利亞時代的歐文夫婦翻新過。這是我們中世紀的廁所和食品室被牆圍起來的時候,在較低的樓層為新圖書館安裝了落地書架。頂樓改成了鴿舍。

這座城堡從1323年一直在歐文家族手中,直到1975年被割讓給蘇格蘭國民信托基金。城堡是托拉斯最古老的完整建築。保護人員今天正在努力保持它的完整性。該計劃是,拆除多年來添加的所有水泥砂漿,用與原建築中使用的砂漿相匹配的石灰砂漿取而代之。克拉克博士指出,在曆史建築中混合材料從來不是一個好主意,水泥對石頭結構尤其有害。與石灰砂漿不同的是,水泥不透氣,所以當水分滲入時,它無法通過砂漿接縫逸出,而且除了通過磚石本身外沒有辦法逸出。當冬天來臨時,所有的濕氣都凍結在石雕上,導致它破裂和破碎。困在建築物內的濕氣也破壞了圖書館及其大量的藏書。

腳手架在3月份架起,保護人員希望在9月份完工。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

分享

波蘭發現了貓人吸血鬼的墳墓

2013年7月22日,星期一

考古學家正在挖掘波蘭南部西裏西亞格利維策鎮附近未來道路建設的遺址,發現了四具骷髏頭埋在膝蓋之間.石頭被放在頭骨上。進一步挖掘,又發現了9具頭部錯位的骸骨。11具屍體的頭骨夾在兩腿之間,1具屍體的頭骨夾在雙手之間,2具屍體的頭骨直接放在肩膀上。大多數以這種方式被發現的骨骼似乎都是女性。

在斯拉夫國家,把頭放在脖子以外的任何地方是一種常見的民間習俗,以確保死者不會從墳墓裏爬起來騷擾生者。他們的想法是,如果死者試圖爬起來,她的頭沒有在那裏,她將無法看到他的受害者,甚至無法協調爬出墳墓。其他的做法——綁住手腳,用一塊沉重的石頭壓住身體,在胸前埋一個東西把身體固定在地上——也被用來確保亡靈不能動彈。

然而,對吸血鬼的恐懼並不是埋葬吸血鬼的唯一可能解釋。墓地附近有一個絞刑架。在中世紀,被處決的人有時會被吊死,直到屍體腐爛,頭部與身體分離。腐爛的屍體會被下葬,頭部故意不放在脖子上,因為罪犯不值得體麵的埋葬。這和吸血鬼的假設並不矛盾。當地人有充分的理由確保那些被處決的人不會回來報複。死者也可能是中世紀早期動蕩時期大規模屠殺的受害者——一場戰爭或被屠殺的平民,或者是霍亂流行的受害者。

在最初的發現中,沒有任何陪葬品,甚至連紐扣等衣物的殘骸都無法讓人知道他們被埋在什麼時候。從10世紀基督教傳入波蘭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波蘭最後一次吸血鬼葬禮是1914年在中東部的Old Mierzwice村舉行的),所以這並不能幫助縮小範圍。終於在7月18日,星期四,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具女性骨骼和兩件小文物。它們可能是確定這些墓葬年代的關鍵。她的骨頭也燒焦了,說明是故意被燒死的。

研究人員正在分析遺骸,希望能確定埋葬日期和可能的死亡原因。骨科學檢查已經開始了返回的結果:眼窩比平均水平大得多,而鼻上頜(鼻子和上顎之間的部分)比平均水平窄。這使得他們看起來像貓,一種基因突變表明死者有血緣關係,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群人被他們的社區視為危險人物。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3年7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