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檔案

奧托·馮·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發言

星期二,2012年1月31日

裝有奧托·馮·俾斯麥唯一錄音的蠟筒研究人員托馬斯·愛迪生國家曆史公園發現了17張沒有標簽的蠟筒留聲機唱片,這些唱片藏在1957年愛迪生的小床後麵的一個櫃子裏,裏麵有1889年和1890年在歐洲錄製的極其罕見的錄音,包括德意誌帝國首任總理奧托·馮·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的唯一已知錄音。

(其中兩個蠟筒)保存著德高望重的德國軍事戰略家赫爾穆特·馮·莫爾特克(Helmuth von Moltke)的聲音,他用留聲機喇叭背誦莎士比亞和歌德《浮士德》(Faust)的詩句。(製作這些錄音時,莫爾特克已經89歲了——這是已知的唯一保存下來的1800年生人的錄音。)在收藏中發現的其他唱片擁有音樂瑰寶——浪漫主義時代鼎盛時期由德國和匈牙利歌手和鋼琴家演奏的抒情歌曲和狂想曲,包括被認為是肖邦作品的第一張唱片。

由於它們沒有標簽或目錄,沒有人知道它們上麵有什麼,直到去年愛迪生實驗室館長傑裏·法布裏斯使用了Archeophone追蹤12個圓柱體上的凹槽並將它們轉換為可聽wav文件的設備。這些錄音非常微弱,微弱到法布裏斯無法識別,所以他找到了印第安納大學的聲音曆史學家帕特裏克·費斯特(Patrick Feaster)和柏林應用科學大學的斯蒂芬·普伊(Stephan Puille)的幫助,試圖確定圓筒上有誰,有什麼。

托馬斯·阿爾瓦·愛迪生(坐在中間),西奧·旺曼站在他身後他們有一個出發點:“旺曼”(Wangemann)這個詞。“愛迪生”刻在發現圓筒的木質容器的蓋子上。1888年,愛迪生雇傭阿德爾伯特·西奧多·愛德華·旺曼推銷他新發明的蠟筒留聲機。王曼很快就熟練地使用留聲機錄音,並於1889年6月被派往歐洲,監督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展出的愛迪生留聲機的操作。

這項任務本來隻打算持續兩周,但在世博會結束後,愛迪生擴大了他的任務範圍,允許他周遊歐洲,收集高質量的唱片用於展覽。在巴黎之後,他回到了他的祖國德國,在那裏他為科學家和傑出人士舉辦了這項技術的展覽。在柏林,王曼在西門子公司借給他的一個房間裏安裝了他的設備。他把汽缸和配件裝在一個可上鎖的木箱裏搬到展覽室。就是1957年在愛迪生的新澤西實驗室發現的那個盒子。

Wangemann留聲機愛迪生在德國加入了王曼,在向科學家展示留聲機時引起了轟動。在那裏的時候,愛迪生要求會見德國最重要的三位人物:俾斯麥、馮·莫爾特克和德皇威廉二世,但他們都沒有機會。不過,他們都回答說,他們想看看留聲機,所以愛迪生派王曼去給他們看這個新玩具,並把他們的聲音錄下來供子孫後代使用。他確實見了他們所有人,但盡管威廉二世非常喜歡王曼的音樂錄音,他卻從未讓人用蠟雕刻出自己的聲音。他的三個兒子,其中最大的隻有7歲,都被錄了下來。

奧托·馮·俾斯麥,1890年1889年10月7日,在弗裏德裏希魯,王曼錄製了總理奧托·馮·俾斯麥用四種語言背誦幾首小曲中的詩句。第一首是《在美好的舊殖民地時代》(In Good Old Colony Times),這是一首英國民歌,在美國獨立戰爭後被修改,賦予了反君主主義的色彩。第二首是《Als Kaiser Rotbart lobesam》(When good Emperor Redbeard),這是一首1814年由路德維希·烏蘭(Ludwig Uhland)創作的德國英雄民謠,講述了腓特烈一世參加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故事。第三首是拉丁歌曲《Gaudeamus igitur》,這是一首當時在歐洲流行的畢業歌曲,帶有你經典的“及時行樂”的寓意。第四首是《馬賽曲》(La Marseillaise)的第一節,考慮到法國人在1870-71年的普法戰爭中被俾斯麥領導的普魯士恥辱地擊敗,這首歌對法國人來說是一種巨大的冰灼。

俾斯麥說的最後幾句話,是對兒子赫伯特的直接呼籲,幾周後,赫伯特在布達佩斯用留聲機聽了這首歌,認出了父親的聲音。“做任何事都要有節製,有道德,即工作,但也要吃飯,除此之外,尤其是喝酒。這是父親給兒子的忠告。”這是可靠的容克建議。

閱讀所有新改裝的愛迪生/旺曼蠟筒,聽錄音,閱讀原文和口語部分的抄本國家公園管理局網站

分享

教堂般的中世紀穀倉從被忽視中拯救出來

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

Harmondsworth Barn,建於1426年1426年,在米德爾塞克斯郡的哈默茲沃斯村建造了哈默茲沃斯大穀倉,用來儲存從溫徹斯特學院莊園土地上收獲的穀物。穀倉長192英尺,寬39英尺,高36英尺,是英國最大的木結構建築,其中98%的橡木都是原裝的。12個內部隔間是由13根巨大的橡木柱子搭在石墩上做成的。溫徹斯特學院1426年的記錄表明,木匠大師威廉·基平(或基平)在泰晤士河附近的金斯頓獲得了這些巨大的橡樹,而樹木年輪分析(樹木年輪計數和模式匹配)證實,那些今天仍然支撐著楔形瓦片屋頂的橡樹是在15世紀早期被砍伐的。

這種特殊的穀倉設計是一個長長的中殿,由一排排柱子支撐著高高的屋頂,需要大量的內部支撐,以確保風不會把它吹倒。那些裸露的扶壁和帶有側邊通道和凹口的中央中殿,使這個結構看起來像教堂,事實上,建造這個穀倉所需的建築技術也被用於當時的大教堂建築中。很可能基平大師的船員中就有經驗豐富的教堂建造者。難怪,這位桂冠詩人和熱心的曆史保護倡導者約翰爵士貝傑曼爵士將哈茲沃斯大穀倉稱為“米德爾塞克斯大教堂”。

Harmondsworth穀倉內這座建築曾經更大,但在1774年北翼被拆除。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它曾與德國炸彈近距離接觸,但幸存下來,隻有幾塊屋頂瓦片歪斜。1950年,穀倉被授予一級建築等級——與白金漢宮和議會大廈相同的等級,然後在此基礎上被指定為“預定古代紀念碑”。它一直被用作農業用途,直到20世紀70年代,隨著倫敦的不斷擴張,它成為該地區唯一一個被吸收到倫敦西部郊區的中世紀穀倉。

1986年,穀倉被房地產開發商John Wiltshier Group買下,他們計劃對穀倉進行全麵修複。2006年,John Wiltshier集團進入破產管理程序,接管人以象征性的1英鎊的價格將穀倉提供給國民信托、英國遺產和希靈頓議會,但令人驚訝的是,這三家機構都拒絕購買,可能是被處理“預定古代紀念碑”的艱巨過程嚇到了(每一次更改,甚至是對漏水屋頂的必要修複,比如,需要議會的正式法案),以及他們每年不得不花大量的錢來維護如此古老的木匠活。

相反,2006年,一家在直布羅陀注冊、名為Harmondsworth Barn Ltd.的可疑的匿名離岸信托公司以1英鎊的價格買下了這座穀倉,並沒有對它做任何事情。他們任其爛掉,每年隻開放一個周末,對公眾關閉。英國遺產協會給他們寫了越來越多關心穀倉狀況的信,甚至向他們提供資助,幫助他們進行必要的維修。Harmondsworth Barn Ltd.沒有回複。他們對這處房產的唯一興趣似乎是希思羅機場(Heathrow Airport)的擴建計劃將如何在離穀倉僅幾碼遠的地方帶來一條新跑道。如果希斯羅機場的擴建成功了,而穀倉被損壞或拆除了,那麼所有者就應該得到補償。

哈默茲沃斯穀倉,內部細節機場擴建計劃也被放棄了。顯然,“投資者”並沒有花大價錢購買這處房產,他們當然也沒有興趣每年花費數萬英鎊,僅僅是為了防止一個15世紀的穀倉倒塌。終於在去年英國遺產局把穀倉從“預定古代紀念碑”的名單中除名,為他們的介入和挽救局麵鋪平了道路。那些肮髒的離岸老鼠實際上有睾丸來抗議摘牌,因為他們更願意讓他們的1英鎊投資保持在一個日益腐爛的狀態。

英國遺產局立即花了3萬英鎊進行緊急修複,主要是修複屋頂,因為屋頂上的瓦片已經滑落和破碎,出現了洞。他們還對擋風板的壁板進行了一些修複工作,其中大部分也是原創的,這在穀倉壁板中是非常罕見的。

一旦最嚴重的漏洞被堵上,EH將Harmondsworth Barn Ltd.告上法庭,要求收回他們被迫花費的公款。這家離岸公司再次表示抗議,並拒絕任何庭外和解的企圖。差不多一年後,和解已經達成: English Heritage支付給Harmondsworth Barn Ltd. 2萬英鎊和成為新主人

上周,英國遺產協會(british Heritage)在接受《獨立報》采訪時表示,在長期大幅削減預算後,買下大穀倉是一個可喜的勝利,該協會稱該建築是“中世紀晚期工藝的最高典範——一件木工傑作,其內部裝飾是全歐洲同時代和同類型建築中最好、最完整的之一”。

英國遺產協會將把哈蒙茲沃斯大穀倉的管理工作移交給當地活動組織“哈蒙茲沃斯大穀倉之友”的成員。預計將從今年4月開始向公眾開放。

我忍不住怨恨那些土地投機商的腹股溝拉,盡管他們無恥而故意地忽視了這個地方,卻成功地把自己的一英鎊變成了兩萬英鎊。我敢打賭,英國遺產協會(british Heritage)希望他們在2006年能從沙發靠墊裏翻出那一英鎊。

分享

蒙特克裏斯托的老鼠樂隊

2012年1月29日,星期天

Gankutsuo並不讚成蒙特克裏斯托島,最著名的是作為寶島的角色大仲馬關於背叛和複仇的小說(以我的拙見,這是我寫過的最好的冒險故事),是托斯卡納海岸和科西嘉島之間的群島——托斯卡納國家公園(Arcipelago Toscano National Park)的一個受保護的自然保護區。吉利奧,正在進行的遺址哥肯考迪婭擱淺的災難,是群島中的另一個島嶼,就在蒙特克裏斯托以東。

這個小島是一座水下火山的小而崎嶇的頂端,居住在那裏的人類隻有一個官方看守人和他的家人。景點包括一座18世紀的別墅和一座公元7世紀獻給巴勒莫聖馬米連的修道院遺跡,這位5世紀的主教在島上殺死了一條龍,並將該島的名字從蒙特吉奧夫(“朱庇特山”)改為蒙特克裏斯托(“基督山”)。然而,很少有遊客能看到它們,因為該島隻能乘坐私人遊艇到達,每年隻發放1000張旅遊許可證。

那些為數不多的船隻——或許還有幾個世紀以來在它們之前的許多船隻——載著一種更有害的遊客:黑鼠。正如它們經常做的那樣,黑鼠在蒙特克裏斯托島上為自己建立了一個舒適的家,貪婪地繁殖,入侵脆弱的小島生態係統的每一個小生境。據估計,每平方米有一隻老鼠。

意大利和歐洲的政府機構正計劃通過從軌道上發射核彈。這是唯一能確定的辦法。。好吧,不完全是,但這個方案幾乎和這個一樣荒誕。托斯卡納地區的國家公園、意大利農業部和歐盟宣布,從1月底開始,他們將在蒙特克裏斯托上空飛行飛機,投下26噸農藥丸,以殺死所有的黑鼠。他們計劃使用brodifacoum,這是一種抗凝血毒劑,常被用作滅鼠劑,由於對哺乳動物、鳥類和魚類的破壞性影響,被歸類為“劇毒”。

他們計劃如何確保所有的彈丸都不會錯過位於島鏈國家公園中央的火山的小尖,在確保了這一點之後,他們計劃如何確保隻有入侵的老鼠而不是本地的動物吃它們?他們現在就有頂尖的人在做這件事。上麵。男人。

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Franca Zanichelli為這個項目辯護。“沒有人想毒害這個島,”她解釋道。“這個項目由專家準備,涉及使用26噸食物小球,類似於用來控製到處的老鼠,由可食用的穀物飼料組成,其中含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活性毒藥。這些誘餌不能放置在遠離地麵的崎嶇的內部,將通過撒丁島另一個保護區提供的特殊漏鬥通過空氣分發,該保護區已經執行過類似的操作。在較小的吉安努特裏島(托斯卡納群島最南端的小島),滅鼠行動也取得了類似的成功。

生態組織、反活體解剖組織和前世界潛水冠軍卡洛·加斯帕裏(Carlo Gasparri,拿破侖第一次被流放的地方和群島中最大的島嶼厄爾巴島人)公開反對該計劃,並要求暫停該項目,等待政府的正式調查。加斯帕裏認為,應該使用毒性較低的產品來根除老鼠,這種產品不會在環境中持續數年,會在動物組織中積累,天知道會汙染食物鏈多長時間。

來自執政的中右翼自由人民黨的代表Fiorella Ceccacci Rubino已經就該計劃的優點發起了議會調查,提出應該使用一種對環境破壞較小的方法。

蒙特克裏斯托島

附注:上麵的圖片來自大仲馬不朽小說的動漫科幻版,Gankutsuou: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雖然與原著當然有許多重大的背離,但這是我所見過的唯一一個與原著相符的電影版本。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這本書,如果你像我一樣看過每一部真人電影版本,結果都很失望,甚至租了90年代末的法國迷你劇,希望至少大仲馬的同胞們會尊重他天才的情節、節奏和人物塑造,結果卻帶著毫不掩飾的恐懼盯著傑拉爾·德帕迪約在伊夫堡扮演的饑餓和被逼瘋的埃德蒙Dantès,就像他扮演的奧貝利克斯一樣,那麼Gankutsuou能讓你重新變得完整。

分享

維米爾的《戴珍珠耳環的女孩》來到了美國

2012年1月28日,星期六

約翰內斯·維米爾,《戴珍珠耳環的女孩》,1665年維梅爾的傑作戴珍珠耳環的女孩將在美國參觀三個博物館明年。上一次女孩是在1995年,當時它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美術館同時展出的還有這位17世紀荷蘭畫家的其他20幅已知作品。

那次展覽大獲成功,但其他作品卻像代爾夫特的看法被認為是這場演出的明星。這一次,她的地位超過了倫勃朗等人,可能是因為她的人氣自那以後直線上升特雷西·謝瓦利埃的同名小說出版於2000年,這部電影該片由斯嘉麗·約翰遜飾演模特,科林·費斯飾演維米爾,於2003年上映。

新展覽名為“戴珍珠耳環的女孩:莫瑞特斯的荷蘭畫作”,展出了35幅荷蘭黃金時代大師的重要畫作,包括維米爾、倫勃朗、範爾斯·哈爾斯和簡·斯蒂恩。的皇家畫櫃Mauritshuis位於海牙的皇家博物館坐落在一座17世紀的宮殿裏,該宮殿將進行為期兩年的大規模翻新和擴建。它將於4月1日關閉,並將所有的永久收藏搬到明清官窯瓷器展,也在海牙。

從2012年4月28日到2012年5月28日,Mauritshuis的藏品將在那裏完整地展出,然後戴珍珠耳環的女孩而她的34名伴遊女郎也將開始全球巡演。首先,她們將前往日本,從7月到9月中旬東京市立美術館,然後轉到科比的網站城市藝術博物館直到2013年1月。

他們在美國的第一站將是de Young博物館2013年1月26日至6月2日,它們將在舊金山展出。下一個將是High Museum of Art該博物館將在2013年6月22日至9月29日期間舉辦展覽。這將是第一次戴珍珠耳環的女孩在美國東南部曾出現過一隻美洲豹,所以這將給很多人一個難得的機會親眼看到它。

美國行程的最後一站是弗裏克收集2013年10月22日至2014年1月12日在紐約。之後,這些作品將返回荷蘭。到年中,它們將重新在新擴建和翻新的莫瑞特斯美術館展出。

通過風景畫和肖像畫,展覽將探討荷蘭藝術家比他們的南歐同時代人更樂於接受世俗題材的風俗畫,並專注於捕捉日常生活中的平凡場景。荷蘭藝術家不僅記錄了對家庭內部、靜物和狂歡人群的再現,還常常在這些場景中注入道德的潛意和幽默、諷刺的智慧。

展出的主要畫作包括:約翰內斯·維米爾約1665年創作的《戴珍珠耳環的女孩》,卡爾Fabritius,“金翅雀”,1654年,倫勃朗·範·萊因,“戴羽毛貝雷帽的男人的‘Tronie’,”ca。1635年,揚·斯蒂恩(Jan Steen),《你聽的方式,就是你唱的方式》ca。1665年,雅各布·範·瑞斯代爾(Jacob van Ruisdael),《用漂白地看待哈勒姆》,1670 - 1675。

卡瑞爾·法布裏提烏斯,《金翅雀》約1654年 倫勃朗·範·裏因,《戴羽毛貝雷帽的男人》(Tronie),約1635年 雅各布·範·瑞斯代爾(Jacob van Ruisdael),約1670-1675年,“哈勒姆與漂白地麵的景觀” 揚·斯蒂恩(Jan Steen),“你聽的方式,就是你唱的方式”,約1665年

分享

被斬首的維京人可能是精銳的殺戮力量

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2010年3月,科學家證實54具無頭屍體在多塞特郡出土一年前是維京人。對他們牙齒的同位素分析證明,他們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長大,其中一個甚至在北極圈。研究人員當時所依據的理論是,死者是被撒克遜守軍斬首的維京突襲隊成員。

劍橋大學研究員Britt Baillie博士說有新理論他們本來可能是誰。根據對骨頭的進一步分析和文獻研究,Baillie博士假定,這些維京人是一支雇傭兵精銳部隊,不是被撒克遜人處決的,而是被其他維京雇傭兵處決的,甚至可能是受了英國國王Aethelred the Unready的命令。

中世紀時期的大規模處決並不常見,在埃瑟爾雷德統治時期還發現了其他幾起。自從丹麥國王在991年的馬爾登戰役中擊敗了埃瑟爾雷德的軍隊後,埃瑟爾雷德就一直在向他們進貢(Danegeld)。不過維京人的突襲並沒有停止,到了1002年,埃瑟爾雷德已經厭倦了。根據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國王的顧問告訴他丹麥人會把他們都殺了,偷走他的王國,所以他下令在1002年11月13日聖布裏斯節那天殺死所有在英國的丹麥人。後來被稱為“聖布裏斯日大屠殺”的事件中,盎格魯-撒克遜暴民在他們的社區裏大肆屠殺丹麥定居者。

然而,多塞特亂葬崗並不是暴民的傑作。這是一場蓄意的處決和斬首,隻針對處於戰鬥年齡的男性,而對貝利博士來說最有趣的是,這些人的斬首不是用刀把脖子後麵割下來的。他們是從正麵被斬首的,就像被俘虜的戰士一樣喬姆斯維京人的傳奇,是一部冰島的傳奇故事,講述的是一支由維京雇傭兵組成的準傳奇戰鬥力量,據說他們是所有維京戰士中最凶猛的。

傳說中被俘的喬姆斯維京人樂於與死神的鋼刃甜蜜地做愛,但隻能麵對麵。“我和我們所有的同誌一樣,願意去死。但我不會讓自己像羊一樣被屠殺。我寧願直麵打擊。直接打我的臉,仔細觀察我臉色是否蒼白。”

雖然曆史學家可能永遠無法就這些人是誰達成最終的一致,但拜利的分析讓她得出結論,他們可能是維京雇傭兵,他們以自己為榜樣,或以與傳說中的喬姆斯維京人類似的方式行事——一群精英殺手組成的兄弟,他們嚴格的軍事準則包括從不表現出恐懼,在敵人麵前永遠不會逃跑,除非完全處於優勢。

據稱,喬姆斯維京人是由哈拉爾德·藍藍牙建立的,他們的大本營位於波羅的海沿岸的喬姆斯堡。在整個歐洲都懼怕維京人的時代,他們或許以最凶猛著稱——這一名聲甚至為他們贏得了自己的傳奇故事。

拜利說:“喬姆斯維京人的傳說和故事傳遍了中世紀世界,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代表了其他雇傭軍集團的一些做法,甚至可能被其他集團模仿。”

其中一名受害者提起牙齒這是一種罕見的斯堪的納維亞做法,可能是地位高的象征,或者是在做戰爭表情時看起來特別可怕的一種方式。

所以,即使多塞特維京人不是喬姆斯維京人,他們也可能一直在模仿喬姆斯維京人,而他們的劊子手顯然也尊重這一點,因此就有了他們也是維京人的理論。既然埃瑟爾雷德一直在讓不同的丹麥人團夥相互對抗,甚至包括他自己雇傭的那些人,這當然是有道理的。

去年12月在美國播出的《國家地理》特別節目記錄了墓穴的發現和對人類遺骸的分析。節目的標題很聳人聽聞維京啟示我想是因為它的感覺,但除了那一點和冗長的吼叫再現,它實際上是相當科學的。遺憾的是,網站上已經沒有視頻了,但節目還在目前仍在英國播放。你可以在下周日,1月29日晚上7點趕上。

這是節目開始時的一個短片,裏麵有一些萬人坑的精彩鏡頭。

分享

珍妮特·斯蒂芬斯:無畏的美發考古學家

2012年1月26日,星期四

前段時間,我在網上閑逛,像往常一樣翻看老東西,突然發現了天才的YouTube頻道。在我驚愕的眼前,專業發型師珍妮特·斯蒂芬斯它以皇帝塞普提米烏斯·西弗勒斯的妻子茱莉亞·多姆納(公元170-217年)的複雜發型為例,隻使用了與時代相適應的工具和皇後的雕塑半身像。沒有針。沒有燙發。沒有發膠。看看珍妮特驚人的行動技巧:

youtube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4P2ZO6YEKs&w=430]

自然,我一口氣看完了她剩下的視頻。然後我拿到了一份《古羅馬美發:在(頭發)發夾和針上》(Ancient Roman Hairdressing: On (hair) pins and needles),這是她寫的一篇論文,發表在2008年版的《羅馬考古雜誌》(JRA)。她知識的淵博讓我大吃一驚。她對考古(包括未發表的文物)、古代文學資料和發表過的羅馬發型研究非常熟悉,不僅是羅馬,還有伊特魯裏亞人和希臘人。

她在這一領域的工作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她作為發型師的經驗讓她對頭發的工作原理以及用什麼工具可以完成什麼有了獨特的見解。她顛覆了許多假設——羅馬婦女必須使用假發來實現她們更精致的發型,她們使用發夾——並為古代美發的詞彙注入了全新的簡潔和準確。

幾乎所有的評論員都展示了現代技術的偏見,這些偏見導致了時代錯誤的猜測:在觀看圖像和解讀文學段落時,他們都假設羅馬人使用了與現代人相同的美發技術。此外,他們不是美發師,無法理解羅馬人確實可以支配的工具在技術上的可能性。我將分析單叉發卡的物理性能,以說明它在許多情況下的應用是不可能的。作為一種替代方法,我將提出縫紉針的建議,認為這是公元1世紀羅馬婦女所放棄的色條基於[(油道當整理頭發時用亞麻或羊毛緞帶把頭發係在一起)]為了更精致的時尚,他們用針(古代的器物很好地證明了)無形地把風格的各個部分縫在一起。

這還隻是第二段。這篇論文的其餘部分履行了它的承諾,而且還不止這些。

她最近的視頻,Julia Domna:法醫美發,它是對這位多毛皇後後來發型的再現,在倫敦大學的美國考古學會年會本月初在費城

(修正我一開始寫她是現場表演的,但那是我的誤解。事實上,珍妮特的朱莉婭·多姆納視頻在電腦上播放,同時有四個預先設計好的人體模型頭像,就像硬幣上描繪的那樣,代表朱莉婭脫發的每個階段,為出席的人提供了真實的頭發樣本。一幅4×8的足部圖說明了脫發從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的可能進展。)

她把學術研究和造型工藝結合在一起,讓我震驚和敬畏,對所有元素是如何組合在一起的,我問珍妮特·斯蒂芬斯(Janet Stephens)是否願意接受采訪,她非常大方地答應了。

* * *

珍妮特·斯蒂芬斯問:你最初是怎麼開始研究古代美發的?
答:
我的研究始於2001年參觀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他們剛剛完成了對希臘/羅馬藏品的翻修,在房間的正中央,在視線水平的地方展示了許多半身人像,就像一場雞尾酒會。我以前從未見過羅馬肖像畫的背麵——它們通常被高高的放在架子/底座上,背麵緊靠著牆。當我在肖像畫周圍畫圈時,我看到了發型的邏輯,決定在家裏試試。這讓人激動不已,對沃爾特斯夫婦真是感激不盡。

問:你第一次嚐試重塑一種造型是什麼時候?最初的嚐試有多成功?
答:
我想那是我在那次參觀後的第一天休假!我拿出一個長發小玩偶,試了試Julia Domna, 2型。我走到蛇形丸子頭,就碰壁了。發夾和發夾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在那之後,就隻有圖書館裏的跑腿工作和實際實驗了。

問:你對曆史的熱愛和你對頭發的熱愛,哪一個更重要?
答:
我對頭發的熱愛絕對是首先出現的(小時候我有鄰居家最好的梳著發型的娃娃),我對頭發的熱愛點燃了我對時尚和社會曆史的熱愛。

問:你在JRA上的文章展示了對考古記錄的驚人全麵掌握,以及與羅馬發型(不僅是羅馬,還有伊特魯裏亞人和希臘人)有關的一手和二手資料。你是如何掌握如此密集的材料的?
答:
大量大量的閱讀,仔細閱讀展覽目錄,回頭查找閱讀的腳注,再多讀一些!我能說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2006年,我選修了一門德語閱讀課,這對我有幫助。我利用業餘時間進行研究,花了6年時間。

問:所有這些研究都是你自己做的,還是通過學校或其他機構做的?
答:
我是一名獨立研究員,但我丈夫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意大利語教授,所以我在那裏有圖書館的特權。我們和古典文學/考古係以及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的同事關係很好。他們很友好,給我寄來文章和剪報,讀草稿,還幫我學了一些挑剔的拉丁語,不過我盡量不強求。

問:你在JRA的文章中說,雕塑會告訴你頭發在哪裏分,往哪個方向擰,甚至是自然卷還是人工卷。我對後者特別好奇。如何識別卷曲的來源?
答:
有豐富的美發經驗是很有幫助的!這是一個複雜的話題,有很多模棱兩可的地方。識別雕像上的人工卷曲需要視覺素養,就像根據畫家的筆觸來區分他的作品一樣。如今,由於現有的護發技術種類繁多,很難識別出人工卷發。

羅馬人沒有我們現在擁有的技術(電吹風機、塑料、便宜的金屬夾子、空調、發膠),所以改變頭發的形狀既危險(用火加熱熨鬥),又耗時(用空氣吹幹濕頭發,使其形成不自然的形狀可能需要好幾個小時)。這些人工卷發能維持多久取決於氣候和天氣。我相信大多數羅馬婦女都將就著用她們的自然卷曲圖案,避免人工卷發。

但在羅馬肖像上,過於整齊、帶狀、大小均勻、整齊的卷發可能會被懷疑是人造的。我總是會檢查整個發型,尋找波浪或直發的跡象。我在發型的組成部分中尋找卷曲與成品風格無關或適得其反的跡象,我特別注意頭部的一個區域和另一個區域之間的不匹配。人工卷發被嚴格排列成一排或一堆,其旋轉方向有邏輯和一致性,比如頭的一邊是順時針,另一邊是逆時針。自然卷發往往是混亂的、“卷曲的”,通常是不同直徑的卷發混合在一起,它們並不總是在同一個方向旋轉。

問:那時候你已經是一個有成就的發型師了嗎?
答:
是的。我現在有20多年的專業美發經驗。我也曾在一所認證的美容學校教書,並在一家大型護發公司擔任過色彩教育者。

問:為了弄清楚某些發型是如何實現的,你是不是需要做大量的試錯?
答:
不盡然,當我意識到它們可以縫在一起時,這些款式很快就湊到了一起。不過,使用高質量的人像樣板是必須的。

薩比娜,哈德良的妻子,也就是維納斯·傑內特裏克斯,約117年,奧斯提恩斯博物館問:哪些是最具挑戰性的,為什麼?
答:
我在小浴衣上做的那些是最難的,因為我隻有兩隻手可以用。真人模特可以按照指示做,也可以抓著一件設備或頭發幫忙。但就純手工靈巧度而言,“蜂巢”(約公元117年)是迄今為止最強悍的。

問:我驚訝於你的JRA論文中有這麼多硬科學——比如保持bodkins的等距張力和任何給定發型的頭發長度的解剖學要求。這些因素是可以通過觀察計算出來的,還是必須通過實驗來學習的?
答:
美發師們在美容培訓中學習了很多生物和解剖學知識,我們每天都在沙龍裏應用這些知識。我們都知道,特定的頭發長度更適合特定的發型。我更喜歡用椎骨來測量頭發長度,因為它很精確,但並不教條。我曾經用粗大的頭發來打理自己的頭發,也用它來打理客戶的長發。你會逐漸熟悉它們的工作方式,然後就是找到描述它們的方法。

問:你是怎麼在約翰霍普金斯收藏中找到那些未出版的針頭的?
答: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有一個非常好的考古收藏和博物館。他們和藹可親的前館長尤尼斯·馬奎爾(Eunice Maguire)幫我弄針。市麵上還有很多未出版的資料。

問:你的“Julia Domna:法醫美發”演講在今年的美國考古學會會議上反響如何?
答:
這似乎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人們說他們很喜歡。並不是每次去參加招貼會,都能看到“人頭插在槍杆子上”的會議!

問:還有其他人在做和你一樣的事情嗎?
答:
伊麗莎白·巴特曼博士(AIA的主席)和費爾菲爾德大學的凱瑟琳·施瓦布教授都分別雇傭了美發師來重現老福斯蒂娜的發型和古希臘埃雷希提翁的女像石發型。但是,據我所知,我是唯一一個以自己的身份從事古代發型再造課題的學者的專業發型師。

問:你有什麼具體的目標,你想改變的態度,或者你想在考古界建立的新方法嗎?
答:
如果所有的考古博物館都能把它們的雕塑陳列在房間的中央,而不是放在壁龕裏靠牆擺放,我會很高興的!我也希望每一個陳列在盒子裏的小雕塑後麵都有鏡子。

問:例如,c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