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存檔

不要原諒比利小子

星期五,2010年12月31日

新墨西哥州州長比爾·理查森決定不追認比利小子又名威廉·h·邦尼,又名亨利·麥卡迪,因為他犯下了很多罪行。理查森考慮過赦免他,因為曆史記錄表明地方長官盧·華萊士可能延長了赦免的承諾以換取比利指證另一名殺人犯。比利作證了,但赦免從未實現。他殺了兩名獄警越獄,結果又被抓,又逃跑了,最後在1881年被林肯縣警長帕特·加勒特槍殺。

對於理查德森州長願意重新調查華萊士是否與比利小子做了交易,並背棄了他的承諾,以及加勒特是否開槍打錯了人,華萊士和加勒特一家很不高興。Billy The Kid的受害者William J. Brady警長在1878年愚人節被殺,他的後代也對赦免的概念感到冒犯。

州長帕特加勒特今年7月,加勒特的孫輩和曾孫寫信給理查森:“如果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現在還生活在我們中間,你會赦免一個以偷竊為生的人嗎?更可怕的是,他還殺害了四名執法人員和其他許多人。”

但曆史愛好者如果碰巧也是州長,就不會那麼容易被嚇退,尤其是當他們因為任期限製而無法再次參選的時候。理查森建立了一個網站關於比利小子赦免案,征求公眾對這個問題的意見。在收到的809封電子郵件中,430封支持赦免,379封反對。

盡管壓倒性的支持邦尼的人數,州長最終認為,即使是這種程度的吸引遊客的噱頭赦免,證據也太不確定了。畢竟,即使盧·華萊士真的赦免了比利小子,他也有可能是在撒謊來獲得證詞。沒有任何保證,也沒有任何正式記錄表明華萊士州長提出過這樣的提議。

一些曆史學家認為,華萊士從來沒有明確地赦免過這個不法之徒,他還用亨利·麥卡蒂(Henry McCarty)和威廉·h·邦尼(William H. Bonney)的名字,可能是在試圖欺騙他。在華萊士離任前不久,他對一家報紙說:“我不明白像他這樣的人怎麼能指望從我這裏得到寬恕。”

分享

Högström因盜竊奧斯維辛標誌被判3年

星期四,2010年12月30日

瑞典國民,瑞典國家社會主義陣線黨創始人安德斯Hogstrom被判處兩年零八個月的監禁被波蘭法院判為主謀去年的盜竊還肢解了奧斯維辛集中營入口處臭名昭著的“自由的權利”標誌牌。

Högström聲稱在十多年前就放棄了他的新納粹主義方式,作為認罪協議的一部分,他得到了判決,允許他在瑞典監獄服刑,而不是在波蘭監獄。如果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沃蘭德準確的話,我想這是一個很甜蜜的交換。

奧斯維辛“自由萬歲”的標誌他參與這一陰謀的確切性質仍不清楚。他說,當他從瑞典被引渡時,他扮演了中間人的角色,隻是安排標牌從一個地方運到另一個地方。他還聲稱,當他發現出售這個納粹種族滅絕的終極象征的收益將被用來破壞即將到來的選舉時,他就自首了。

由於檢方未能拿出任何證據支持霍格斯特羅姆的說法,波蘭判定他策劃了這起盜竊事件。霍格斯特羅姆聲稱,他在盜竊標牌的陰謀中充當中間人,以獲取經濟和可能的政治利益。

瑞典警方在2010年初逮捕了他。霍格斯特羅姆還聲稱,當他意識到出售標牌的收入是為了破壞瑞典9月大選的政治運動後,他沒有被逮捕,而是向瑞典當局自首。在這次大選中,右翼瑞典民主黨獲得了巨大的勝利。沒有證據能支持他的說法,即盜竊中有政治因素

波蘭檢察官說,霍格斯特羅姆在最後一刻承認了自己的罪行。最有可能導致霍格斯特羅姆改變主意的原因似乎是與檢察官達成的和解協議,該協議允許他返回瑞典服刑。

但是,盜竊標牌背後的動機是政治性的,還是與瑞典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在選舉中獲勝有任何關聯,仍然是一個謎。負責調查的波蘭檢察官羅伯特•帕裏斯(Robert Parys)表示,他確信主要動機是經濟方麵的。

兩名波蘭公民Marcin Auguscinski和Andrzej Strychalski因盜竊和肢解標牌分別被判處30個月和28個月的監禁。他們把它切成三塊,以便裝進他們的卡車。Marcin Auguscinski親身了解Högström。兩年多前,他在Högström位於瑞典南部的莊園做過零工。

分享

新喬治亞州拆除奴隸製壁畫

星期三,2010年12月29日

喬治亞州農業部大廳裏奴隸收割甘蔗的壁畫即將上任的喬治亞州農業專員計劃這樣做移除喬治·比蒂的七幅壁畫就在州議會對麵的亞特蘭大農業部大廳。

貝蒂的畫作於1956年受委托創作,描繪了該州的農業曆史,從半裸的印第安人種植玉米到州農貿市場,再到20世紀的獸醫實驗室。介於兩者之間的是對奴隸製的兩種理想化的描述,一種是魁梧的奴隸收割甘蔗,另一種是同樣魁梧的奴隸在一對白人監工威嚴的注視下摘棉花,用軋棉機從纖維中分離種子。

保守的共和黨Commisioner-elect加裏·黑發現它們“不受歡迎”,打算把它們從大廳裏拿出來,放在儲藏室裏。無可非議的州農貿市場可能會繼續使用,但不在大廳裏。

“我不喜歡這些照片,”新當選的農業專員、共和黨人加裏·布萊克(Gary Black)說。“還有很多人不喜歡他們。“[…]

布萊克說:“我認為我們可以更好地描繪農業的圖景。”

沒有任何鞭打、毆打、鐐銬或殘暴的跡象,奴隸們看起來很健康,肌肉發達,甚至很健壯。

喬治·比蒂(George Beattie)的一幅奴隸采摘和軋棉的壁畫比蒂的兒子喬治·比蒂三世說,他的父親認為奴隸製是可怕的,但他被要求描繪喬治亞州的農業曆史,這意味著描繪奴隸,到1840年,奴隸占該州農業工人的40%。然而,曆史的準確性並不要求他在宣傳海報上把他們描繪得像一個紅潤的蘇聯農民一樣健康。

就連比蒂的密友、雕塑家、喬治亞州立大學名譽教授喬治·比斯利(George Beasley)也承認,比蒂偏愛理想化的、閃閃發光的快樂形象,這就證明,這些畫隻是為了真實地呈現佐治亞曆史的說法是錯誤的。比斯利認為這些畫應該留在原處。

畢竟,那幅畫懸掛的那一年,是格魯吉亞種族主義曆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年。這一年,為了抗議學校廢除種族隔離,聯邦戰旗被加到了州旗上。州長馬文·格裏芬(Marvin Griffin)宣布,“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學校都不會混合。”邦聯旗一直保留在州旗上,直到2001年州長羅伊·巴恩斯(Roy Barnes)更換了它,這一決定可能是他第二年未能連任的關鍵原因。

加裏·布萊克是41年來第一位新任農業專員。即將離任的委員湯米·歐文是由種族隔離主義的州長任命的萊斯特馬多克斯1969年,他在接下來的10次選舉中都沒有被擊敗,沒有對手。如果歐文今年沒有決定退役,布萊克可能會再次輸掉比賽,就像2006年那樣。他有各種理由想要一個全新的開始。

分享

德國發現了2600年曆史的凱爾特墓

星期二,2010年12月28日

一個2600歲的凱爾特墳墓考古學家在挖掘德國Heuneburg的古山丘堡壘時發現了它。這個13乘16英尺的墓室保存完好,裏麵仍有大量的黃金和琥珀珠寶。

這些珠寶讓考古學家能夠確定一個精確的日期,這是他們第一次用早期凱爾特人的遺骸做到這一點。它還有力地表明,該墳墓屬於城堡早期凱爾特人居住時期(公元前7世紀)的一位貴婦人,還需要對墓室進行進一步分析,以確定墓穴的日期和主人。

這對科學家來說應該容易得多,因為整個墳墓是由兩台起重機從地下的一塊堅實的泥土中吊起,裝在一輛專門的平板卡車上,然後整個運到斯圖加特國家紀念碑保護辦公室的實驗室。

Heuneburg山堡遺址是阿爾卑斯山北部最古老的定居點之一,也是鐵器時代凱爾特文化的主要信息來源,當時財富和人口在幾個人口中心迅速增長。

凱爾特城堡在公元前700年第一次用木土牆圍起來,這是一種標準的凱爾特建築技術。然而,到公元前600年,他們在石灰石地基上建造了一堵近20英尺高的泥磚牆。這些泥磚塗上了石灰灰泥,在過去的70年裏,它們一定是該地區非常明顯的地標。在當時中歐的任何凱爾特定居點都沒有發現類似的城牆。

起重機將整個墓室作為整塊泥土移走 墓穴中發現了複雜的黃金首飾

分享

波特蘭廚師發現200年前的意大利食譜

星期一,2010年12月27日

南瓜湯頁麵來自“Il Cuoco Maceratese”斯蒂凡妮婭·托斯卡諾從意大利搬到俄勒岡州時,把她深愛的姑姑的許多書都打包了。她很趕時間,在把書裝進盒子之前沒有給它們分類,所以當她在一個盒子底部發現一本沒有封皮、裝在一個密封塑料袋裏的舊書時,起初她並沒有多想。她的姑姑是一位技藝精湛的廚師,收藏了大量的烹飪書。

仔細一看,她發現那是一個1809年版的Il Cuoco Maceratese來自Macerata的廚師——意大利中部馬爾凱地區的一個城市)由Antonio Nebbia創作。這是在意大利國土上寫的最早的烹飪書之一,比意大利建國早了幾十年。

托斯卡諾去裏德大學圖書館尋找更多關於這本書的信息,並搜索了學校的世界各地圖書館的龐大數據庫,證實這的確是一本罕見的書。在被搜索的42000個圖書館中,隻有3本版本。

俄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出生於意大利的藝術史助理教授尼古拉·卡梅倫吉(Nicola Camerlenghi)告訴我們,僅僅是食譜被記錄下來並發表這一事實,就反映了該地區日益繁榮的經濟和中上層階級的出現,他們正在雇傭需要信息的廚師。

卡梅倫吉對中世紀建築和美食有著濃厚的學術興趣。他說,馬切拉塔的新資產階級從法國和法國的新式烹飪中尋找靈感——甚至在1798年拿破侖攻占意大利之前就有了。

“教皇的統治是保守的,”卡麥隆倫吉說。“這就是法國正在發生的令人興奮的事情:19世紀的啟蒙運動。伏爾泰,所有這些大思想家。”他說,法國體現了一種國際化的世故,吸引了意大利中上層階級。

內比亞引入法式醬汁來增加食物的風味,避免大量使用香料、烤肉和其他中世紀遺留的東西。

除了更傳統的豬油和豬油,他建議使用黃油,即使是在意大利麵中。菜肴需要製作酥皮和甜奶沙司來搭配肉類和麵包。

書裏有什麼和書裏沒有什麼一樣重要。你沒有看到番茄或土豆。西紅柿從新大陸傳到歐洲後,過了很多年才被認為是可食用的(有記載的第一個番茄意大利麵食譜是在1790年)。卡姆倫吉說,土豆是在1773年被引進的,但直到政府強調了它們的健康特性後才被廣泛使用。

你可以從他對有組織的廚房的合理規則的描述中看到啟蒙原則的作用,他對每道菜的指示都是有序的,有分寸的,以及他對衛生的關注。例如,他建議把生病的人強行趕出廚房,把牛奶裏的牛毛過濾掉,把鳥身上的羽毛去掉,然後再把它們煮熟。(在中世紀的烹飪中,有一個很惡心的習慣,就是把鳥的羽毛披在背上,這樣它們看起來就像一個活生生的展品。)

在下麵的視頻中,Stefania Toscano說這本書是用古意大利語寫的,是現代語言和拉丁語的混合,但從圖片中我可以看到它看起來有點過時;例如,他們使用中間的s,看起來像f的拉長形式。

盡管如此,這本書還是很有可讀性的,因為她一直在做一些食譜,甚至一些奇怪的食譜,比如Piatto di Sellari di Vigilia con salsa di Tarantello,一鍋sauté金槍魚,煮芹菜,撒一點肉桂和肉豆蔻,麵粉和水混合成的糊狀,結果都出乎意料地好。此外,她還為聖誕節準備了一款名為公主草千層麵(Lasagna Princisgrass)的美食,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它的質地足夠王子享用,是由一層層的意大利麵和白醬汁、鬆露絲和熏火腿分層而成。

分享

破譯了內戰信息:援助不在路上

星期天,2010年12月26日

一個玻璃小瓶,裏麵裝著來自密西西比對岸的南方聯盟指揮官的編碼信息,約翰·c·彭伯頓中將的部隊就在維克斯堡戰役中輸掉了被解碼.指揮官報告說彭伯頓不能指望他的幫助。這條消息的日期是1863年7月4日,也就是彭伯頓向尤利西斯·s·格蘭特將軍的聯邦軍投降的那天。

1896年,威廉·a·史密斯上尉(captain . William A. Smith)將這個密封的小瓶子捐贈給了南部邦聯博物館,他曾在維克斯堡圍城戰中為南部邦聯一方作戰。120多年來,它一直沒有被打開過,也沒有被檢查過,直到收藏經理凱瑟琳·m·賴特(Catherine M. Wright)決定打開瓶子,看看上麵寫了什麼。

在瓶子裏,他們發現了密信,一顆點38口徑的子彈和一根白線。這顆子彈是一個重量,如果信使在發現後匆忙地把小瓶倒進河裏,它會讓小瓶沉下去。

賴特在試圖打開這個透明的小瓶之前,請當地的藝術保管員斯科特·諾爾利(Scott Nolley)檢查了一下。他在電子顯微鏡下觀察瓶子,發現鹽把瓶塞緊緊地粘在瓶口上。他把瓶子放在熱板上使玻璃膨脹,用手術刀鬆開軟木塞,然後用鑷子輕輕地把它拔出來。

縫紉線繞在6 1/2 × 2 1/2英寸的紙上,折疊後放入瓶子中。卷好的信息被移走,交給一位紙張管理員,他成功地展開了這條信息。

但這條編碼信息似乎是一組隨機的字母,並沒有立即暴露出來。

賴特試圖自己破譯這張紙條,但沒有成功。她聯係了退休的中央情報局密碼破譯員大衛·加迪(David Gaddy),他隻用了悠閑的幾周時間就破解了密碼。海軍密碼學家約翰·亨特中校證實了加迪的解釋。

這張便條是用Vigenère密碼寫的,這是一種相當簡單的密碼,可以將字母移動一定位置,16世紀由喬萬·巴蒂斯塔·貝拉索首次描述。Blaise de Vigenère在30年後為亨利三世的宮廷創造了一個更強大的版本,在19世紀被錯誤地認為是他的發明。

全文解碼如下:

創國際彭伯頓:

你別指望從河這邊來幫忙。如果可能的話,讓約翰斯頓將軍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攻擊敵人戰線上的同一點。也通知我,我會設法轉移他的注意力。我寄去了一些爆炸裝置。我附送約翰斯頓將軍的快件。

這封信沒有署名,但很可能是德克薩斯師團的約翰·g·沃克少將寄來的。威廉·史密斯在維克斯堡為他效力。約翰斯頓將軍是約瑟夫·e·約翰斯頓將軍,他在維克斯堡以南指揮32000人的軍隊。他和彭伯頓的軍隊被格蘭特的35000人的軍隊隔開。

格蘭特的軍隊圍困維克斯堡達六周之久,使這座城市幾近饑荒。到最後,人們都在吃狗和牆紙糊了。他們對投降非常不滿,以至於80年來,這座城市都拒絕慶祝7月4日。

裝有編碼信息和子彈的內戰瓶子

分享

是的,弗吉妮婭,但得花點時間

周六,2010年12月25日

弗吉尼亞·奧漢倫1897年,當弗吉尼亞·奧漢倫(Virginia O 'Hanlon)給《紐約太陽報》(New York Sun)的問答專欄寫了一封信,詢問是否有聖誕老人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創造出一個深受珍視的聖誕傳統,這個傳統會比她、她的世紀以及之後的世紀都更長壽。

這一切都始於1897年7月,弗吉尼亞在這個月滿8歲。62年後,她對康涅狄格州的一群高中生說,她總是在生日和聖誕節之間的幾個月裏思考聖誕老人會給她帶來什麼。9月初開學的時候,她和朋友們分享了自己的想法,結果烏雲密布,雨落在她身上,告訴她聖誕老人根本不存在。

她很不安,問她的父親聖誕老人是否存在,或者她的朋友們是對的,他沒有承擔責任,而是回避了她的問題。作為《太陽報》的忠實讀者,他總是說,如果家裏有人有問題,他們應該寫信到問答專欄,因為“如果你在《太陽報》上看到了,那就是這樣。”因為她的父親沒有直接回複她,她告訴他,她會給《太陽報》寫信,從他們那裏問出真相。他同意他們一定會給她正確的答案,就像他們總是做的那樣。

弗吉尼亞給《太陽報》的信親愛的編輯,

我八歲了。我的一些小朋友說世界上沒有聖誕老人。爸爸說:“如果你在《太陽報》上看到,就是這樣。”請告訴我真相,真的有聖誕老人嗎?

維吉尼亞州歐漢龍
西95街115號

弗朗西斯Pharcellus教堂她的問題從來沒有被印在報紙的問答部分,這是命中注定的。這部分更多是針對事實問題的機智回答。戳破一個孩子對聖誕老人的信仰並不在它的職權範圍內,因此這封信被轉發到編輯部,最後放在編輯弗朗西斯·p·丘奇(Francis P. Church)的辦公桌上。丘奇是浸禮會牧師的兒子,曾是《紐約時報》內戰期間的記者,在弗吉尼亞寫信時,他已經為《太陽報》工作了20年。丘奇的背景使他成為解決棘手神學問題的首選編輯。

他對弗吉尼亞的回應它將成為美國新聞界轉載次數最多的社論,從1897年9月21日首次發表之日起就被廣泛要求、引用和愛戴。

是的,弗吉妮婭,真的有聖誕老人。他的存在就像愛、慷慨和奉獻一樣肯定,你知道它們無處不在,給你的生活帶來最高的美麗和歡樂。唉!如果沒有聖誕老人,這個世界將會多麼沉悶啊!就像沒有弗吉尼亞一樣沉悶。那時就不會有童真的信仰,沒有詩歌,沒有浪漫來維持這種生活了。

《太陽報》不知道丘奇先生做了什麼。“有聖誕老人嗎?”在聖誕節前三個月刊登在三欄社論中的第三欄。在此之前,還發表了一些關於緊迫問題的社論,比如康涅狄格州的選舉法,以及預計明年將推出的新型無鏈自行車技術。不久前去世的編輯查爾斯·a·達納(Charles A. Dana)是一位守舊派記者,他認為記者和編輯人員應該被聽到,而不是被看到。這篇社論是匿名刊發的,直到1906年丘奇去世後,它的出處都沒有公布。

圍繞這篇社論流傳的傳說是,《太陽報》立即開始在每年聖誕節重印這篇社論,直到1949年停刊。這並不是如此。事實上,《太陽報》多年來一直在抵製,即使讀者們鋪天蓋地地要求轉載該專欄。他們最終在1902年才這麼做,而且他們對此並不寬宏大量:

《太陽報》自最初發表以來,一直沒有轉載幾年前發表的那篇關於聖誕老人的文章,但今年要求轉載的要求如此之多,我們隻好讓步了。舊書似乎要用完了。

直到1906年丘奇去世後,他們才重新印刷了這本書,並首次將其列為作者。在那之後,他們更願意出版它,也更尊重它的粉絲。在1913年的再版中,他們甚至將其與葛底斯堡演說進行了比較,因為人們對其措辭的廣泛熟悉和喜愛。

1924年,《太陽報》終於完全接受了這篇受人喜愛的文章,從那時起,它成為了每年聖誕節的社論頭條。弗吉尼亞·奧漢倫於1910年在亨特學院獲得學士學位,1912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教育學碩士學位,1930年在福德漢姆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她的博士論文題為《玩耍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Play),研究了玩耍在童年時期的重要性,以及貧困家庭的孩子如何幾乎沒有玩具“讓童年的心快樂”,這句話直接引用自丘奇的社論。

她當了47年的教師和校長,在她的餘生中不斷收到關於這封信的郵件。她於1971年5月13日去世。你可以聽到她讀報紙上的社論這1963年的采訪中她談到了她的信以及這篇社論對她產生的積極的長期影響。她有一副好嗓子。我想她的學生喜歡聽她給他們讀書。

她在采訪中提到,她隻有一個孩子,一個女兒,但有七個孫子和兩個曾孫即將出生。她的一個曾孫出現了古董巡回秀1998年,他帶著一本剪貼簿,裏麵有弗吉尼亞寫的那封信的原稿。它的價值在2萬到3萬美元之間。你可以看到這段在這裏

分享

留聲機上的互聯網曆史記錄

星期五,2010年12月24日

現在是為你生活中的網絡/音樂宅們準備明年聖誕禮物的最佳時機。事實上,現在是獲得即將成為珍貴珍品的唯一時機。

互聯網考古該網站致力於保存早期互聯網時代的圖像,現在它的業務範圍擴大到保存早期互聯網時代的聲音。他們啟動了一個項目叫做這就是我所說的迷笛這是一首收錄了16首90年代經典歌曲的合集MIDI格式,隻不過它們不是一個真正醜陋的網站的背景,而是被壓在真正的黑膠的豐富溫暖中。

這些ep中隻有500個會被按下,所以如果你想要你的副本,在Kickstarter頁麵有一本剛印完就會寄給你,運費不另外收費。Kickstarter的運作方式是,在項目預算目標在一定時間內達到承諾之前,資金不會轉手。他們籌集的目標金額是1月9日周日上午11:07之前2500美元。

在隻有75人捐贈的情況下,它們已經賣到了1928美元。換句話說,它們賣得很好。他們也應該這麼做,因為如果熱衷於在MIDI的微小聽覺仙境中聆聽Ace of Base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乙烯基壓音是錯誤的,我不想是正確的。

聖誕快樂,!

分享

在康沃爾小屋發現250年曆史的加拿大獨木舟

星期四,2010年12月23日

18世紀c.棚裏的樺樹皮獨木舟一艘18世紀的樺樹皮獨木舟被認為是現存最古老的在棚裏發現的羨慕房地產在康沃爾郡的彭林附近。

這艘獨木舟是由約翰·恩尼斯中尉(John Enys,生於1757年,卒於1818年)在加拿大購買的,他是英國第29團的一名士兵,曾在獨立戰爭期間參加過圍攻魁北克的戰鬥。他於1770年被部署,1776年保衛魁北克城,並於1780年代被派往加拿大北部的多個堡壘。他在日記中講述了他在軍事行動結束後在加拿大東部旅行的經曆,他可能就是在那裏買到這艘獨木舟的。

獨木舟是前往加拿大的英國遊客很喜歡的紀念品,但它們通常較小,所以很容易運輸回家和展示。這個是全尺寸的。傑裏米·沃德,館長加拿大獨木舟博物館他認為這是獨立戰爭時期居住在緬因州和新不倫瑞克地區的馬裏賽特第一民族部落的作品。

不過他還沒有機會親自去檢查。當恩尼斯的後代在棚子裏的廢棄廁所和其他垃圾中發現它時,他們把它叫做國家海事博物館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

據沃德說,這艘船被發現時是一分為二的,估計有近250年的曆史,但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

“這是一艘很漂亮的船,除了中間部分,看起來像被掃雪機撞了,”他說。

造成這種損害的原因尚不清楚,但沃德說,這種情況似乎不是最近發生的。

他說,那個時代的樺樹皮獨木舟是用樹根綁在一起的,船身幾乎被彈簧壓住了。

他說:“當繩子散開的時候,整個東西就會散架,所以它們很難活過150年,如果天氣不太好的話。”

它們在加拿大也很常見,很少有人費心去養它們。因此,這件寶物在英國被發現並不完全令人驚訝,在那裏它被當作珍貴的紀念品而不是被使用和丟棄。

這艘獨木舟目前在國家海事博物館展出。他們正在努力把它加固保存好,這樣明年它就可以運回加拿大了。當恩尼斯一家了解到加拿大獨木舟博物館和他們收藏的600艘曆史獨木舟時,他們決定將自己的獨木舟捐贈給博物館,在2011年的秋天,博物館將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並為此感到興奮。

沃德和他的同事們正在探索各種各樣的修複和展示選擇。現在他們想的是,他們不會嚐試把矮胖子重新組裝起來,而是會建造一個結構,讓獨木舟看起來是完整的。

18世紀,從康沃爾的棚子裏取出的樺樹皮獨木舟

分享

早期手工製作的大富翁套裝被國家遊戲博物館購買

星期三,2010年12月22日

達羅大富翁設定1933年一個完整的壟斷1933年由失業的供暖工程師查爾斯·達羅手工製作在蘇富比的馬爾科姆·福布斯玩具收藏拍賣會上售出12月17日,價格為14.65萬美元。這套遊戲包括一個油布做的圓形遊戲板,上麵裝飾著水彩畫,還有規則表、紙牌、錢、契約和代幣。它是由國家遊戲博物館為他們收藏的65套曆史上的“大富翁”遊戲錦上添花。

壟斷有著傳奇的曆史。它最早的版本是一個英國遊戲叫做房東的遊戲這個詞是伊麗莎白·馬吉(Elizabeth Magie)在1904年發明的,用來說明財富分配不平等的危險。隨著人們製作自己的棋盤和棋子與朋友一起玩,它以各種形式跨越了大西洋。露絲·霍斯金斯演了一個叫金融在搬到新澤西後,她用現在熟悉的大西洋城地名定製了這座城市。

丹諾壟斷細節這是達羅在費城的朋友首次介紹給他的霍斯金斯版本。達羅看到了這個遊戲真正的賺錢潛力,開始製作手工套裝出售。他每天最多生產一兩個,雖然隻是通過朋友和家人的口耳相傳,但很快他的訂單就多得無法應付了。幾個月後,他就獲得了遊戲的版權,並與當地的一家打印機簽訂了完整的合同壟斷套裝(不過很便宜;他仍然用手給木板上色)。

丹諾壟斷細節1934年,他向帕克兄弟公司推薦了這款遊戲,但他們認為這款遊戲過於複雜,我們這些傻瓜根本搞不懂,所以拒絕了他。達羅堅持了下來,現在訂購全彩印刷版本,賣給紐約F.A.O.施瓦茨等大型零售商。第二年,帕克兄弟公司畢恭畢敬地打來電話,剩下的就是曆史了。

國家戲劇博物館購買的這套是最早的達羅套裝,包含了所有的棋子,包括規則。因為達羅是第一個壟斷真正編纂規則的愛好者——前輩們的規則都是在牌桌上非正式確定的——這一套說明了遊戲發展的關鍵時刻,當它從好玩的趨勢變成文化圖標。

分享

beplay手机网页

搜索

檔案

2010年12月
年代 T W T F 年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其他

    添加到Technorati收藏夾

    聯合

    Baidu
    map