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存檔

克裏姆特最後也是唯一幸存的工作室今天開幕

周日,2012年9月30日

今天的Klimt別墅北立麵,一樓的工作室古斯塔夫·克裏姆特最後的維也納工作室是唯一與他的作品有關的現存財產今天向公眾開放經過近15年的政治鬥爭和廣泛的整修。博物館還沒有完工,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它已經足夠近了,可以在今天慶祝歐洲遺產日的時候歡迎遊客。

Feldmühlgasse花園住宅,照片由Moritz Nähr, 1915年這座位於Feldmühlgasse 11的別墅與克林姆特從1912年到1918年去世在這裏生活和工作時的別墅大不相同。在他的時代,這是一棟不起眼的平房,坐落在一個大的田園花園中,美麗的鄰居、遊客和後來的租戶多年來對它讚不絕口。他從家具製造商約瑟夫·赫爾曼(Josef Hermann)那裏租來了這幅畫,赫爾曼的女兒是畫家菲利克斯·阿爾布雷希特·哈特(Felix Albrecht Harta)未來的妻子。是克裏姆特的朋友兼同事哈爾塔建議他租這個地方。克林姆特對花園住宅進行了改造,為他的工作室創造了一個大的北窗,並粉刷了外部。

古斯塔夫·克裏姆特和凱蒂站在他倒數第二個工作室的門口1918年2月,克裏姆特因中風和肺炎去世後,海倫·赫爾曼(Helene Herrmann)夫人開始對花園住宅進行擴建,雇了一名建築師在上麵規劃一座更大的兩層別墅。1922年約瑟夫·赫爾曼(Josef Hermann)去世時,建築還沒有完工,但他的遺孀可能是在某種經濟壓力下,把這處房產按原麵貌賣給了歐內斯廷·維爾納(不久將成為歐內斯廷·克萊因夫人)。歐內斯廷·維爾納繼續推進建築計劃,在工作室的頂部和周圍建造了一座新巴洛克風格的別墅,使房子變得難以辨認。

在納粹占領奧地利後,克萊因一家逃到了倫敦。這棟房子在1939年被“雅利安化”,被強行沒收並賣給非猶太人。1948年,奧地利政府將別墅歸還給克萊因家族,但它一直被嚴重忽視。1954年,克萊因夫婦以一筆小錢把它賣回給政府。這所房子的條件很差,原定要拆除,但在1957年改為一所學校。

克裏姆特別墅,2007年此時,克裏姆特已經默默無聞。又過了十年,他才在倫敦和紐約的時裝秀上怒吼著重新進入公眾的意識。然而,他在奧地利仍然為人所知。他的工作室曾經所在的房產被通俗地稱為“克裏姆特別墅”(Klimt Villa),但工作室被認為是丟失了,被後來的所有建築吞沒了。1998年,這座別墅瀕臨破產。按照計劃,這塊地將分批出售給開發商,而別墅將被分割成公寓,或者被完全拆除,這對漏水的老舊建築來說更有可能。

1923年計劃一群市民組成了一個團體,反對有計劃地破壞財產。他們找到了1922年的建築平麵圖,清楚地劃定了原始工作室,規劃了新的建築,並顯示了將要拆除的區域。這些計劃證明攝影棚並沒有被摧毀。克林姆特時代的花園住宅被整座改造成巴洛克式別墅的一樓。一些牆被推倒了,門被移動了,窗戶也換了,但建築結構完好無損,還可以搶救。

這個民間團體於1999年成立了古斯塔夫·克裏姆特紀念協會。該協會的明確目標是拯救克裏姆特別墅工作室,作為藝術家使用的最後一處仍然存在的財產,男孩們不得不為它工作。2000年,他們把這棟別墅加入了“奧地利共和國擁有的曆史建築”(Historic Houses Owned by the Austria)的名單,這個名稱並不提供聯邦保護保護,以防改建,但至少在法律上承認了這棟房子的曆史重要性。

克裏姆特的接待室,莫裏茨攝Nähr, 1917-18在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裏,阻止房屋出售的政治鬥爭一直在繼續。秘密拆遷計劃不斷出現,有人計劃將這棟房子摘牌,以便出售給俄羅斯開發商,有人建議將別墅拆回原來的花園別墅。最後,在2009年,這座別墅被宣布為國家紀念碑,以保護它不受各種破壞計劃的影響。第二年,一項可行的計劃被起草出來,在別墅裏建一座克裏姆特博物館,奧地利經濟部同意出資200萬歐元進行翻修。

重建了工作室工作室朝北的窗戶建築工程於2011年初開始。通過埃貢·席勒(Egon Schiele)等同時代人對這處房產的書麵描述,以及莫裏茨Nähr從1915年到克林姆特去世前後拍攝的三張照片,修複人員得以將工作室空間恢複到接近克林姆特時代的樣子。

以下是Schiele在克林姆特去世後對Feldmühlgasse工作室的描述:

克裏姆特每年都會在Feldmühlgasse上用花壇裝飾房子周圍的花園——參觀這個花園,置身於鮮花和古樹之中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門前有兩個克裏姆特雕刻的漂亮的頭像。第一個走進接待室,左邊的門通向接待室。屋子中間有一張方桌;周圍有成群的日本木刻版畫和兩幅中國巨畫。地板上有非洲雕塑,窗邊的角落裏有一件日本的紅黑相間的盔甲。這個房間通向另外兩個房間,在那裏你可以看到玫瑰花叢。”

克裏姆特的工作室,莫裏茨Nähr 1917-18Nähr的圖片顯示接待室與席勒描述的一模一樣。在工作室裏,你可以看到克裏姆特1917年的兩幅作品的畫架,右邊是《與範女士在一起》(Lady with Fan),左邊是《新娘》(the Bride)(他從未完成)。這兩幅畫現在都被私人收藏。兩個房間裏的家具都是房主約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設計的,其中大部分都在戰爭中幸存了下來。克林姆特死後,他的伴侶艾米麗Flöge收藏了一個大衣櫥,裏麵曾經收藏了大量的亞洲麵料。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她的公寓被毀,她的愛連同他希望她擁有的一切都失去了。

古斯塔夫·克裏姆特(Gustav Klimt)的《女迷》(Lady with Fan), 1917-18年剩下的家具現在都歸私人所有。一位私人收藏家把工作室裏的一張非洲凳子借給了別墅。也許會有更多的公司緊隨其後。與此同時,人們還製作了精確的複製品,以重現工作室的真實麵貌。連會客廳裏的地毯都是由原始製造商巴克豪森(Backhausen)完全複製的,謝天謝地,他們的檔案裏有一張原始的樣品。今天的遊客可以看到許多20世紀10年代的服裝。這裏將會有克利姆特分散在工作室各處的畫作的複製品,以及兩幅按原尺寸放大的作品《新娘》,古斯塔夫·克裏姆特著,1917-18年Nähr圖片中的工作室的畫。幸運的是,克裏姆特原來的浴缸被找到了。它將被放置在一個模型等候室。

遺憾的是,埃貢·席勒對克裏姆特別墅的設想已經無法實現了

“不應該拆除任何東西,因為所有與克林姆特的房子有關的東西都是一個整體,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不能被摧毀。未完成的畫作、畫筆、畫家的工作台和調色板都不應該被碰觸,工作室應該為少數享受和熱愛藝術的人開放為克裏姆特博物館。”

——至少現在的結論是這樣的。讓我們來看看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請看這個修複工作的圖片庫來自克林姆特別墅網站。

分享

雷諾阿1951年在巴爾的摩博物館被盜,價值7美元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

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的《塞納河岸好消息是,書麵記錄證實了這一點Paysage Bords de Seine據報道,他們還購買了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的一幅小型風景畫,以及一隻塑料牛和保羅·班揚玩偶在哈珀斯渡輪跳蚤市場花7美元買的在西弗吉尼亞州,確實是正宗的。壞消息是,它是61年前在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被盜的因此在法律上並不屬於發現它的女士。今天早上的拍賣計劃被取消了,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此案。

這一消息令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感到意外。《華盛頓郵報》記者伊恩·夏皮拉1926年,收藏家赫伯特·l·梅(Herbert L. May)從巴黎的伯恩海姆-瓊畫廊(Bernheim-Jeune gallery)購買了這幅畫,並試圖追蹤它的行蹤。梅的前妻賽迪·阿德勒·梅是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的主要捐贈者,她的許多文件都保存在博物館的圖書館裏。在翻看賽迪的信件和收據時,夏皮拉發現了一張她借走的便條Paysage Bords de Seine1937年送到博物館。

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雷諾阿《Paysage Bords de Seine》的借出記錄在拍賣行進行盡職調查時,BMA已經檢查了大量賽迪·梅·阿德勒(Saidie May Adler)藏品的所有權記錄。阿德勒夫人捐贈給博物館的一千多幅畫作中,並沒有提到雷諾阿的作品。在夏皮拉發現這張紙條之前,甚至沒有人想到去檢查貸款記錄,紙條上有一個貸款登記號碼。博物館館長多琳·博爾格(Doreen Bolger)查閱了這幅畫,發現了一張橙色索引卡,上麵描述了這幅畫的創作過程、它在伯恩海姆-瓊以1000美元的價格被買下的故事,以及1951年11月它在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的陳列室被偷走的故事。

震驚的博爾格打電話給波托馬克公司的總裁伊麗莎白·溫斯坦(Elizabeth Wainstein),這幅畫將在這家拍賣行出售,後者立即同意停止拍賣。他們一起打電話給聯邦調查局,報告了這起盜竊案。進一步的研究表明巴爾的摩市警方報告(pdf)從1951年11月17日起,博物館的行政助理小詹姆斯·m·波特宣布:“在下午6點之間的某個時間11月17日,“有人”從博物館偷走了雷諾阿的鍍金畫框,“沒有強行進入的證據”。事情似乎就到此為止了。到目前為止,警方的檔案中還沒有發現任何後續事件,這個故事也從未上過報紙。

雷諾阿失竊報告,1951年11月17日貸款記錄和警方報告都指出,這幅畫投保了2500美元。我不清楚當時是否有保險公司賠付的確認記錄,但這似乎是一種假設。BMA不確定保險商是誰,但如果這家公司能被查出來,並且至今仍存在,它很可能就是雷諾阿的合法所有者。這取決於保險協議的細節和1951年馬裏蘭州的法律。

Paysage Bords de Seine將留在拍賣行,直到FBI調查確定誰是這幅畫的合法主人。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賽迪·阿德勒·梅死於1951年5月。在她的遺囑中,她把所有的收藏都留給了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當這幅畫在六個月後被盜時,她的遺產還在接受檢驗。BMA認為他們是合法的所有者,因為這是賽迪·阿德勒·梅明確的意圖,但如果他們從保險公司那裏拿走了錢,梅的意圖可能就無關緊要了。

伊麗莎白·溫斯坦質疑賽迪是否是這幅畫的技術所有者,因為根據伯恩海姆-瓊畫廊的記錄,這幅畫賣給了赫伯特·l·梅,而不是他的妻子。這在我看來似乎不太可靠。1926年,赫伯特買下這幅畫時,梅夫婦已經分居兩年。他們於1927年離婚。鄉村景色十年後她把它借給巴爾的摩藝術博物館時它在賽迪手裏,所以除非我們認為它是從她分居的丈夫那裏偷來的,否則她很可能在離婚時得到了它。

我擔心“雷諾阿女孩”,這位據說在跳蚤市場上成名的女士,可能是潛在合法所有者名單上的最後一位。她可能完全沒有做過任何錯事,但撿到者歸失主不適用於贓物。去年合法擁有它的人——五月地產、博物館或保險公司——現在可能擁有它。

拋開法律糾紛不談,橙色索引卡講述了這幅畫是如何形成的一個可愛的故事。除了迷人之外,它還解釋了這幅畫讓我困擾的一些事情;也就是說,在如此小的一塊(5.5″x 9″)上,左邊和右邊的大空白特別明顯。你看,它不是畫在畫布上的,而是畫在亞麻布餐巾上的。從借款記錄來看:

梅夫人說,故事是這樣的,雷諾阿為他的情婦畫了這幅風景,在塞納河上的一家餐館裏——亞麻餐巾就是這樣。

這當然可以解釋為什麼它看起來如此未完成和匆忙相比,雷諾阿的更大,更複雜的塞納河景觀景觀的Wargemont

分享

稀有隕石雕刻的佛教神像

周五,2012年9月28日

還記得在《奪寶奇兵》納粹派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Toht去尼泊爾尋找拉之杖的頭套,這樣他們就能找到約櫃,用它來釋放上帝在戰鬥中對敵人的憤怒?把尼泊爾變成西藏,把Toht變成動物學家和黨衛軍軍官恩斯特Schäfer,把約櫃變成雅利安種族的根源,把Ra的權杖變成an一尊佛教神像這一切都真的發生了。(好吧,不是融化臉。)

1938年,希姆萊派Schäfer去西藏考察雅利安種族的傳說根源。Schäfer他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科學家,而不是像希姆萊那樣癡迷於神秘主義的無知的人,並不熱衷於這個計劃。他的目標是記錄該地區的地質、氣候、動植物和居民,但他在1933年加入了黨衛軍,表麵上隻是為了繼續工作,所以到1938年,他已經精通肮髒的納粹妥協。

1938年5月至1939年8月,Schäfer的團隊從印度喜馬拉雅地區的錫金邦出發,前往拉薩,最後到達西藏西部的雅魯藏布江流域。他們拍攝了數萬張照片,收集了數十個動物標本、數千顆種子、數百名當地人、一隻藏獒和一個胸甲上有納粹標誌的鐵神像的頭像和頭部尺寸。

萬字符是太陽和好運的古代象征,最早出現在3500年前的印度河流域文明中。隨著佛教的傳播,它在遠東地區的宗教中嶄露頭角,但也出現在佛教之前的傳統中,比如西藏西部早期的Bön宗教,在8世紀和9世紀的圖像中包括了納萬字符。因為雅利安神學認為,優等民族在逃離亞特蘭蒂斯毀滅後征服了亞洲(是的,我知道),Schäfer很可能認為這個奇怪的神器會滿足希姆萊,他非常喜歡印度教和佛教,認為佛陀自己可能是後亞特蘭蒂斯北歐優等民族的雅利安後裔。

在Schäfer的團隊返回慕尼黑後,這座鐵像就消失在了視線之外。直到2007年,它的匿名新主人聯係了斯圖加特大學行星學研究所的埃爾馬·布赫納(Elmar Buchner)博士領導的一組科學家,想看看他們是否能找到更多關於它的信息。然而,他隻讓他們以一種非常有限的方式測試這個數字。他們不允許抽取任何有意義的樣本;他們隻能在表麵上擦一擦,試圖確定雕像是由什麼製成的。2009年,以“鋼鐵俠”聞名的他被拍賣。從那時起,它一直在布克納團隊的一個人手中,他們可以對它進行任何他們想要的測試。

這座雕像重約23磅,高約10英寸,寬約5英寸。很難確定它描繪的是誰,但Buchner認為它是11世紀的Bön文化文物,描繪了佛教毗瑟瓦那神(在西藏被稱為jambhara)的版本。他是財神和財富之神(這與納粹黨所用的萬字符一致),有時也會是戰神(這與他所穿的盔甲一致)。不過,還是少了些東西;你在後來對外瑟瓦那的描述中看到的肖像和屬性在這裏沒有出現。有些東西,比如他左臂上的一把燃燒的三叉戟,可能已經丟失了幾個世紀。布赫納的工作理論是,這座雕像是一個過渡性的人物,融合了前佛教和佛教的元素,這就是為什麼它在某些方麵是不標準的。

它最不尋常的部分不是圖像,而是它的構成。從他們在擁擠的實驗室中相遇的那一刻起,布克納就知道鋼鐵俠的鋼鐵來自於一顆隕石。他可以從隕石撞擊著陸時融化在表麵留下的拇指狀印痕來判斷。地球化學分析證實,鋼鐵俠的鐵不隻是來自隕石,而是來自最稀有的一種:共濟石。鐵中鎳和鈷的含量很高,這標誌著它是一種滑石類隕石。不到1%的鐵隕石和不到0.1%的所有隕石是共濟隕石。

更特別的是,研究人員能夠確定它是由哪塊隕石雕刻而成的。地球化學數據與15000年前落在蒙古和西伯利亞之間的青加隕石相吻合。關於它的第一次發現報告是在1913年,但有人發現了比這早得多的一塊碎片,事實上,幾乎比這早了一千年。

雕刻家一定知道它的特殊之處,因為鑿刻這種鐵是一項非常艱苦的工作。也許他有一種暗示,它來自天空——在很長一段曆史中,隕石在許多文化中都被視為宗教崇拜——或者他隻是認為它是如此獨特,以至於可以完美地描繪神。雕刻完成後,雕像的邊緣和底座被鍛造,然後鍍金。今天隻剩下鍍金的痕跡。

其他被認為是神聖的隕石以岩石的形式被崇拜。人們發現了由隕石雕刻而成的刀和珠寶等物品,還有老鷹等動物形象。在曆史記載中,有關於西藏雕刻“天鐵”工藝的記載,但這種工藝早已消失,沒有任何文獻提到雕刻人類或擬人化的神。據我們所知,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一尊雕刻在隕石上的人形雕像。

分享

9月29日周六,1400家博物館免費入場

周四,2012年9月27日

本周六是第八屆國家博物館日。由史密森學會雜誌,一本優秀的出版物優秀的同伴網站美國的博物館日是為了弘揚史密森尼博物館的精神,慶祝文化、學習和知識的傳播,史密森尼博物館每天都是免費的。當然,許多博物館的運營成本必須依靠門票銷售,但在一年中的這一天,你可以免費享受他們的產品。

國家博物館日參與者分布圖;點擊搜索國家博物館日每年都越來越受歡迎。去年,有35萬人利用這個機會在博物館免費參觀了一天。今年,他們預計全國1400多家博物館將迎來40萬名遊客。所有50個州,以及華盛頓特區和波多黎各都有參與的博物館。找一個離你近的地方,你可以瀏覽本頁的地圖,或者在地圖上方的區域輸入您的地址,或者使用地圖下方的下拉菜單按州搜索,或者在本頁按關鍵字搜索

當你找到能激發你興趣的博物館時,轉到本頁然後填寫表格;你會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裏麵有兩個人可以進入你選擇的博物館。你不能隻在周六去博物館就指望免費入場,也不能買到10張票就整天逛博物館。雖然這很了不起,但每個家庭、每個電子郵件地址都有一張門票的上限,允許一人外加一位客人。為什麼不和一個朋友組隊,各自選擇一個博物館一起參觀呢?

場館的多樣性確實令人驚歎。這些博物館既有主要城市中心最大、最富有的博物館,也有由誌願者經營的高度專業化的小型當地博物館。不僅僅是曆史博物館。這裏有適合每個人的東西:科學博物館、互動兒童博物館(科學探索,動手科學中心在阿拉巴馬州的亨茨維爾(Huntsville),植物博物館(the伯德約翰遜小姐野花中心在奧斯汀,德克薩斯州是一個頂級的研究中心,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可以看到德克薩斯州本土植物的所有榮耀),藝術博物館(科羅拉多的阿斯彭藝術博物館展出了當代藝術的最新作品,最不尋常的是,它是哈姆雷特車站,哈姆雷特,北卡羅來納州一個非收藏機構),民族博物館(誰知道有一個巴斯克博物館在愛達荷州博伊西?),火車博物館(北卡羅來納州的哈姆雷特車站故事發生在一個華麗的安妮女王火車站,現在仍作為美鐵車站使用)、玩具火車博物館(the國家玩具火車博物館在賓夕法尼亞州斯特拉斯堡展出的玩具和火車模型是全美最大的Gilmore汽車博物館密西根州卡拉馬祖附近被評為密西根州第一曆史悠久的汽車遺址國家旅遊官方網站這說明了很多,因為如果有一個州有一大堆的汽車博物館,那就是密歇根州),航空航天博物館(加州航空航天博物館有飛行模擬器你可以騎!),總統博物館(亞伯拉罕·林肯總統博物館伊利諾斯州的斯普林菲爾德是一個極具話題性的地方,在《解放宣言》初步發表150周年紀念日一周後去參觀)、裝飾性金屬博物館(實際上全國隻有一個這樣的博物館國家裝飾金屬博物館在孟菲斯,聽起來非常棒,所以如果你周六在附近的任何地方,你應該去看看),還有很多很多。

Ratzer“紐約市平麵圖”地圖,1770年,複原前(l)和複原後(r)也許你在這個博客上讀到的一些東西,你可以在這個周六親眼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修複1770年“紐約市平麵圖”地圖伯納德·拉策的作品布魯克林曆史學會.如果你更喜歡曼哈頓,那就去美國華人博物館.這是幾年前進行了翻修和擴建而且真的很特別。

巨大的朱諾在她搬到博物館之前,在布魯克萊恩的布蘭德吉(斯普拉格)莊園的花園裏你去北方的時候,去看看巨大的羅馬朱諾雕像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或者,當你在城裏的時候古老的敬畏貝爾在自由之路上最近安裝的尖塔Old South Meeting House在波士頓。

內戰走私娃娃妮娜(左)和露西·安(右)如果你在梅森-迪克森線以南,那麼邦聯博物館在裏士滿有一把。36口徑的斯皮勒和伯爾左輪手槍1975年從博物館被盜,然後25年後被發現並歸還.他們也有內戰時期走私玩偶

分享

警方發現溫洛克·朱格今年5月在博物館被盜

2012年9月26日,星期三

監控錄像的屏幕截圖小偷正要用排水格柵打破顯示屏玻璃中世紀青銅壺,非常稀有,具有曆史意義從盧頓的博物館偷來的今年5月,英國貝德福德郡被發現被貝德福德郡警方溫洛克壺是在5月12日晚的一起入室盜竊中被偷的Stockwood發現中心.晚上11點22分,小偷用圍巾裹著臉擋住了閉路電視的攝像頭,爬上了博物館的圍欄,破門而入,用排水管蓋砸碎了半英寸厚的夾層玻璃和陳列櫃的聚碳酸酯化合物。他拿著酒壺就跑了。

該博物館的保險公司為水罐的安全歸還提供了2.5萬英鎊的獎勵,因為竊賊計劃僅以20英鎊(32美元)的廢舊價值出售這件13磅重的青銅文物,這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它對博物館的價值是不可估量的,因為它的市場價格,也因為它在全國和地區的重要性。它是中世紀為數不多的幾個有英國青銅鑄造者(可能是鍾的鑄造者)印記的青銅青銅壺之一,盡管在現存的中世紀鍾中還沒有找到確切的標記。

Wenlok壺的這個大酒杯有一英尺高,上麵裝飾著紋章,包括1340年到1405年間金雀花王朝的皇室紋章,以及可能與鑄造廠有關的東安格利亞紋章。還有其他皇室和貴族的象征——王冠、徽章——裝飾著罐子,還有下半部分用大寫字母刻著“我的主文樂”的獻詞。目前有兩名可能的候選人角逐文洛克勳爵。一位是威廉·文洛克,羅切斯特的執事,威斯敏斯特國王教堂和聖保羅大教堂的教士,他死於1391年,葬在盧頓的聖瑪麗教區教堂下麵。從官方頭銜上說,他不是領主,但他在當地生活和教會等級中是一個重要的人物,所以他可以被稱為酒壺領主。

另一個是他的侄孫約翰,他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官方官員文洛克勳爵,從亨利五世到愛德華四世,他在每一個國王的手下戰鬥和服務。他在1461年到1469年是英格蘭的首席管家,所以文洛克壺很可能被用來服務皇室。1430 - 40年代,他是貝德福德郡的國會議員,1444年是貝德福德郡和白金漢郡的高級郡長,1455年當選眾議院議長。他的家族席位在索梅裏城堡盧頓聖瑪麗教堂文洛克教堂的約翰·文洛克爵士窗戶盧頓,因為他在玫瑰戰爭中兩次改變立場,在他死後被剝奪了王位(不太好,一些說法,聲稱他被他的指揮官殺死了1471年在圖克斯伯裏戰役中支持亨利六世時,薩默塞特公爵未能全力支持他。

溫洛克夫婦都住在盧頓。這個家族在1377年買下了盧頓莊園,並一直住在那裏,直到約翰建造了索美裏。他們的名字在鎮上的中世紀公會登記簿上,鎮上還有一條文洛克街。聖瑪麗教堂(St. Mary’s Church)還有一個文洛克禮拜堂(Wenlock Chapel),禮拜堂的彩色玻璃窗描繪的是身穿騎士服飾的文洛克勳爵(Lord Wenlock)。

大英博物館的Asante Ewer像這樣的中世紀青銅壺,目前已知僅有兩個。其中一個在大英博物館,另一艘是維多利亞號和阿爾伯特號.它們在大小、顏色和裝飾細節上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它們都是同樣的大腹便便的形狀,盡管大英博物館的這件藏品看起來很不一樣,因為它是三件藏品中唯一保留了蓋子的。另外兩個本來是有蓋子的,但現在隻剩下鉸鏈了。這三種銘文表達了不同的意思,但它們用的是相似的,可以說是很棒的倫巴第風格的字體。它們都有相同年齡的皇家紋章(1340-1405)。

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Robinson Jug即使在表麵之下,這三件作品也相互關聯。一個大英博物館對這三者的研究發現它們是由銅、錫和鉛的同一種合金製成的,被稱為鉛青銅。這是一種很受歡迎的材料,但這三個罐子的金屬中含有相同的雜質,這表明這三個罐子都是在同一家鑄造廠鑄造的。x射線顯示,它們是用同樣的技術製造的——將熔化的青銅倒入一個有前部、後部和一個芯的模具中——這種技術在當時也很流行。然而,不同尋常的是,在模具內使用了金屬墊片Wenlok壺x射線這確保了金屬可以在外殼和堆芯之間自由流動。三個罐子都用了這些間隔。

文樂壺是三個壺中最小的一個,但它的印記最早。這也是最新的發現。沒人知道它的存在,直到它在北安普敦郡伊斯頓·內斯頓的一個地窖裏被發現,那是亞曆山大·赫斯基勳爵的豪宅2005年7月,他將公司賣給了一位俄羅斯零售巨頭.當年5月,蘇富比拍賣了其中一些藏品,《文樂彙》就是其中之一。在那次拍賣會上,一名倫敦交易商以56.8萬英鎊(合92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它。2005年10月,該交易商以75萬英鎊(合120萬美元)的價格將它賣給了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Wenlok Jug(左),Robinson Jug(中),Asante Ewer(右)鑒於其極其罕見,它與國內兩家頂級博物館的兩件相似的作品——皇家紋章和中世紀製造者的印記——的聯係,博物館、圖書館和檔案委員會管理的藝術作品和文化價值物品出口審查委員會宣布它具有國家重要性,對中世紀冶金學的研究具有突出的意義。文化部長大衛·拉米立即對這款水罐下達了臨時出口禁令。這些出口禁令的協議是,如果一個國內博物館能拿出與外國實體購買相同的金額,那麼當地博物館就可以購買它。

盧頓議會的博物館服務部門急於為他們自己和國家爭取到一件與這座城市聯係如此緊密的傑作,於是開始行動。在博物館的世界裏,沒有比這更多的大衛和歌利亞了。盧頓博物館每年的采購預算總額為2500英鎊(4000美元)。在2010年6月至2011年6月期間,大都會博物館在藝術品購買上花費了3650萬美元,而這隻是其全部收購捐贈資金6.32億美元的一小部分。

盧頓想盡辦法,從大都會博物館搜刮了75萬英鎊,買下了這隻酒壺。大部分資金來自大筆贈款。他們從國家藝術收藏基金獲得了13.75萬英鎊,從國家遺產紀念基金獲得了59萬英鎊。他們還從博物館支持者、個人、當地組織和小型信托機構籌集了2萬英鎊的捐款。再加上博物館的年度采購預算,正好是75萬英鎊。2006年2月底,他們買下了“文樂彙”,並於5月在紐約國際博物館展出Wardown公園博物館

2008年,它被轉移到新建成的斯托克伍德探索中心,一直在那裏展出,直到今年早些時候被盜。貝德福德郡警方自案件發生以來一直在調查此案,他們的堅持現在得到了回報。9月24日周一早上,他們在薩裏郡塔德沃斯的一戶人家發現了被盜的酒壺。警方當場逮捕了兩人。其中一人被指控處理被盜財物,另一人目前正在保釋中,等待進一步調查。博物館專家今天已經檢查了這個罐子,並確認它是真品。

警方還沒有結束調查,他們仍在向公眾詢問有關這起盜竊案的任何信息,但Wenlok Jug已經回家了。博物館的人一定鬆了一口氣。這一塊是無法替代的。即使他們有錢(顯然他們沒有),也不會有另一個像它一樣的。

分享

威爾士教堂返回鍾從1863年聖地亞哥火災

星期二,2012年9月25日

在威爾士尼斯聖托馬斯教堂的回歸儀式上,來自聖地亞哥教堂的鍾聲周一,威爾士大主教、愛德華王子、韋塞克斯伯爵和智利大使出席了威爾士尼斯的聖托馬斯教堂舉行的儀式官方歸還了一座260年前的鍾它是1863年智利聖地亞哥一場毀滅性的教堂大火中搶救出來的。在20名智利誌願消防員組成的儀仗隊麵前,威塞克斯伯爵,消防隊的榮譽成員,正式接受了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鍾聲。它將在未來幾周內被運回智利。

這座鍾自1870年就在教堂裏了,但它從來沒有掛在鍾樓上,也從來沒有響過。聖托馬斯教堂在收到斯旺西工業家格雷厄姆·維維安的禮物時,已經有六座井然有序的鍾了,所以他們把聖地亞哥鍾放在教堂後麵的塔門旁邊,幾乎忘記了它。去年,尼斯教區的牧師Stephen J. Ryan收到了一封來信貝爾和克拉珀來自英國和英聯邦消防公司基金會第十四連的詢問。基金會不確定它的確切位置,但他們得到消息,其中一個聖地亞哥的鍾在地下的一個教堂裏,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要求歸還它。鍾聲在聖托馬斯教堂被發現,來自智利的專家前往教堂確認它的身份。剩下的就是安排明年的悲劇150周年紀念。

1863年12月8日的晚上,在智利的聖地亞哥,這段漫長而奇怪的旅程開始了。聖地亞哥市中心的耶穌會教堂“耶穌陪伴教會”正在慶祝聖母瑪利亞月的高潮“無玷受孕節”。聖母瑪利亞月是獻給耶穌之母瑪麗的一個月的節日。唐璜·烏加特,神父司儀,邀請了聖地亞哥所有最優秀的成員參加這個月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彌撒。他用成千上萬支蠟燭和石蠟燈裝飾教堂,用薄紗和紗布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用絲帶和紙花裝飾教堂的所有表麵。

1863年12月8日,智利聖地亞哥,坎帕尼亞教堂被大火摧毀,作者內森·休斯教堂裏擠滿了人,大約有3000人,大多數是婦女。臨近晚上7點彌撒就要開始的時候,大部分的門都關著,防止人們進出,並確保牧師的聲音能被聽到。所有的燈都點亮了。在高高的祭壇上,石蠟燈放在一幅透明的月牙畫後麵,這幅月牙畫是聖母瑪利亞巨大雕像的底座。他們剛一點燈,燈就點燃了月牙。一名服務員試圖用他的鬥篷滅火,但鬥篷很快就被石蠟浸透,變成了一根火管。

火從那裏蔓延到祭壇後麵的木製屏風,然後沿著人造花圈,然後沿著牆壁蔓延到圓屋頂。燈是用繩子綁在天花板上的,所以一旦屋頂開始燃燒,燈就會墜落到下麵的人群中,點燃了他們的衣服和頭發,把教堂的地板變成了一個火湖。有三千人,其中許多人穿著箍裙,試圖跑向大門,結果發現門是關著的,隻有正門很快被人群堵塞了。教堂和幾乎所有人在一個多小時內就被燒為平地。

美國駐智利大使托馬斯·h·納爾遜、美國領事亨利·梅格斯和製圖師喬治·伍爾沃斯·科爾頓是第一批到達現場的人。他們把關著的門砍倒,衝進地獄,救出任何他們能找到的生還者,並在火焰牆無法通過之前把死者的屍體運走。隻有大約500人活著出來。在大約2500名死者中,隻有7人被確認身份。其餘的都被燒得麵目全非。

沒有一個牧師死亡。他們從一扇法衣室的門逃走,把門關上,這樣法衣室裏的貴重物品就能在著火前轉移到安全的地方。的《紐約時報》的目擊者報道坦白說:

在鄰近的一所宮殿裏,有三個房間裏擺滿了從法衣室裏搶救出來的家具、地毯、窗簾和圖畫,而在幾步之外,幾百個虛弱無助的人正在可怕的折磨中死去,其中許多人本來可以從那扇門裏找到安全的。

清理屍體花了十天時間。除了7名可確認身份的受害者外,其他所有人都被埋在聖地亞哥公墓的萬人坑裏。教堂的廢墟被拆除,在那裏種植了一個花園,以紀念在曆史上最嚴重的火災之一中喪生的2500人,可能是曆史上最嚴重的教堂火災。

正是這場悲劇催生了該市第一個有組織的誌願消防隊。其中一名救援人員José Luis Claro Cruz在火災發生三天後在報紙上刊登了一則招募誌願者的廣告。到12月20日,聖地亞哥的誌願消防隊員已被分為四個旅。直到今天,智利的消防組織仍然由誌願者組成。

大火過後,教堂廢墟上的鍾聲響起教堂至少有四個鍾在大火中幸存。它們被當做廢品賣給了格雷厄姆·維維安,他是威爾士斯旺西一家大型工業銅冶煉企業創始人的孫子。大火發生時,斯旺西已是世界銅之都,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40%它被稱為Copperopolis並一直保持著銅產量的領先地位,直到19世紀末美國超過了它。和威爾士其他銅礦公司一樣,Vivian & Sons從世界各地收集礦石。智利是他們的主要來源之一。

薇薇安用一輛銅三桅帆船從瓦爾帕萊索到斯旺西,但一旦他們到了那裏,他選擇不熔化他們。它們質量高,年代久遠,1753年在西班牙鑄造,用拉丁語和西班牙語裝飾宗教肖像和銘文。他向Oystermouth的All Saints Church和Neath的St. Thomas 's分別贈送了3個和1個。所有的聖徒都給了他一些破碎的中世紀鍾作為回報,他把它們熔化了。

教區牧師基思·埃文斯與聖地亞哥聖公會鍾聖聖教堂的聖地亞哥鍾響了將近一百年,直到鍾樓的結構問題使它們的存在變得危險。它們在1964年被取下,放在門廊的金屬支架上展出。2009年10月,智利駐倫敦大使館寫信給眾聖徒,詢問他們是否考慮將鍾歸還智利。這個國家計劃在那年的9月18日舉辦一些紀念活動,他們希望鍾聲能在其中發揮作用。他們還想用鍾聲為這場悲劇的受害者建立一個新的紀念碑。

教區決定歸還這些鍾因為這是“正確的,基督徒應該做的事”。聖地亞哥的三大鍾及時回到智利,迎接200周年紀念。他們現在被懸掛在憲法廣場,以紀念遇難者。聖托馬斯鍾也會加入他們。在特殊的場合,這四個鍾將一起再次敲響。

憲法廣場的教堂鍾被歸還

分享

新石器時代的蜂蠟牙齒填充物可能是發現的最古老的

周一,2012年9月24日

Lonche頜骨來自斯洛文尼亞南部的一個岩溶洞穴,大約有6500年的曆史,標尺10毫米位於意大利裏雅斯特的阿布杜斯薩拉姆國際理論物理中心(ICTP)的研究人員已經發現了可能是什麼最古老的姑息治療牙科的例子是一個6500歲的年輕男子的狗.這是一種蜂蠟填充物,覆蓋著因磨損和垂直裂縫而暴露出來的敏感牙本質,它是如此微妙,以至於科學家們花了一百多年才注意到它。這種磨損非常嚴重,可能不是由於經常咀嚼食物引起的,而是由於新石器時代的牙齒進行了更艱苦的活動,比如製造工具或軟化皮革。

這顆牙齒是1911年在斯洛文尼亞洛卡一個溶洞的方解石壁中發現的下頜骨碎片的一部分。在那裏還發現了一具上更新世洞穴熊的骨頭,這表明這塊頜骨是該地區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古老的人類遺骸之一。下頜骨和它的一犬齒、兩顆前磨牙和前兩顆臼齒被發現者捐贈給了裏雅斯特自然曆史博物館。(洛卡在意大利語中叫朗什,當時和附近的裏雅斯特一樣,屬於奧匈帝國。)除了1937年發表的一篇小文章外,沒有任何關於這塊骨頭的研究。當時甚至沒有任何關於這一發現背景的詳細記錄。

今年,ICTP的研究人員請求裏雅斯特自然曆史博物館借給他們Lonche頜骨,用於他們的ICTP- elettra EXACT項目,該項目為在發展中國家工作的科學家提供了一項擬議研究的先進技術。正是這些最先進的設備發現了犬齒上的蜂蠟填充物,並縮小了填充物和牙齒的日期。加速器質譜分析頜骨內的膠原蛋白提供了6655-6400年的放射性碳年代範圍。AMS放射性碳測定的蜂蠟填充物與下頜骨的年齡幾乎完全吻合,其年齡範圍為6645-6440歲。這意味著蜂蠟不是後來加的,而是在一個24到30歲的男子死前或死後不久塗的。

犬齒切麵(左),18微米分辨率,冠部顯微ct細節,黃色顯示蜂蠟的厚度(右)對整隻犬進行x射線顯微ct掃描,對蜂蠟集中的左上部分進行同步輻射顯微ct掃描。通過這項技術,你得到的是極其詳細的成像,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完整的3D圖像的分辨率範圍在9到18微米(一微米是一毫米的千分之一)。通過這一令人難以置信的近距離觀察,研究人員能夠看到犬齒上的垂直裂縫深入琺琅質到牙本質,蜂蠟填充物穿透裂縫近1.5毫米。

掃描電子顯微鏡對牙齒表麵的分析顯示,蜂蠟填充了整個暴露的牙本質區域,它也填充了沿著骨折長度的微小碎片。因此,這種填充物似乎是有意用於緩解牙本質磨損暴露的疼痛。盡管有證據表明更早的牙科工作——6年前在巴基斯坦發現的7500 - 9500年前的磨牙有規律的形狀的同心圓脊洞,這表明它們是由極其痛苦的石器鑽出來的——這是最早的直接證據,表明牙科工作是為了減輕疼痛,而不是消除潛在的危險的齲齒。

牙冠顯微照片,顯示牙冠表麵已被蜂蠟覆蓋(黃色虛線內)從年代上看,填充物可能是死後添加的,也許是出於儀式的目的。我們對亞得裏亞海北部海岸的新石器時代居民知之甚少,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有這種行為。蠟在裂縫處的延伸填充了邊緣的碎片說明蠟並沒有塗在冠上然後在死後被拉進裂縫裏。另外,其他牙齒也有裂縫,暴露出牙本質,但沒有一個被填充。這表明這顆牙齒的主人發現了一顆特別疼的牙齒,並在還活著的時候尋求了治療。

該團隊計劃調查新石器時代姑息牙科是否有其他類似的跡象,這些跡象迄今為止一直被忽視,因為它們很難用肉眼發現。他們將檢查來自歐洲不同地方的新石器時代的牙齒,看看他們會發現什麼。如果發現石器時代的人有廣泛的牙科治療實踐,而我們隻是不知道去尋找它們,那就太好了。

分享

幹旱揭示了維斯瓦河17世紀的文物

2012年9月23日,星期日

波蘭華沙維斯瓦河的水位由於漫長炎熱的夏季幹旱而處於曆史最低水平。上周,水位僅為24英寸,這是自1789年開始測試以來的最低水平。隨著河床的暴露,一個寶藏17世紀的石雕建築被發掘出來.專家們認為,這些巨大的大理石和雪花石膏碎片是從華沙掠走的皇家城堡在1655- 1660年瑞典入侵波蘭-立陶宛聯邦期間。

這段時期被稱為大洪水,因為瑞典軍隊造成了巨大的破壞。波蘭的文化遺產是瑞典特別感興趣的,因為利潤是入侵的主要動機之一。教堂、大廈、宮殿和城堡的任何有價值的東西——珠寶、服裝、繪畫、掛毯、地毯、家具、雕像、瓷器、宗教遺物、曆史檔案、書籍、手稿——都被剝奪了,一旦他們拿走了所有沒有被釘住的東西,他們就會去找那些被釘住的東西。地板、柱子、裝飾橫條、噴泉、台階、門框、門、窗框、壁爐架、煙囪、大門都被從波蘭和立陶宛的曆史建築中掠奪了出來。

擁有眾多宮殿的華沙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在戰爭期間至少三次遭到洗劫。在17世紀的最後20年裏,皇家城堡遭到了嚴重破壞,不得不進行全麵重建。

瑞典軍隊將戰利品裝上駁船,漂到維斯瓦到格但斯克,再裝上船隻,經過波羅的海到達瑞典。並不是所有的船都到達了目的地。其中一些人,可能是由於裝載了大量的建築部件而超載,甚至在離開華沙之前就在維斯瓦號上沉沒了。

在2009年,華沙大學領導了一項跨學科研究在掠奪船中,搜索曆史地圖,檔案,圖書館來尋找河底的寶藏。他們發現了一些關於貨物從船上滾落到河裏以及1655年和1656年在維斯瓦超載的駁船沉沒的例子。他們還研究了1906年的新聞報道,報道稱在維斯瓦河517公裏處的沙船運營商在河底發現了許多大型石碑。他們從河床上找到了一些,並把它們送給了華沙的博物館。一尊從卡茲米耶爾茲宮花園盜走的大理石雕塑被歸還給了重建後的卡茲米耶爾茲宮,現在是華沙大學的所在地。

雖然沙船運營商說還有更多的東西需要打撈,包括一隻巨大的大理石鷹,在打撈過程中繩子斷了,它掉回了水中,但下個世紀沒有人再試圖打撈這些被掠奪的珍寶。華沙大學的研究小組在2009年剩下的時間和2010年上半年用最先進的聲納、側掃聲納和海底剖麵儀對河流進行掃描,以測量河床並創建詳細的網格地圖。他們發現了幾個異常現象進行調查。

不幸的是,自然物種的泛濫打斷了他們。的維斯瓦在2010年5月下旬和6月被洪水淹沒,許多房屋被毀,農田被淹,數十人死亡。反複出現的洪水用厚厚的淤泥和碎片覆蓋了河床,模糊了探測到的物體。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水位一直很高,阻止了任何恢複工作,但讓研究小組可以在以前船隻航行的淺水區域進行進一步研究。

2011年,研究人員招募了潛水隊來探索和挖掘他們可能發現的任何文物。通過駁船上的起重機,他們找到了幾十件石雕建築和雕塑元素,最重要的是一個大理石三角形,表麵刻著瓦薩家族的紋章。它可以追溯到1610年左右,來自皇家城堡或卡茲米耶爾茲宮。(如果Vasa這個名字看起來很熟悉,那是因為它是一個著名的瑞典軍艦瑞典皇室的一個分支在瑞典入侵時還統治著波蘭-立陶宛聯邦)。

經過這麼多艱苦的工作,今年夏天,另一種極端天氣使得側掃聲納和海底剖麵儀過時了,考古學家們很高興地利用了這種鍾擺擺動。許多文物已經被找回,存放在倉庫等待保護。其他國家很快也會加入。與此同時,警察正在河岸巡邏,防止搶劫者重蹈覆轍。許多碎片的巨大尺寸使偶然的搶劫不太可能,但決心要阻止任何事情。試圖在河床上行走是危險的。一個二戰時期的地雷被發現,泥漿中可能隱藏著各種未爆炸的彈藥。

到目前為止,這些文物的狀況令人驚訝地良好,盡管它們被暴力地從原來的位置分離出來,然後在水下度過了350年。它們的笨重使它們難以展示,但它們對曆史學家來說是無價的,因為在大洪水和此後波蘭遭受的無數次征服戰爭之間,關於最初的皇家城堡的曆史記錄所剩無幾。這些碎片講述了一個戲劇性的故事,關於瑞典軍隊如何徹底地掠奪華沙,這是真的,但它們也提供了關於城堡建造的無價的細節。

在維斯瓦淺海中還發現了更多證明波蘭曆史上另一黑暗篇章的近代文物。本月初Rafał Rachciński發現了一塊刻有希伯來文的石板在河中央的沙洲上。他向媒體和考古當局報告了這一發現。幾天後,當他和波蘭猶太人曆史博物館的門戶網站Virtual Shtetl的成員一起回來時,他們發現了更多帶有希伯來文銘文的手工藝品。

他們是猶太墓石,猶太墓石的遺跡,不知怎麼來到維斯瓦河床的中心。曆史學家認為它們可能來自Bródno公墓,這是華沙最大的公墓,雖然這裏是天主教的,但在東北部有一部分是留給其他宗教或無宗教的人的。有可能這些墓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毀,戰後被用來填埋河床。

分享

曼徹斯特一戰的下水道建設英雄

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1914年9月5日至12日,馬恩河前線的法國士兵1914年9月的第二個星期,馬恩河戰役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第一個月,阻止並逆轉了德國對法國的入侵。此後,盟軍和同盟國開始了為期四年的塹壕戰。一旦確立了陣地,兩軍就會互相屠殺,以將戰線移動幾英寸,但當他們再次炮擊對方時,卻隻能看到戰線再次後退,然後“越過頂部”被機槍掃射。

沒有任何一支軍隊打算陷入長期的圍困之中,包圍範圍沿著比利時和法國邊境延伸400英裏,一直延伸到瑞士。德國人首先發現了這一點:獨自越過山頂是無法抵擋帶刺鐵絲網和重型火炮的。他們必須在戰壕下麵挖隧道,並埋設地雷,以炸毀盟軍陣地,給德國步兵一個機會。他們開始挖掘。1914年11月,他們成功地在法國防禦陣地下挖掘隧道,布下地雷並引爆。

1914年12月3日,英國第四軍團的指揮官、具有先見之明和膽識的亨利·羅林森將軍請求組建一個專門的隧道挖掘營,但沒有得到。英國遠征軍總司令約翰·弗倫奇爵士決定與羅林森相反,讓皇家工兵部隊在德國戰壕下排雷,但他們缺乏人員,更缺乏專業知識。法國北部和佛蘭德斯的沙質濕粘土淹沒了礦井隧道,就像淹沒了淺溝一樣。直到1915年2月,RE才能夠通過地下隧道引爆一枚炸彈,即使在那時,法國人已經啟動了它,炸彈很小。

約翰·諾頓·格裏菲斯少校約翰·諾頓·格裏菲斯少校是一名土木工程師和前國會議員,曾參與倫敦地鐵的隧道挖掘項目,以及利物浦和曼徹斯特的排水和汙水處理項目,他知道自己有一個解決方案。戰爭爆發時,他的公司是曼徹斯特公司一項大型下水道翻新工程的主要承包商。曼徹斯特的土壤是厚厚的粘土,和潮濕、密集的土壤很像,步兵和皇家工兵在那裏挖淺淺的戰壕都很困難。

曼徹斯特隧道工人綽號“鼴鼠”(mole),他們使用一種名為踢土的技術來挖掘地形。挖掘機會以45度角坐著,背靠著一個木架,腳麵對著挖掘麵。他會使用一種結合了彈簧單高棒/鐵鍬/挖土機的嫁接工具,他會用腳踩住工具的橫梁,把工具插入土壤中,然後把工具越過他的頭頂,交給一個“裝袋工”,後者會把廢料裝進沙袋,這樣第三個工人就可以用手搖小車把廢料運走。在他回來的路上,手推車搬運工會帶回更多的木材來支撐隧道。這個過程很快,也很安靜。德國人用鶴嘴鋤挖地道,鶴嘴鋤並不是清除泥土的最佳工具,而且鶴嘴鋤的聲音很響。

Clay-kicking圖12月15日,格裏菲斯寫信給陸軍部,建議他可以帶一些曼徹斯特下水道工人到法國去評估敵方陣地的地形,以便在那裏采礦。他堅持認為,踢泥巴能解決阻礙皇家工兵隊前進的所有問題,不僅能確保他們趕上德國人的領先優勢,還能迅速超越德國人。陸軍部承認收到了格裏菲思的信,並把它歸類為“鼴鼠M”。

12月20日,德國人在法國北部紀梵希的英軍防線下挖了10個50公斤(110磅)重的礦井。他們在印度錫倫德旅的戰壕下同時引爆了炸彈,隨後又發動了步兵進攻。戰爭結束時,800多名英國士兵,幾乎是整個錫倫德旅,都死了。其餘的人在嚴重的震驚中撤退了。德軍占領了他們的防禦陣地。

在這場災難之後,12月28日,格裏菲斯又發了一封信,讚揚曼徹斯特隧道工人和他們踢土的天才。但是,當德國人在1月和2月也成功地挖掘了英軍的陣地時,即使是兵力密集的英軍指揮部也無法再繼續埋頭苦幹了。德國人有係統地建造隧道網絡,並且取得了成功。

基奇納勳爵說:“招聘海報2月12日,格裏菲斯接到了電話。基奇納勳爵想看看他關於下水道工人的古怪想法。格裏菲思是一個活潑而古怪的家夥,他走到基奇納辦公室的地板上,向他展示如何用壁爐裏的鐵鏟踢泥巴。基奇納認為這簡直太瘋狂了,足以奏效,但格裏菲思首先還得確定法國的土地是可以踢的。如果格裏菲思認為這是可能的,如果他能說服皇家工兵部隊去做這件事,那麼格裏菲思就得盡快召集一個鼴鼠營了。就在那天晚上,他抓了兩隻“曼徹斯特鼴鼠”,乘船去了法國。

2月13日和14日,格裏菲思會見了總工程師喬治·亨利·福克準將以及其他四個總部的官員,每次都在他們驚訝的眼前演示這一技術,就像他在基奇納麵前演示的那樣。當格裏菲斯到達前線後,他和鼴鼠們測試了土壤,發現它非常適合踢土技術。福克同意由多家隧道開采公司進行試運行。

接下來是招聘。2月17日,格裏菲斯得到了基奇納的許可,可以在不經過基本訓練的情況下招募平民。他們也不必遵守年齡限製,甚至完全不受軍隊結構和紀律的約束。他們的工資是工兵的三倍。第二天,他終止了在曼徹斯特的一項隧道合同,18名失業的隧道工人應征加入了皇家工兵部隊。到2月21日,他們已經在法國挖隧道了。他還去了更遠的地方,從英國各地雇傭了專業的銅礦工人、板岩工人和煤礦工人。

1915年11月繪製的英國拉布瓦塞勒海溝地圖;紅色是英國的,藍色是德國的這群形形色色的人立刻獲得了成功。踢土讓他們平均每天能挖26英尺的隧道,而德國人每天隻能挖6.5英尺。他們的隧道也更穩定,更深,更難以在挖掘過程中捕捉到,因為這種技術非常安靜。然而,隨著他們的隧道網絡的擴大,德國人的也在擴大,隨著隧道越來越深,越來越複雜,工作變得越來越困難,越來越危險。這些公司擴大了網絡,從帝國各地招募礦工。在挖掘工程的巔峰時期,估計有15萬人在地下工作,一些專業礦工進行挖掘,一些步兵進行運輸。

這些人在極其惡劣的條件下從事著極其艱苦的工作,如果他們在工作中死亡,他們中的許多人就是這樣,因為他們的工作是在挖完地雷後炸毀地雷,他們的屍體將永遠留在這些隧道中。和他們的平民同行一樣,許多礦工的故事從未上過新聞。這些隧道屬於軍事機密,在戰爭結束後的很多年裏一直是國家機密。曆史學家等個人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進行研究和行動彼得•巴頓和組織像隧道掘進機紀念館波瓦塞勒研究小組感謝隧道挖掘公司的勇敢和奉獻得到了他們久違的認可。

莫斯裏東隧道的下水道工人,1912年8月20日彼得·巴頓現在正在根據他關於隧道公司的書製作一部電視紀錄片,這部紀錄片將於明年播出。為了尋找更多曼徹斯特下水道工人的信息,他查閱了聯合公用事業公司(United Utilities)的檔案,這些工人是第一批勇敢麵對地下戰爭的人。聯合公用事業公司為曼徹斯特的家庭和企業提供水和汙水。在那裏,他發現了被遺忘的鼴鼠祖先的照片格裏菲斯的下水道翻新合同

肯辛頓路1913年2月曼徹斯特郊區的磚砌下水道已有100年曆史了。這些存檔的照片日期在1912年8月至1913年6月之間,顯示了隧道工人和磚瓦工人在公路下修建下水道的過程,這些公路包括迪茲伯裏的巴洛摩爾路和Chorlton的肯辛頓路。

巴洛摩爾路1913年6月27日這些工人後來搬到了法國北部西線的紀梵希,在衝突中扮演了至關重要和高度危險的角色。他們開創性的技術導致了在無人區下建造了大約3000英裏的地下通道。[…]

1912年曼徹斯特的下水道工人聯合公用事業公司廢水管網經理伊恩·富洛夫解釋說:“這些照片顯示了一個不同的時代,當時這些高技能的人必須在非常惡劣的條件下工作,使用基本的安全設備。這讓我們大開眼界。”

彼得·巴頓希望照片上的人能被活著的親屬認出來。他還有一份曼徹斯特下水道工人的征兵名單,他們加入了第170隧道公司,這是第一個趕到的單位170公司1915年2月,紀梵希試圖對抗現有的德國隧道。如果有人認識這些名字或麵孔,請撥打0161 211 2323聯係《曼徹斯特晚報》。

這段BBC視頻展示了去年挖掘隧道的情況在拉布瓦塞勒,英國礦工挖掘的隧道在索姆河戰役中引發了第一次大規模爆炸。1916年7月1日上午7點28分,洛赫納加爾礦井內裝滿了24噸硝酸銨,和其他16個硝銨一起發生了爆炸。4000英尺高的土柱從礦井噴出,當塵埃散去後,留下了一個300英尺寬、90英尺深的坑。的Lochnagar火山口它還在那裏,沒有被破壞多虧了這個家庭在1920年購買了這片土地,從來沒有開發過它,也沒有把它用作牧場,因為它是墓地。

這是波瓦塞勒的360度虛擬之旅,它可以帶你隧道內與當代和時期的照片。

今天Lochnagar火山口

分享

在菲律賓發現的1000年前的石灰石墳墓

周五,2012年9月21日

考古學家從菲律賓國家博物館在奎鬆省Mulanay鎮附近的Kamhantik山叢林中發現了一個古老村莊的遺跡。除了居住的證據,15個長方形的棺材被發現直接雕刻在叢林地表的石灰石上。在美國一個石灰岩墓穴中發現的一顆人類牙齒經過放射性碳測定,至少有1000年的曆史。

在菲律賓,沒有其他那個時代的墓地以石棺為特色。那個時期的其他考古遺址也發現了木棺、土葬和陶罐葬,但雕刻石灰石需要更大的技術進步。必須使用金屬工具,這是在菲律賓發現的人們使用金屬工具雕刻石灰石墳墓的最早證據。

根據國家博物館的一份報告,整個村莊的遺跡可以追溯到10世紀到14世紀。考古學家還在棺木中發現了陶器碎片、金屬工藝品以及人類和動物的骨頭碎片。石灰石上雕刻的木樁洞表明,人們曾經在叢林的地麵上建起了住處。在過去的一年裏,他們隻發現了大約12英畝土地的一小部分。挖掘工作將在未來幾年繼續進行。

該考古遺址是一個700英畝的大森林的一部分,該森林於1998年被政府宣布為受保護的生態遺址。Kamhantik山腳下的叢林已經被清理出來用於農耕和居住,山的其他地方也麵臨著刀耕火種的危險。由於這裏是洞穴蝙蝠、犀鳥等珍稀動物的棲息地,因此政府為保護茂密的森林,將其保護起來。

幾年前,劫掠者也在山上幹了不少壞事。事實上,是尋寶者為了尋找黃金和其他容易出售的工藝品,首先揭露了一些石灰岩墳墓。直到去年,考古學家終於有機會探索這一地區,發現了更多具有重大考古意義的墓穴和工藝品,但這些東西在古物市場上毫無價值,比如那顆牙齒。

Mulanay附近小鎮的人們Mulanay我們對這個發現非常興奮。盡管該地區自然風光秀麗,但這個小鎮位於塔亞巴斯灣(16世紀中國海盜林洪的總部,他曾在那裏停靠,埋藏寶藏,然後前往更多的海盜)綿延6英裏的綿延沙灘上的山腳下,距離海岸150英尺的珊瑚礁,以及環繞著當地人用來野餐的獨特岩石的內陸瀑布,Mulanay更出名的是過去幾年軍隊和毛派新人民軍在那裏發生的戰鬥。市長Joselito Ojeda希望這一發現將最終消除這種聯係,並為新的生態旅遊機會打開大門,為貧困地區提供急需的資金注入。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2年9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